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2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7

  “叶老师,想我了吗?”耿燚用只有叶深能听见的音量说出这句话,随后把球对着篮筐一抛,“看我给你投个篮。”

  叶深顺着球在空中的弧度向上看,一道完美的抛物线从眼前掠过,紧接着球就准确无误的投进了篮筐。周围不少围观的学生都在拍手叫好,起哄说耿校医太酷了!

  一时间人声四起,倒是有些吵闹。耿燚笑笑,又在叶深耳边低语:“我都要想死你了,我的叶老师。”

  叶深被这句话撩的都动不了了,只觉得有耿燚呼吸拂过的右脸是滚热的,麻木的。他这一刻甚至想开口说一声,自己也怪想他的!

  “你脸红了,是害羞了,还是中暑了?”耿燚又问,攻势猛烈不给叶深任何败退的机会,拉着叶深的胳膊就对球场上的老师们来了一句,“叶老师中暑了,我带他去医务室看看。”

  叶深瞄了耿燚一眼也说了句:“我好像…是有点中暑,你们继续吧,我去医务室休息会儿。”

  叶深的话对耿燚来说无疑是让他更加激进的邀请,他拽着叶深的手腕就往医务室的方向走。耿燚的步子走的很快,叶深几乎是小跑才能跟得上这脚步。医务室就在眼前,耿燚推开门把门一关,就把叶深抵在墙边。

  “叶老师,我觉得你就是想我了,所以才任我拉着你往这医务室来。”耿燚的头离叶深越来越近,两人近在咫尺,鼻尖都贴在了一起。

  叶深也不想躲了,甚至主动的歪头凑了凑,几乎要碰上耿燚的嘴唇,说:“是,我想了。耿燚,我想你了。”

  耿燚喉结一动,低头就往叶深的唇上够。叶深的嘴唇不薄不厚,吻上去刚刚好。这唇软的简直不像话,耿燚忍不住用舌尖轻舔,一遍又一遍,继而探进叶深的口腔。叶深呜咽一声,惊讶一瞬后马上就松开紧闭的牙齿放耿燚肆意游走。他们相互探寻相互纠葛的过程很ci||ji,叶深觉得自己脑子已经要缺氧了。

  耿燚的攻势越来越猛,叶深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能伸手攀着耿燚的肩膀。他觉得耿燚太坏了,就是要把人亲到上不来气儿。但是他也太暖了,他的吻暖,怀里也暖,就像他的名字那样暖而灼热。叶深觉得自己沦陷了,他死死抓着耿燚衣领的手就像是拼命抓着救命的稻草,以防自己越陷越深。

  一吻完毕,叶深伸手摸了下嘴唇,觉得自己的嘴都肿了。他刚想说些什么,余光一瞟,发现医务室的门早就被打开了,焦泉就站在门口看着。叶深一惊,直接从耿燚的怀里跳了出来,甚至不知道用什么脸面来面对自己的学生。

  耿燚自己倒是不在乎这些,但是他在乎叶深的想法。可此刻气氛僵执,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反倒是焦泉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走了进来,拽了个凳子一坐,转身看着他们。

  “亲完了就帮我包一下腿吧。”焦泉把腿一抬,膝盖上全是血,“别愣着了,你们刚才的事儿我就当没看见,我不会说出去的,放心。”

  耿燚没接话,拿着纱布开始给焦泉上药。这膝盖上的伤不轻,伤口转圈青青紫紫,看着都痛。

  叶深皱了下眉头语气不是很开心:“你这伤怎么弄的?又和人打架了?”

  “英雄救美来着。”焦泉笑了一声,难得回答的这么痛快。他笑完又指了指医务室的钟,“老师,已经上课点了,你上课迟到了!”

  叶深一看,来不及再多问什么就急着要去上课,临走前还不忘嘱咐焦泉包扎完伤口就hui||jiao室上课,不准逃课。

  叶深一走,医务室安静的可怕。耿燚和焦泉谁都没有说话,过了挺长时间焦泉才抬头问了一声:“你喜欢我们叶老师?你是同性恋?”

  耿燚一点儿没遮掩直接点了个头:“喜欢,是同性恋。怎么?有意见?”

  “没有。”焦泉摇头,全校的老师就叶深对自己好,所以他只听叶深的话。反正叶深也喜欢这校医,他能有什么意见。他侧头看了看门口,发现了躲在门旁那瘦弱的身影急忙就要起身。

  耿燚拽了一下焦泉:“没包完呢!别乱动。”

  “那你快点儿!英雄的美人来了!”

  耿燚点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他一包完,焦泉就紧忙着往外走。耿燚好奇探着头看了一眼,只见焦泉特zhuang||bī的从那小美人手里拿走了一瓶矿泉水,头也不回的离开。那小美人脸都红了,盯着焦泉的背影盯了好半天。她一转身,见耿燚正抱着双臂看着这一切,低着头就跑掉了。

  耿燚觉得还挺巧的,这小美人他见过,就是季寥他们班的那个叫李海萝的小班花。

  第59章 番外

  耿燚和叶深这事儿被焦泉撞见本来以为能闹个人尽皆知,结果并没有,焦泉的嘴倒是意外的严。

  这也算他们三个人的秘密吧,总之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叶深该上课上课,焦泉该打架打架,耿燚继续全年无休的对叶深进行无止尽的撩拨。

  都能在这学校一年了,除了医务室的那个吻,耿燚和叶深的关系也没有再进一步。平时叶深也就无事的时候会来医务室坐坐,俩人的关系就是暧昧,一点实质性的进展都没有。

  一想到这耿燚连想死的心都有了,看着躺在医务室病chuáng上休息的人恨不得把他拍醒!

  “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时候才能同意和我在一起。”耿燚伸手摸了摸叶深的脸颊。

  叶深其实并没有睡着,他最近因为学生要高考的事忙的心力jiāo瘁。他叹声,而后抓住耿燚的手:“别闹,你手摸的我脸痒痒。”

  “你在我这睡觉,我心还痒痒呢!”耿燚在chuáng边坐下来,反握着叶深的手,在眼里反复欣赏。

  叶深的手很好看,他有几次在叶深班级的门口偷偷去看他拿着粉笔在黑板写字的样子。用这手写出来的字端秀清新,和他这个人一样一样的。有时候耿燚真觉得自己赚到了,怎么这么好的人就被自己给遇到了。

  “痒痒你就挠一挠。”叶深一笑,起身摸向耿燚胸口,“这痒痒是不是?我帮你挠挠!”

  叶深的指尖隔着耿燚身上的白大褂,力度不轻不重却让耿燚觉得似有千斤压力朝自己压了下来。他几乎是喘着粗气欺身向前把叶深压在身下,抓着在他胸口游移的手放在嘴边亲吻。

  “叶老师,你这也不厚道啊!”耿燚盯着叶深的眼,像是能把人看穿。

  叶深挑眉,不明白耿燚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开口问:“我怎么不厚道了?”

  耿燚伸手在叶深下巴上一挑:“你成天在我眼前晃悠,这会儿在医务室里勾引我,却不松口答应和我在一起,你觉得自己厚道么?”

  叶深没说话,过了几秒把耿燚从自己身上推开:“这事儿我还真没法子厚道,咱俩这是在学校,要是被发现了传了出去怎么办?你知道能给学生们带来什么影响吗?”

  耿燚笑了一声,重新抱住叶深:“当个地下情人也好,我就想和你在一起,公不公开无所谓,在学校我也能忍着少去聊闲。但我就要你一句话,同不同意和我在一起,做不做我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