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5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8

  季寥觉得耿燚今天这一觉睡的时间挺长,平时他在诊所呆着耿燚再怎么睡觉也超不过一个钟头,而且都是眯着,不像今天直接熟睡了两个多点。

  耿燚醒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眼凳子上坐着的季寥,见他今天难得安静挑眉问了声:“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连游戏都没玩?”

  “我看你睡的这么熟,良心一发现就没玩。”季寥这才拿出手机登陆游戏,“你咋了?昨晚没休息好?今天居然睡了这么久。”

  耿燚开了瓶矿泉水,还给季寥拿了一瓶:“做了个梦,梦还挺逗的,全是以前当校医那会儿发生的事儿。”

  季寥的声音伴随着游戏声一起传了过来:“你这就是岁数大了,老年人都跟你一样,喜欢回味从前的过往。”

  耿燚喝了口水,没说话。平时听季寥打游戏的声音他总是觉得心烦,今天他倒意外的觉得这声音顺耳。他往季寥对面一坐,看着季寥盯了半天。季寥除了长高了,哪都没变。和从前一样嘴贱,招人烦,那张开口就冒脏话的嘴巴总能露着两颗小虎牙。

  现在那骂着队友是坑bī的嘴巴正好又把这两颗虎牙露了出来,耿燚一下就想起来他背季寥去医院那会儿,季寥用手捂他的嘴,他一口就把季寥给咬了的情景。

  他本身没有虎牙不知道季寥当时什么感受,但他现在倒是挺想让季寥咬他一口,体会一下是什么感觉。

  耿燚闷声笑笑,又想起刚在这片开诊所那会儿。他那时候总能透过窗户见到季寥往这边跑去找李知返,他对季寥本来印象就挺深的,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也没开口去喊,就是经常默默的看着季寥出现在这一片,后来可能是习惯了,他每天都会看着窗外发呆下意识的寻找这个身影。

  季寥因为李知返受伤而到他诊所的那次,耿燚的心里其实是高兴。那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想上前去和季寥斗几嘴,去烦季寥一会儿,他觉得这样有意思。他想看看这小孩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脾气那么冲,动不动就生气。想知道季寥,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名字怎么读。

  耿燚就这么一直看着季寥,看了挺久。

  季寥觉得耿燚的眼神是热的,盯的他发毛,放下手机张了张嘴:“操,你这么盯着我gān嘛?”

  耿燚起身往季寥身边一靠,盯着他手机上的游戏界面问了一声:“你觉得我名字烧人吗?”

  “啊?”季寥不懂耿燚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烧人不烧人的?一个人名还能把人给点着了咋的?”

  耿燚笑了两声没说话。

  季寥见耿燚这样子挠了挠头:“烧人就烧人呗,我还觉得我这名字空dàngdàng的,周围来点火挺好,只要烧不死我就行。”

  耿燚觉得季寥这话回的有意思,居然让他很感动。他一下就想起了曾经那条笔直的小路,经常会有一个虎头虎脑的身影从那里走过。那身影总是迎着日出,接着日落,晃眼的不行。

  原来向前看,真的会有人在路的终点等自己。只是对不起,我让你等了这么久。

  “我再问你。”耿燚弯腰,头一低,几乎贴着季寥的鼻尖,“你没事儿总往我这跑gān嘛?”

  “……”季寥现在觉得耿燚烧人了,耿燚的呼吸洒在他的脸上把他的脸烧的不行,都他妈快烫死他了。

  “怎么不说话?”耿燚步步紧bī,最后直接把话说开,“季寥,你这小破孩儿是不是喜欢我?”

  第61章 番外

  季寥脑子嗡的一下,嘴巴都已经开始打结了:“谁…谁他妈喜欢你了?挺大个岁数要点脸成不?”

  他把耿燚一推就要起身,结果慌张之余直接被凳子腿绊了个狗吃屎。耿燚看季寥这样子觉得太搞笑了,弯腰拽住季寥的手臂一拉,就把人给拉了起来。就用当初他伸脚把季寥绊倒,又伸手把他拉起的那个力道,不轻不重,却足以让季寥站稳。

  耿燚不打算放过季寥,把人往眼前一圈连逃脱的机会都不给他。

  季寥的手就垂在大腿两侧,都不知道该不该推开耿燚。想当年他帅寥寥的称号也不是随便叫的。追他的女生也不算少,但他那时候天天心思都在逃课上,也没想着要谈恋爱。等到他长大了,想恋爱了处的几个女朋友都因为他吊儿郎当的性格给气跑了。

  这整了半天,他的魅力已经吸引不了女人,改成吸引男人了?

  “你能不能起开点?”季寥把脑回路拉回正轨,对着耿燚说完这句话又移开了目光,“你这样圈着我有点…有点别扭。”

  “哪别扭了?”耿燚连动都没动,“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起开。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吗?季寥想了半天都想不到答案,他就觉得耿燚这人有意思,从高中那会儿就有意思。他们俩人虽然不对付,但他没事儿就想过来找他拌嘴,惹他生气。这他妈也能叫喜欢?

  “我不喜欢你。”季寥直接开口,“我烦你,我恨不得成天把你气死,这不是喜欢你,是膈应你!”

  “这就是喜欢。”耿燚笑了,贴近季寥的脸,“你就是喜欢我,要是不喜欢,你就推开我。”

  “什…”季寥还没懂耿燚这句话的含义开口就要问,但他话露一半,剩下的全被耿燚的吻给淹没了。

  季寥的眼睛瞪的老大,他觉得耿燚闭着眼睛的睫毛都要戳到自己了。还有那轻咬自己嘴唇的牙齿和在口中轻卷的舌头,让季寥险些没有站稳,直接靠在了桌子上。

  耿燚伸手往季寥眼睛上一覆,示意他闭眼,紧接着右手往季寥脖颈一按,让这个吻变的更深,更浓。

  季寥眼前一黑,只觉得两人的喘息声就跟被喇叭放大了一样刺的耳膜嗡嗡作响,但这种感觉又出奇的ci||ji。他站直身子抬手往耿燚脖子上一搂,反而积极的回应起来。

  如果讨厌一个人,讨厌到每天都想在他面前晃悠膈应他,用言语ci||ji他,那估计也是变相的一种喜欢吧。他突然想到耿燚从学校辞职的那一年,那年耿燚走的特别突然,悄无声息。他什么都不知道,在去医务室突然看到校医换了人时,连“给我开个假条儿”这句话都没说出口就跑了。

  好像自打耿燚辞职后,他就再也没去过医务室。他都不明白自己在赌个什么气,就觉得没了耿燚的医务室没意思,他连路过都不想了。他那时候对着字典翻翻阅阅好几次,在想要不要弄清楚这四个火拼在一起的字到底念什么,可后来他一生气也不想查了。

  反正那个曾经总在医务室和自己斗嘴找茬的耿燚,他再也遇不到了。他想长大长成耿燚的样子,却已经没有再见到他的机会了。

  想到这,季寥突然睁开眼睛。他发现眼前的人还和从前一样,岁月并没有从耿燚身上带走什么。不管是曾经身为校医的他,还是现在开着诊所的他,只要是他,就依然是和自己斗来斗去,他却依旧想要变成的模样。

  一吻完毕,耿燚摸了下季寥的嘴笑了两声,这嘴巴已经被他亲的微肿,他忍不住还想往上凑,动作轻柔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