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3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8

  “怎么不是你做我媳妇儿呢?”叶深转头对上耿燚含笑的眼睛。这双眼睛太好看了,自打他认识耿燚以来,这双眼睛就一直在笑,似乎从来没爬上过忧愁。

  耿燚低头,把叶深锁的牢牢的在他唇上一咬:“你要是同意,我委屈一下也没问题!”

  叶深嘴上一疼,轻推了一下耿燚。他还是没说到底答不答应耿燚,就是觉得这个事儿挺麻烦的。就算他们私下在一起了,但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能被扒个jīng光,那后果他连想都不敢想。

  见叶深迟迟不回答,耿燚拍了拍叶深的肩膀:“我也没想bī你,慢慢来,不着急。”

  叶深点头也觉得这个事儿顺其自然吧!他揉了揉太阳xué,眼前最重要的是那群要高考的孩子,以及他们班的校园霸王焦泉。要高考的孩子还好说,但是焦泉怎么也不同意要参加高考,他一天天嘴皮子都要磨破了也说不动这块大石头。

  这不,这几天焦泉又失踪了,叶深到处找也找不到人影。

  叶深头疼,语气全是无奈:“你说焦泉这孩子,脾气怎么就这么躁呢!”

  这一年多耿燚和焦泉也接触了挺多次,这孩子大概什么情况他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从叶深口里得知焦泉父母从小就离婚了,就一个奶奶把他带大,父母都各自再婚,压根儿就没人再管焦泉这个儿子了。

  “不都说小孩儿不听话,是为了引起父母的注意吗?”耿燚回了一句,“没准他也是这种心理吧!”

  叶深摇头:“他不是,他平时好的时候还真就挺听话的。但有时候会因为某些不入耳的话或者看不过去的事儿突然bào躁,有点儿人格分裂的感觉。”

  耿燚皱眉,没有说话,他学医虽然不触及到心理方面,但焦泉这个问题已经ba||jiu不离十的在往这个方面靠拢了。

  “去带他看看心理医生吧!”

  叶深叹气:“我连他现在人在哪都找不到,我倒是想带他去看看。”

  耿燚想了一会儿,笑了一声:“我帮你找,没准儿我能找到。”

  叶深抬头看了耿燚一眼,一点儿都不信耿燚的话。结果耿燚直接去找了李海萝,还真就问出来焦泉的下落了。

  李海萝说焦泉就在家附近的网吧包宿,已经好几天了。耿燚点头,要走的时候转身逗了一下李海萝:“我说,你这乖乖女跟个校园霸王谈恋爱,心里不害怕啊?”

  李海萝脸一红,小声回答:“不害怕。”

  “胆还挺大。”耿燚打趣完就去网吧找焦泉,网吧人不多,但挺吵的。耿燚走到最里排就看到了打游戏的焦泉,他眼睛盯着屏幕全是红血丝。

  焦泉看见耿燚往他这边来了,他就抬了下眼皮子然后继续盯着电脑嘴巴动了动:“你和叶老师谈你们的恋爱,别管我了成不?我就是不想高考,谁劝都没用!”

  “谁跟你说我是来劝你的?”耿燚在焦泉身边一坐,“你跟那个小校花谈恋爱呢?”

  焦泉一听耿燚这么问,键盘上的手一停转头看着耿燚:“和你有关系么?”

  “没关系。”耿燚摊手,“但我和你说点比较现实的话,你要是不高考,以后没出路你拿什么站人家校花身边啊?我就不说别的,人家长得也好,家里条件也行,你一个混子还指望能一直站在人家身边?”

  “我就算不高考,也有能力站在她身边。”焦泉其实对自己没什么自信,打从一开始他在李海萝身边就是自卑的。有太多男生往李海萝身边凑了,而且个个都比自己优秀,焦泉一想到这,心里的火又腾腾往上冒。

  “行了,克制一下你那满腔的怒火吧!”耿燚一见焦泉要爆发,试着安抚一下他的情绪,“所以你就高个考,上个大学,没准儿有个好出路,以后她好你也好。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合计合计吧!”

  耿燚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些话焦泉能不能听进去,但结果没几天,焦泉居然真的重新出现在班级里,天天看着课本比谁都认真。

  叶深还是头一次见到焦泉如此用功,感动的不行不行的。焦泉这孩子不笨,但就是平时没怎么好好听过课所以落下的知识多。但他现在有了要高考的心思,下的功夫居然比班里的同学都要多。

  但耿燚不知道,这段时光居然是他们最幸福的一段时光。焦泉虽说没考上特别好的学校,但也是个三本,对于焦泉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耿燚记得特清楚焦泉跑来医务室跟他说谢谢,跟叶深说谢谢。

  可好日子没几天,他和叶深就听李海萝说焦泉说什么也不去大学报道。叶深一听,马上就急了,拽着耿燚两人就去焦泉家找他。

  他们到焦泉家的时候没人,敲了半天门倒是把对门邻居给敲了出来。一打听才知道焦泉考上了大学却凑不够学费,他奶奶一急就到焦泉父母家去筹钱。谁成想天下能有这么狠心的父母,一点儿钱都不肯拿。焦泉自己外出打工,这老太太趁着焦泉不在就偷摸给人gān家政。岁数大了一累着,晚上睡觉直接就睡过去了。焦泉第二天叫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奶奶没了。

  叶深听完想撞墙的心都有了,他就想着让焦泉高考,却从来没关心过他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他们就在楼梯口坐着,等到半夜焦泉才回来。他背着个书包神色冷漠,直接略过两人去开门。

  “焦泉。”叶深叫了他一声,“你奶奶的事…”

  “和你们有关系吗?怎么什么事儿你们都得管呢?”焦泉连头都没回,“我求你们了行吗?别他妈管我了。”

  叶深起身拽了焦泉一下:“你去大学报到吧,学费老师帮你付。你奶奶既然帮你筹钱,也是希望你念这个大学的。”

  “我他妈有钱!”焦泉把身上的书包一开,拿着里边的钱全甩叶深和耿燚的脸上了,“我挣钱了,我他妈有钱,但我就想让我奶奶回来。我去上学了,我奶奶能回来吗?”

  红色的钞票洋洋洒洒的在楼道里飘着,让叶深和耿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焦泉大门一关,直接把两个人关在了外面。

  叶深弯腰,捡钱的时候眼角滑下一滴泪落在了地面上,最后把这些钱包好放到了焦泉家门口。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见到过焦泉,直到有次耿燚从学校回家,看见了焦泉蹲在校门口抽烟,等着李海萝放学。那个痞样子比高中的时候更甚,让耿燚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这个孩子越来越堕落。

  “耿校医?”耿燚看着焦泉发呆的时候正巧被李海萝碰见,李海萝乖巧的和耿燚打着招呼。

  耿燚点头,他就是想拿话ci||ji焦泉一把,让他别继续堕落,直接用焦泉能听到的声音和李海萝开口:“还和这混子在一起呢?你瞅他现在这个德行,趁早huáng了吧!”

  李海萝低了低头,声音特小:“他会变好的。”

  耿燚轻笑了一声:“好,你看这样还怎么好?他配的上你吗你就和他扯?我就劝你一句,这样人赶紧分,离他越远越好,要不然有你后悔的一天。”

  焦泉把烟往地上一按,起身往垃圾桶里扔直接朝耿燚走了过来。他把李海萝一拉拽着人就走,走时还不忘回头盯着耿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