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8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8

  贾临圻刮了下李知返下巴:“小样,你说话好使么?今晚玩不了你,咱俩谁都别想睡。”

  到了晚上李知返都做好被贾临圻玩的准备了,结果贾临圻羽绒服一穿,靠在门口:“走吧,学长带你玩去。”

  “啊?”李知返不明就里的看着贾临圻,也套上羽绒服,“不是玩我么?”

  贾临圻怕李知返冻脑袋,给他套了个针织帽:“是玩你啊,想玩就玩,而且在哪都能玩。”

  李知返没懂,但还是乖乖的跟着贾临圻下楼。这会儿挺晚了,小区后身早就没什么人了。天空又有小片雪花往下飘,飘在李知返脸上,贾临圻就帮他把雪花吻下去。

  “打雪仗不?”贾临圻亲完就问李知返,没等李知返回答就抓了一团雪往李知返衣领里塞。

  李知返浑身一凉,气的弯腰抓了一把大雪往贾临圻身上扬。俩人玩了一会儿,刚下楼时的那股冷意全没了。贾临圻身上都冒汗了,但还非往李知返身边凑,贴着李知返耳根就说:“学长冻手了,帮我捂捂手。”

  李知返伸手要去握贾临圻的手,结果贾临圻把李知返羽绒服一解,手勾着李知返的裤子就伸了进去。

  “我看看暖不暖和。”贾临圻搂着李知返,让李知返的脸埋在自己肩膀后手上就开始用力,等手里的温度偏高了些他在李知返耳边笑了,“真暖和,都烫手。”

  李知返紧紧攀着贾临圻的肩膀,瞪了贾临圻一眼。

  “别瞪我,你难道不冻手?”贾临圻往自己下边看了眼,“别客气,学长这更热,你试试。”

  李知返没扭捏,也解开了贾临圻的羽绒服。两人就这么在雪地里依偎,等李知返站不住脚的时候贾临圻拽着李知返往后身的长椅边挪,他伸手扫下长椅上的雪就坐了下来,按着李知返的腰往自己身上一坐。

  贾临圻的手就没闲着,用羽绒服把李知返挡的严严实实的,然后就要给李知返暖pi||gu。

  李知返都要羞死了,他压根没想到贾临圻今晚玩的这么ci||ji,扭头想骂贾临圻,结果直接被贾临圻堵上了嘴除了哼声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等贾临圻放过他的唇时,那热源早就跑到李知返体内了,李知返现在连一点冷意都感觉不到了,就觉得下边的热量像火,能把人给点着。

  贾临圻拍了拍李知返:“动啊,早上不是说了我想让你坐上来自己动么,快动,让学长也暖一暖。”

  李知返抿了下嘴,真的动了一下。贾临圻喘息了一下,这声音像是鼓励,李知返就硬着头皮又动了几下。

  但事实证明李知返的体力是真的不怎么样,他动了不到十分钟就吵吵着累,最后还得是贾临圻卖力气,把李知返慡的躺在他怀里。

  “背我回去,我走不了路了。”李知返懒洋洋的吭声,眼角还泛着红,一眼就瞧得出贾临圻刚刚把他欺负得有多惨。

  贾临圻二话不说把人一背就往家里走,进电梯的时候李知返咬了咬贾临圻的脖子,不满的哼了声:“我以后再也不自己动了,太累,还是直接被你上省事。”

  贾临圻回头:“那回去再来几次?你不用动,我动就行。”

  李知返不理他,闭着眼睛开始装死。但贾临圻说到做到,说动就得动!这么长的夜,哪能这么快就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

  提早更了,明天还有最后一章番外

  宝贝儿们,么么哒!

  第63章 番外

  李知返在雪地里被玩完紧接着又被贾临圻带到chuáng上玩,这一晚他体验了冰火两重天的热度,见识到了贾临圻不是个东西的一面!这个人面shòu心的大禽shòu做的他后半夜眼泪都掉下来了,无论他怎么推贾临圻的肩膀,贾临圻都一直驾着他的腿换着花样的往里顶,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结果俩人玩到太晚,筋疲力尽,第二天早上双双睡过了头,直接休了一天假。

  这种日子真是越来越làngdàng,李知返觉得自己都没有上进心了。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一把,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他决定了,近一个月都不准备和贾临圻玩了!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贾临圻一听,怎么可能同意,脑袋就在李知返的下巴上蹭啊蹭的,活像一只大láng狗,他的爪子往李知返身上一搭话,话语间还满是委屈:“你想让学长出家当和尚是不是?我不信我一个月不碰你,你那地方不想我。你是不是不记得昨晚你那咬我咬的有多紧。”

  “不记得。”李知返摇了下头,“我后来晕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

  贾临圻觉得李知返睁眼说话的功力也是牛bī,掐了把李知返大腿根就把人往自己跟前拉:“小骗子,明明昨晚你一直叫到了后半夜,你听听你的嗓子都哑成什么样了?”

  李知返到现在还浑身酸软,被贾临圻这么一拉顺势就靠着贾临圻连动都不想动了。贾临圻见李知返这样,下chuáng端茶倒水,拿着碗筷递到chuáng边来给李知返喂饭殷勤的不行。

  李知返被伺候的特周到,饭饱后两手一伸,贾临圻就乖乖的把人抱到客厅去看电视。说是看电视,但俩人也就随便点开个综艺,边看边聊天。一开始他们聊的话题还算正常,但贾临圻总给李知返使绊子,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一周几次这个话题。

  李知返摆了个数字1,大大方方的亮在贾临圻眼前:“一周一次,我能做到最大的让步。如果不行,学长真的还是出家当和尚吧!”

  “宝贝儿,你可真有意思,逗我好玩么?”贾临圻笑笑开始给李知返锤肩膀,按按脖子,捏捏腰,怎么能让李知返舒服怎么来,“学长帮你an||mo,按舒服了就能让学长多玩几晚了。”

  “你想都不要想。”李知返伸脚就抵在了贾临圻的胸口,脚上用了用力就想把人往外推,“经过昨晚我已经认清你的本质了,你就是个不知道节制的大yín/魔!”

  贾临圻握着李知返的脚拍了两下:“不对,我是只对你不知道节制的大yín/魔。”他把李知返的腿往自己腰让一放,马上又要俯身压下,“宝宝,你这个姿势很危险,我会以为你在邀请我。”

  李知返挣扎两下,开始乱动,结果俩人全从沙发上滚了下去。贾临圻搂李知返搂的紧,帮李知返当了个垫背的,脑袋还往茶几上磕了下,顿时鼓了个包。

  “完了,学长受伤了。”贾临圻在地毯上一躺,他自己不起来还搂着李知返也不让他起,“小坏蛋你说说吧,怎么补偿学长。”

  李知返往贾临圻额头上看了眼:“我帮你chuīchuī,chuī完就不疼了。”

  贾临圻:“那你帮我chuī下边吧,我脑门还行,但是下边疼。”

  “你是不是真想出家当和尚?”李知返掐着贾临圻的脖子就和他闹了起来,俩人在地毯上闹了半天,贾临圻额头的包还没下去。李知返一心疼,凑上去亲了亲。

  “宝,你的嘴是不是有魔力,亲完这包就不疼了。”贾临圻见李知返亲完又伸胳膊去按李知返的头,在他嘴唇上咬了咬,“我亲亲这有魔力的小嘴,真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