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9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9

  李知返让贾临圻亲完就站起了身,顺便把贾临圻一起拉了起来。他怕两人多亲一会又要走火,说什么也不肯多亲昵片刻。贾临圻知道李知返昨晚真被折腾的够呛,也就不继续逗他了。俩人把电视上的综艺看完,耿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贾临圻一接,然后看了眼李知返:“耿校医问回学校打球,去不去?”

  李知返委屈的笑了一下,他pi||gu都开花了就算去也只能在一旁gān看着吧!但是他还想四个人一起聚聚,所以就点点头,大不了看他们玩仨呗!他一这么想,就有些憋气的从贾临圻身后偷袭了他一脚。

  贾临圻觉得李知返最近特淘气,转过身子就往李知返身上凑:“非得让我再收拾你一顿是不是?pi||gu彻底不想要了?”

  耿燚电话没挂,这边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最后来了句:“你们先忙着做/爱吧,六点见。”

  “……”李知返听见脸都红了,两手捧着贾临圻的脸掐了半天,“你怎么这么坏?”

  “我不坏,你就不喜欢。”贾临圻往李知返脖颈儿一钻,嘴唇就贴着李知返的脖子,“你是不是就喜欢我这样的坏小子?没事说点儿脏话,喜欢对你zhuang||bī,对你聊骚的坏小子?”

  李知返摇了下头:“是只喜欢你,所以你多坏我都喜欢。”

  贾临圻听完呼吸都加重了,他早就知道自己多坏李知返都会喜欢。一直以来他都挺坏的,还特喜欢欺负李知返。高中那会儿他想看李知返脸红的模样,所以没事就在人家跟前瞎转悠。指导李知返打球也动手动脚,顺便吃人家点豆腐。他认准了李知返对自己的喜欢,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放纵自己。等他要离开国内那天,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操蛋。

  机场里哭着的学弟一直抱着他的雨伞,哭的整个脸全红了。他平时上赶着去撩李知返的那个勇气那时候全没了,脑子里想了一堆有的没的,最后觉得还是就这样吧!他妈病了,他不可能不回法国,他这一回去,连何时能回来,会不会回来都不知道。他又何必在临走前给李知返希望,还不如转身走吧,把这一切断了,可能对谁都好。

  那天下了飞机后,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自己扇了好几个耳光,心里骂了自己一遍又一遍,他就是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李知返哭的模样一直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那身影看着太让人心痛。贾临圻觉得自己错了,那明明想牢牢拴在身边去保护,去爱护的人却因为自己哭的那么惨,他觉得用世间所有最可恶的话来形容自己都不为过。所以那个时候他就下定了决心以后要回来,他要让李知返在他的身边,要把他往心尖上捧。

  “你怨我吗?”贾临圻突然来了一句,声音不大,带着悔恨,很沉重,“我走了这么久,你怨我吗?”

  李知返盯着天花板没吭声,说不怨都是假的。要是把这假话说出口都对不起他这么多年的念想和当初躲在被窝里流的眼泪。但是贾临圻回来之后他好像一下就忘记去怨了,他想的再多,但只要见到贾临圻他的脑子就会立马乱了套,除了脸红心跳加速,他好像就什么都不会做了。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挺没用的,但是扭过头一想对着自己的喜欢的人有没有用又能怎么样呢!

  “不怨。”

  就在贾临圻以为李知返心里还是怨他的时候李知返轻轻开了口,贾临圻抬头看着李知返,李知返咧嘴笑着,特别好看。

  “学长,我不怨你。”李知返对着贾临圻的嘴就亲了一口,亲的特缠绵,“但如果你不回来的话,我是一定会怨你的,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这个混球!”

  贾临圻听完心都软了,把李知返抱的紧紧的,觉得他的小学弟怎么这么好!俩人腻歪到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出门往高中那边赶,到的时候正好六点。

  这个点高一高二的学生都放学了,就剩高三的学生在苦bī的上晚自习。李知返和贾临圻往体育馆去的时候体育馆就耿燚和季寥俩人在,他俩挑排球挑了半天,拿了个最好的。

  听到有脚步声,耿燚扭头看了一眼,说了声:“来了!”

  季寥嘿嘿笑了两声,往李知返和贾临圻身边凑:“做完出来的?这么激烈,老贾脑袋还做出个大包?”

  “一边去。”贾临圻从耿燚手里接过排球在手里掂了掂,他高中毕业后就没碰过排球了,本来以为打着不能顺手,结果还成,风采不减当年。

  李知返是浑身难受,几乎在后边没怎么动弹。季寥说自打他打排球胳膊骨折后就对排球有yīn影,所以也在原地不动,结果全场只剩下贾临圻和耿燚在对打。

  李知返和季寥相视一眼,默默退了出去,在体育馆坐着发呆。

  “你觉不觉得咱俩搁这一坐特像俩小媳妇?”季寥说这话的时候笑的特开心,眼睛就跟长在耿燚身上了一样盯他盯的死死的。

  李知返惊讶的看了季寥一眼,回他一句:“帅寥寥,你变娘了。”

  季寥眼睛睁的贼老大:“娘你妹。我就他妈随口说说,你看老子该骂人骂人,依旧这么m||an。”

  李知返笑了下:“我就随便说说,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就分出来你俩谁上谁下了。你之前跟我chuī牛bī说你把耿燚上了,原来都是假的,其实你才是下边的那个。”

  “我就喜欢chuī牛bī,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了?不行吗?chuī牛bī犯法吗?”

  “不犯法!”李知返摇摇头,“但是耿校医好像不知道你背着他这么chuī牛bī,估计知道了他能犯你,你自求多福吧!”他打算晚上就把季寥chuī牛bī这个事告诉耿燚!

  季寥瞄了耿燚一眼,觉得pi||gu有点疼。他撇了下嘴,连话都懒得说了。

  等贾临圻和耿燚打完球的时候都已经快要八点多了,四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到附近的小酒馆去吃饭。他们上一次聚还是在贾临圻生日那次,算一算也能有一个半月没见了。

  在往小酒馆走的路上,落日的余晖就洒在他们身上,是暖huáng色的,把每个人的影子都拉的老长。大家年纪都不小了,还折腾了这么久,好在最后都有了好的归宿,也不是白忙活一场。以后的日子会很美满,大家可以嘻嘻哈哈,幸福快乐的过完这一生。

  我的一生有你参与,你往后的日子里全部都是我。

  这么想一想,还真挺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更到这里所有的番外也结束了,这回是真的真的要和大家说再见了!

  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宝宝们的陪伴,刚写文的时候觉得自己挺孤单的,

  但是慢慢你们出现了,我觉得不管看的人多不多,只要有一个人在看就要坚持下去,

  所以真的很谢谢大家的陪伴呀!

  学长和学弟,校医和帅寥寥也会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希望宝宝们也和他们一样幸福,开心!

  多余矫情的话也不多说了,说了再多也表达不了心中对大家的感激!

  这一篇文告一段落,我们还可以第二篇文再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