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7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8

  李知返冬天怕冷,所以和贾临圻从法国回来除了上班,其余的时间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他没事儿就往沙发上一窝,一边画画一边撸猫。汪汪也特别乖,小脑袋就搭在李知返的胳膊上看着李知返,看困了就缩成个小圆团呼呼大睡。

  所以今年冬天他过得特别惬意。

  今天外边下了雪,特别大,下楼往雪上一踩差不多能没过半截小腿。李知返早上接了公司放假的电话,所以可以呆在家里不用出去遭罪。但贾临圻不行,还得起大早往公司赶。

  贾临圻起身掀开被子带来一丝冷风,李知返半睡半醒间伸手摸了摸贾临圻的手指。指腹摸到半点冰凉,那是贾临圻手上的戒指,属于他们的情侣对戒。李知返凑过去在他手上吻了吻:“雪这么大,不去不行么?”

  贾临圻把李知返用被子一裹把人拽到腿上低头就去亲:“公司那边事儿多,我尽量早点回来陪你。”

  “但是现在外边雪太大了,开车不安全。”李知返被包裹的太严实,身子动了动主动跨坐在贾临圻身上,连带着把贾临圻一起带进被子里,“等雪小点了再去吧!”

  难得李知返提出这样的要求,贾临圻哪能不从。他一手握着李知返的腰,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就在公司的微信群里发了条公告,让员工雪停了再去。他消息发完放下手机点了点李知返的鼻子,然后挑了挑李知返的睡衣:“小妖jīng,你是不是想…”

  “我不想!”李知返去捂贾临圻的嘴,“我就是不想你大雪天出去遭罪。”

  贾临圻把李知返的手放在唇边轻咬,连着被子把李知返往沙发一抱:“你不想,学长想。学长今天想在沙发上和你玩,你坐上来,自己动。”

  “我不动,现在浑身没劲儿。”李知返勾着贾临圻的脖子让他躺下,自己翻了个身压在贾临圻身上,“陪我这么躺会儿吧,等周五再闹,我都数了,到周五那天正好一个星期。”

  “你怎么这么完蛋。”贾临圻的手摸着李知返的耳垂,“我都憋了好几天了,你说用手也没用,说用嘴结果还是没用。”

  贾临圻又捏了捏李知返的脸以示惩罚:“你说你是不是个小骗子。”

  “是小骗子,就骗你的小骗子。”李知返闭着眼睛在贾临圻嘴上亲了下,吻很浅,但却很勾人。他语气软的不行,飘在贾临圻的耳边,“再睡会儿,太困了,学长你搂着我的腰睡。”

  贾临圻最受不了李知返这软绵绵的性子,只要他一这么开口说话,让贾临圻掏心掏肺为了李知返去死都行。他手环在李知返的腰上,把人抱的紧紧的。

  两人就这么睡了一会儿,结果捂的全身都是汗。李知返觉得热,开始伸手去拽身上的被子,结果重心不稳就要往下摔。贾临圻在李知返动弹那一刻就醒了,赶紧拽了李知返一把,把人重新按回胸口。

  贾临圻笑了两声,翻了个身轻悄悄的起身,把李知返重新抱回chuáng上。一直在客厅自己玩的汪汪跟在贾临圻的脚后一起跳了上去,在李知返枕边一躺。

  贾临圻看了半天,觉得这画面太他妈好看,太他妈温馨了,拿着手机就拍了下来设成壁纸。

  “宝,你先睡吧!”贾临圻在李知返耳边磨蹭,声音温柔的不像话,简直能把人暖死,“我看看能不能早点下班,早点回来陪你。”

  李知返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声音特小说了声:“等你。”

  贾临圻帮李知返掖了下被角,又看了好半天才往门口走。汪汪见贾临圻走,又从chuáng上蹦了下去哒哒哒的跟着一起往门口跑,扒着贾临圻的裤腿喵喵叫了两声。

  贾临圻挠挠汪汪的下巴:“去陪我宝贝儿睡会儿,晚上回来了陪你们玩。”

  汪汪就跟听懂了似的又跑回李知返枕边,还伸着小爪子扒了扒李知返的脸颊。

  李知返以为是贾临圻在和他闹来了句:“学长,别闹,痒。”

  汪汪不满的叫了一声,李知返一听睁开眼睛才发现和自己闹的是谁。他拿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快要中午了。他刚要放下手机,贾临圻就发来了一张照片。就是他刚刚设成壁纸的那张,还给李知返发了个“宝贝儿,你真迷人。”

  李知返和贾临圻呆久了,变皮实了不少,直接笑回了个:迷人你还舍得走。

  雪路不好开车,贾临圻到了公司停车场才看见了李知返给他回的微信。在看到李知返回的内容后贾临圻恨不得再把车开回去,对这迷人的兔子jīnggān点什么。

  他觉得这只小白兔变坏了,现在时不时的知道开始反撩了。每次都撩的他燥热的要起火,结果人家到好,往被窝里一缩露出个可怜兮兮的眼神说“疼,体力不行。”硬是不帮忙把他这股子火给灭掉。

  贾临圻决定今晚要罚他,狠狠的罚,他按着语音键就回:宝,你是不是欠操?老公今晚回去就满足你。

  李知返半天才回了个:【左哼哼】【右哼哼】

  贾临圻觉得李知返发的不对,纠正了一下:【右哼哼】【左哼哼】

  这一天贾临圻还就真的一点都没墨迹,提早把公司的事忙完,拿着车钥匙就往家赶。

  冬天夜色来的快,才四点多天就已经暗了下来。道边的雪在路灯的照应下闪闪发光,贾临圻余光扫了过去,特别想抓一团雪往李知返衣服里埋。他忍不住开快了一些,迫不及待的想快点到家。

  等他终于到家的时候李知返正在厨房做饭,李知返做饭的模样很笨拙,手忙脚乱的。锅里的水都没gān就往里下菜,结果被呲出来油嘣的直乱跳。

  贾临圻连衣服都没来及的脱就赶了过去把李知返往身后一拽:“你是不是小笨蛋?”

  李知返感受到贾临圻从室外带来的凉气,贴着贾临圻的后背抱了抱他:“早上还说我是小骗子,这晚上回来我又成了小笨蛋了?”

  贾临圻腾出一只手去解外衣,回头看着李知返笑:“小骗子,小笨蛋都是你。”他把李知返的手往自己身上放,让李知返帮他脱下外衣,又接着开口,“小兔子,小妖jīng也是你。”

  李知返在贾临圻腰上掐一把,转身去挂衣服,然后拿来了贾临圻的睡衣帮他换。贾临圻那边炒菜,李知返这边就伸手去解贾临圻的衬衣纽扣,边解边用手在贾临圻上半身游走。

  “学长,你这肌肉是怎么练的?”李知返喜欢贾临圻的身材,jīng壮紧实,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贾临圻被李知返摸的有了反应,把李知返一搂按住李知返的手就往自己下身移:“你怎么不问问我下边是怎么练的?你今晚是不是特想被我上?”

  李知返把手一抽:“不想,但我就想看你硬了又发泄不了的样子。”

  贾临圻觉得李知返现在这样太欠抽了,煤气一关就跑过去捉他,把人往怀里一按对着李知返的嘴又亲又咬的:“李知返,你是不是欠收拾?今晚上我必须和你玩玩,你再怎么装可怜都不好使。”

  “玩玩?玩什么啊?”李知返明知故问,抬腿就在贾临圻腿间顶了顶,“用这玩我吗?不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