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4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8

  耿燚觉得焦泉变的太多了,浑身都是戾气。他的眼神也不善,但耿燚没太当回事。怎料他之后的人生,直接被焦泉搅和的天翻地覆。

  第60章 番外

  耿燚回家左思右想才觉得焦泉那个眼神儿不对劲,他晚上也把这个事跟叶深说了,叶深知道焦泉的为人,觉得这孩子虽然冲动但也不至于能做出来什么坏事。

  耿燚一听觉得也是,从他见过焦泉那会儿除了见他打个架,也没再见他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估计是因为焦泉奶奶的事,所以他会觉得心里有点内疚,才格外在意焦泉的那种眼神。

  但这一整晚,耿燚睡的都不安稳。第二天到校的时候没等他到医务室,就在学校走廊里又见到了焦泉。

  耿燚步子顿了,就是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焦泉见耿燚原地止步,又露出昨天那种笑朝耿燚走了过来。

  走到耿燚身边,他往墙上一靠:“昨天不是挺能耐么?怎么今天见了我连路都走不动了?一个混混儿就把耿校医吓成这副德行了?”

  耿燚没吱声,身子一侧就要略过焦泉往医务室走。

  “也许你说的对。”焦泉的声音继续响起,“就我现在这德行,李海萝再不离我远点,早晚有她后悔的那一天。我都不知道她看上我什么了,每次我看见她就觉得自己跟个小丑一样,也不知道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能碰到这么一个乖乖女。”

  “但是。”焦泉话锋一转,连眼神的变的凶狠,“我再怎么清楚自己配不上她,也轮不到你来提醒。你不是想把我们搅合huáng吗?我今天就送你一份大礼,我劝你现在赶紧去校长室看看吧,咱们心爱的叶老师正在里面受训呢!”

  耿燚一听,觉得脑子就跟被棒槌凿了一样。推开焦泉就往校长室的方向跑,明明很短的距离,但此刻这段路就像没有尽头,让耿燚急的发疯。

  推开校长室的门,叶深就站在校长面前。他面无表情,脊背绷的溜直。见耿燚推门而入,他就抬眼看了下,就转过了头继续看着校长。

  房间内一时间安静得很,最先发出声音的人是校长。叶深虽然在这学校工作了很久,但耿燚的父亲与他相识,说白了耿燚是托了关系才来这所学校工作的,他只能把火都往叶深的身上去发。

  校长伸手指着叶深:“这是在学校,你还知不知道为人师表这四个字怎么写?是什么意思吗?”

  叶深点头:“我就是教语文的,知道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也知道这四个字怎么写。”

  耿燚上前就想把叶深往自己身边拉:“这事儿和他没关系,我就是为了他来的这学校,我追他在先,他什么都没做错。”

  “没做错?”校长的手都是抖的,“你们两个男人在学校里发生这种事儿就是错,被人发现举报,就是错上加错!”

  “我压根儿就没答应他。”叶深直接插话进来,“他一直追我我也没办法,连躲都躲不开。我都要烦死了,就是没机会跟他把话说明白。”

  叶深笑了下,转身看向耿燚:“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跟你说了吧,以后别缠着我了,我也不喜欢男人,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的。”

  耿燚听完就觉得想笑,叶深说这话的眼神和表情全把自己给出卖了。耿燚觉得心疼,伸手要去拉叶深:“我还不清楚你么?你不用在这跟我装,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现在就辞职。不在一个屋檐下工作,也没人能说闲话,更不用担心被学生发现怕给他们造成不好的影响。”

  校长拍桌起身,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耿燚直接就把叶深给拽走了。学校前身有一条小路,笔直的连个弯都没有。耿燚每天下班回家都会从这里路过,现在他就和叶深在这条路边的马路牙子上坐着。

  耿燚抽烟,点了一根,叶深也伸手跟耿燚要了一根。叶深从来没在耿燚面前抽过烟,所以耿燚一脸惊讶的看着叶深问:“你还抽烟呢?”

  叶深把烟放到嘴里,吸了好几口:“抽,就是你不知道罢了。”

  “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耿燚,我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么好。”

  耿燚倒是想知道叶深到底哪不好,他还没问,叶深就全都说了出来。

  “我就是个烂人,焦泉那事儿我压根儿就没想过他的家庭能不能承担那比的费用。那时候所有班级就我这出了个要辍学不高考的学生,我觉得让别的老师知道了我特没面,所以整天跟个老好人似的劝焦泉,结果呢?”

  “我就觉得他奶奶的离世就是我造成的,他如今去校长室告发我们,我认。耿燚,至于你。”

  叶深看了耿燚一眼,想把耿燚的样子刻在眼里:“至于你,我就一心接受你的好。但我怕的东西太多了,怕被学校里的同学和老师发现,怕遭人非议,也怕这事儿闹大被我爸妈知道。我压根儿就没做好出柜的准备,我每天一边担心受怕,又一边理所当然的接受你对我所有的好。”

  “我话跟你摆在这,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

  “我太坏,真的,我都看不起我自己。而且…”叶深眼睛都红了,夹着烟的手指都是抖的,“你这人就跟你的名字一样,是火做的。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暖过头了,就该觉得烧人了。”

  “你对我这么好,真的不值得。我就一味的接受,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报你什么。我真的,觉得负担太大了。”叶深起身拽了耿燚一把,“所以咱俩就这样吧,趁没陷的太深,趁早收手。”

  叶深完全不给耿燚说话的机会,拍着耿燚的肩膀指着这条小路的尽头:“你往前走吧,别回头,一直走下去,总会有一个人在尽头等你,但那人绝不会是我。”

  叶深的话决绝,走的也痛快,一点儿希望都没给耿燚。耿燚往前看,觉得前路好像都是黑的,没有叶深,他什么都看不见。

  第二天耿燚去学校辞职,校长看了眼辞职信没说话。他手往抽屉上一拉,同样拿出了一封辞职信递到耿燚面前:“这是叶深的,你说你们都给我jiāo了辞呈,我是把你俩都开除,还是在你们其中开除一个?”

  “开除我吧!”耿燚的声音平静的不像样子,“开除他再去找个老师挺耽误事儿的,我就一个校医,可有可无。我都想好了,我走之后就随便找个地儿开个小诊所,轻轻松松的,估计能挺安稳。”

  校长听完心里倒有些不忍,思索半天才开口:“昨天你没到这屋里之前,叶深是来辞职的。他希望你能在这个学校呆下去,让我别把你开除。他对你说的那些话也都是言不由衷,我不用说你心里也明白。”

  “是,我明白。”耿燚倒也洒脱,离开校长室就奔着那条笔直的小路往家走。在叶深身边也挺久了,他早就把叶深的性格摸得透透的了。叶深迟迟不肯接受自己的理由他都懂,叶深的害怕他也懂。

  说白了耿燚到底不是那个能让叶深鼓足勇气的人。耿燚自嘲一笑,抻了下肩膀迈步向前。就像叶深说的,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吧!黑就黑点,总会有亮起来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