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6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8

  他半含着季寥的下唇轻声开口:“你没推开我就说明你这个小破孩儿就是喜欢我。说吧,你觊觎本校医多久了?”

  季寥伸手往耿燚脸上一拍,难得动作不重就跟挠痒痒似的,他舔了舔嘴唇,死不承认:“谁觊觎你了?我连这俩字都写不出来,还他妈觊觎呢?觊觎你大爷!”

  “我以前觉得你总说脏话招人烦死,怎么现在听你骂我我都觉得这么兴奋呢?”

  季寥翻了个白眼:“早说啊,我骂人的脏话都不带重样的。”

  耿燚大手往季寥头上一按:“那你骂吧,天天骂,骂到我死,只要骂我的人是你。”

  季寥也不知道耿燚说的算不算情话,但他就是觉得心跳很快脸也很烫,他几乎是压低了脑袋才敢出声开口:“还是第一回看见找骂的,你要是求我,我也不见得会拒绝你。”

  “求你。”耿燚连想都不想脱口而出,“我就求求你行行好,天天在我身边烦我,骂我,膈应我。”

  “季寥,我求你。”

  季寥的眼睛忽然就酸了,酸到看人都有些模糊。他从小到大还是第一回这样,觉得丢脸死。他最后拽着耿燚身上的白大褂往自己脸上一擦,瞪着耿燚:“那我事先说好,是你在这求我让我天天缠着你的,你要是再向以前那样突然就消失了,就哪凉快哪呆着去,爷就再也不伺候了。”

  “不会了。”耿燚这一句承诺比千金都珍贵,伸着胳膊就把季寥搂紧怀里。

  季寥觉得别扭,但也没太反抗,他就觉得自己风流潇洒了一世,最后乖乖的躺在男人的怀里有点奇怪!

  “我现在出现是不是特扫兴?”

  焦泉已经在诊所里站半天了,他觉得自己就是和耿燚犯冲。怎么每次耿燚和别人gān点儿什么都能被他给撞见,也真是见了鬼了。

  “还成,又不是第一次被你打扰。”耿燚松开抱着季寥的双手看向焦泉,“你有事?”

  “他能有什么事?”季寥迈步就要往前冲,“我是不是说过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今天是不是又找凑?”

  耿燚把季寥一拉,没让他冲到焦泉面前。

  焦泉沉默几秒,最后来了句:“对不起,我就是过来道个歉。跟海萝说声对不起,跟你们说声对不起,还有贾临圻和那小学弟也是,也对不起他们。”

  “操,我是幻听了吗?”季寥压根儿就想不出焦泉最嘴里能冒出这些话。

  焦泉拉了个凳子,往对面一坐继续开口:“耿校医,我是不是真有病?”

  一声耿校医,让耿燚觉得焦泉的戾气没了,又变成了从前那个爱冲动的小孩儿。这么多年了他恨了焦泉挺久,但这声耿校医让他觉得原谅一个人原来这么简单。

  耿燚点点头:“有,而且病的不轻。”

  “……”焦泉觉得耿燚是在骂他。

  “如果你真有心变好,我就帮你找个医生。”耿燚继续开口,“我有个朋友,专攻你这方面的疾病。”

  焦泉也不墨迹,直接就点头说行。在临走时他又看了眼耿燚,缓缓开口:“我前几天去找叶深,也去和他道歉了。他和他男朋友在国外领证挺久了,那人对他挺好的。”

  “我以前脑袋抽了,做了不少错事…”

  “还成吧!也不算太错。”耿燚打断,“估计没你那事儿,我和他也走不到最后。他说了,让我朝前走。我照做了,朝前走了,已经在终点遇见这人了。”

  耿燚摸了把季寥的脑袋:“以前的事儿都不说了,我现在就想珍惜我朝前走后遇见的这个人。”

  焦泉看了眼季寥,觉得这样的组合还挺奇怪的,但这两人站在一起倒也不违和。他点点头,留下句“祝福你们”就走了。他坏了那么久,也是时候痛改前非了。

  做的错事他焦泉敢认,也敢改。

  自从和耿燚确认了关系,季寥往耿燚这跑的更勤了,恨不得有一点时间就在诊所呆着。从前没有季寥的时候诊所清净,耿燚顶多就是和打点滴的病人聊聊天,然后就是坐着看看书,睡睡觉。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和病人聊天的时候季寥会多嘴,他看书的时候季寥吵得让他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就更别提睡觉了。每次他想睡一会儿,季寥就开始拿着手机打游戏,嘴里骂骂咧咧没一秒钟是消停的。耿燚一开始还能说他几句,后来直接连说都不想说了。因为每次季寥的声音响起,都会让耿燚觉得自己不是孤独的。那种感觉很好,有烟火气儿,让他觉得这才是生活。

  “你又盯着我看gān啥?”季寥一把游戏下来才发现耿燚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你要睡觉啊?那我小点声?”

  “不用。”耿燚摇摇头,“我不睡,就是眯会儿。你该玩玩,现在被你练的不听你玩游戏我都不想睡了。”

  “你瞅你这话说的。”季寥往耿燚身边一凑,“你这么说我都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了。”

  “继续。”耿燚拍了下季寥的大腿,“我喜欢听你吵。”

  “要不要脸了?”季寥把耿燚的手一甩,觉得这个老男人脸皮真厚,一天天什么话都好意思说出口。

  耿燚笑了两声,继续闭眼睛眯着。季寥倒也是言行不一,说着小点声,结果从嘴里冒出来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大。耿燚唇角的笑意加深,叹了声气坐直了身子直接捏着季寥的下巴堵住了那张叨bī个没完的嘴。

  季寥觉得这把游戏已经赢不了了,索性把手机一扔打算亲完再说。他回应耿燚的时候还不禁在想,玩游戏的人,真的永远都不知道队友在gān些什么!

  “你这张bībī个没完的嘴我太喜欢了。”亲完季寥,耿燚的目光还紧盯着季寥的嘴,“你就一直在我耳边吵吧,从今晚开始。”

  “啊?”季寥眨眨眼,没明白耿燚的意思,“你说啥呢,我没听懂。”

  “我的意思是同居吧!”耿燚又亲了季寥一下,“搬我家来住,我们同居吧!以后我早晨起来能听见你说话,晚上入睡前还能听见。”

  “啊?”季寥觉得耿燚脑子有病,“你都嫌我吵了还让我和你同居,不烦吗?”

  “不烦。”耿燚摇头,神色极为暧昧,“只要是你嘴里冒出来的动静,我都不烦。”

  季寥脸颊发热,觉得耿燚嘴贱故意说荤话,吱唔了一声:“随便,你不嫌那我就搬呗!”

  耿燚一笑,伸手抱着季寥,让季寥整个脸都埋在自己的胸口。他都能想象的到两人同居的日子是什么样的,一定每天吵的jī飞狗跳,斗嘴互骂样样少不了。但怎么办?他就是向往,就想立刻马上过着这样的生活。

  他就是想让季寥搬进他家,让两人一起同居。他要让季寥住在他耿燚的家里,也住在他耿燚的心里。

  作者有话要说:

  副cp番外到此就告一段落啦!

  明后天还有两章主cp番外,希望宝宝们继续喜欢鸭!

  啾咪~

  第62章 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