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0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7

  叶深回了一句:“有听的,也有不听的。”

  耿燚觉得一定不听他话的学生比较多,眼前这老师一看就脾气好,好欺负。要是他自己高中那会儿能遇到这么个老师,指定闹他个天翻地覆。

  他这么寻思寻思,直接都乐出声了。叶深也没说话,眼神冷了下来也说不上来是不是在瞪人,就是让耿燚觉得怪有意思的。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耿燚在给叶深上完药之后拉他起身,jiāo代了些要注意的事项以及复诊的时间。

  叶深就是点头,随后一拐一拐的往诊室外面走。耿燚见他的步子要跨出诊室的那一刻踱步向前,离叶深的距离不过半米。

  叶深停脚扭头看了耿燚一眼,问:“还有什么事吗?”

  耿燚嘴唇动了动,本想说出“没事”,结果话到嘴边后硬是拐了回去。他轻咳一声,随后重新开口问了句:“你是哪个高中的老师?教哪科的?我妹妹今年中考,万一一个有缘考到了你学校呢?”

  耿燚说完这话都觉得搞笑,心虚。他根本就没有妹妹,谎话随口就来,他也是够佩服自己的。

  “四中,教语文的。”叶深回复完就离开了。

  耿燚还看着那走远的背影出神,有个词不是叫一见钟情么?耿燚觉得自己就是对叶深一见钟情了。

  他和叶深定的周三下午来复诊,之后的几天耿燚觉得特别难熬,就想快点见到叶深来复诊。他从高中那会儿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那时候一群男生凑一堆讨论哪个女孩儿漂亮的时候只有他对这些话题不感兴趣。他就喜欢在操场上看哪个男孩好看,长得合他心意。

  但是太少了,从高中到大学,甚至到了他在医院实习都没能有一个他瞧的上的。可现在不一样了,叶深是他看一眼就觉得好看的人。给叶深看完病的那天,他晚上睡觉一闭眼,全都是叶深坐在他面前亮着脚踝的样子。

  “操了。”耿燚把chuáng头的灯一开,双手叠在脑后靠着一点儿困意都没有,“这他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连几天,耿大医生都是顶着大大的熊猫眼去上班。同样身为实习医生的陈医生见耿燚状态不对,担忧的开了开口:“这几天怎么了?咋还心不在焉的?”

  陈医生一直都知道耿燚的性取向,所以耿燚也没打算瞒他,直接开口告诉他:“我最近看上了个人,天天晚上都能梦到他,觉都睡不好,贼他妈烦人。”

  陈医生一听挑眉笑了:“终于有能入你法眼的了?说来听听,我看看是谁家的男孩这么倒霉?”

  耿燚翻了个白眼悠悠开口:“就是前几天脚扭了的那个老师,我也觉得他倒霉。虽然我眼高,但我看上的人绝对让他跑不掉,所以他还真就挺倒霉!”

  陈医生笑了两下,往耿燚身后指了指:“这倒霉的跑不掉的小老师就在你身后呢,你自求多福吧!”

  “sha||bī,我现在心烦,少跟我开玩笑。”耿燚以为陈医生在说笑,结果一回头就看见叶深瞪着个眼睛看着自己。耿燚脑子都懵了,这才想起来今天到了叶深复诊的日子,赶紧把人请到了诊室。

  诊室里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尴尬的就跟要结冰了似的。耿燚也不想让场面这么僵着,率先打破僵局来了句:“你这脚没啥事儿了,开的药继续喷就行。不过四五天吧,就能彻底好了。”

  叶深点了下头:“那我不用再来复诊了吧?”

  耿燚挺不情愿的“嗯”了一声。

  叶深觉得连呼吸都畅快了不少抬头回了句:“那就好。”

  “……”

  耿燚觉得自己被伤了,瞄了下叶深,“你是开心自己脚好了?还是开心不用来医院见我了?”

  “都有。”叶深说话也够直,一点不委婉。

  “哦!”耿燚不冷不淡的回答,在叶深离开的时候对着他的背影笑了,“见面的几乎总会有的,我耿燚只要想做,就没有做不到的事儿!”

  结果一个月后,叶深果然又见到了耿燚。他只知道学校新来了一个校医,却不知道那校医是谁。直到班级里的学生和外校的孩子打仗,他带着这孩子去医务室才发现新来的校医就是耿燚。

  叶深心里有些沉重,觉得耿燚好好的医生不当居然为了自己来做校医实属脑子有病。他伸手指着耿燚半天,最后问了个特愚蠢的问题:“你怎么在这?”

  这还用问么?耿燚伸手拍了下叶深抬着的手:“我不是说了么?就没有我做不到的事儿!”

  叶深本来不信,但是现在他不得不信。他不想和耿燚多扯,把身边的男生往耿燚面前一推:“先帮我看看他,帮他上下药吧!”

  耿燚低头,拿着药箱就帮这男生包扎,但这男生像不乐意似的甩着胳膊就要走。

  “焦泉!”叶深叫了一声,使劲儿按着他,“你别乱动!”

  “我不用包这些破东西。”焦泉挣扎了两下结果没挣脱开,认命的咬了咬嘴,踢了下耿燚pi||gu下的凳子腿。

  耿燚觉得这男生欠管教,没好声的说了句:“给我老实点儿,要是踢到我了我就卸了你的腿。”

  “耿燚!”叶深埋怨了下,觉得这不是校医和孩子说话的态度。

  耿燚也不管叶深叫他的态度好不好,抬头就对叶深咧了个笑:“叶老师,这是你第一次叫我名字吧?”

  叶深听完脸都红了,目光闪躲都不知道该往哪看了。

  “你能不能快点给他上药,我一会儿还有课。”他小声回复,完全没了叫耿燚全名的那个气势。

  耿燚还在笑,嘴角向上翘着都放不下来,开口回他:“你说啥,就是啥。”

  叶深没说话,依旧按着焦泉的肩膀防止他逃跑。耿燚见叶深这样也闭着嘴什么都不说了,等他终于给焦泉上好药的时候起身擦了擦手,按了下焦泉的脑袋。

  “打架这么狠gān嘛?浑身是伤的不嫌疼么?”

  焦泉躲了躲,把耿燚的手一推:“少碰我脑袋。”

  “脾气还挺倔。”耿燚见焦泉这反应就知道这孩子不好管,指定是班级里成天闹事儿的那种小孩儿。

  叶深开口教育去焦泉:“有点礼貌,人家刚你给上完药。”

  焦泉“啊”了一声,就推开叶深往外走。叶深一直拿这孩子头疼,抱歉的看了耿燚一眼也跟着往外走。耿燚靠着医务室的门觉得叶深追着学生发愁的背影还挺好玩,他看了挺半天才回过神来。

  他这一回神,发现身边又站了男孩。

  “发呆完没?”这男孩没比焦泉qiáng多少,同样没什么礼貌,略身往里一走,拿了个凳子就翘个二郎腿坐了下来,“发呆完赶紧帮我开个假条,我难受。”

  耿燚觉得现在的小孩儿咋都这么欠削呢!他也拎着凳子就在这男孩对面坐着,他盯着这男孩瞧,就是不动手去开假条。

  “你盯着我gān嘛啊?快点开假条啊!”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哪难受呢?”

  “我哪都难受!你就写我发烧了!赶紧的吧,再不开假条我就晕你这医务室了,麻利儿开完我好回家休息。大后天还得去军营军训,我这要是不把病养好,还咋军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