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学长太撩拨 第81章
作者:森杳杳      更新:2019-01-21 04:50:17

  耿燚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结果半点儿发热的迹象都没有。耿燚笑了一声,拿着笔问:“叫什么?”

  “季寥。”

  耿燚又问:“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那个燎?”

  季寥摇头:“宝字盖的那个!寥寥无几的寥,你会写不?”

  “这有啥不会写的?”耿燚一个不慡,下笔的手顿了顿,随后把笔一扔,伸手指了指白大褂上的名牌。

  “咋了?”季寥见耿燚指着胸口也不动笔,一下就急了,“你倒是快点开啊,效率点儿行不行?就开个假条,咋这么墨迹呢?”

  “我的名字你会读不?”耿燚起身往季寥身前一靠,“你要是会读,我就给你开假条。”

  “要是不会读,就给我乖乖走人,回去上课,把知识学好了再想着我的假条吧!”

  季寥看着眼前的名字看了半天,他就认识这个耿字。后边那四个火的字他头一回见,还真不知道念啥,最后憋的脸都红了,开口说:“你这问题超纲了,我还是第一回见这生僻字!你就行个好,给我开一下假条呗!”

  耿燚一笑,一摇头,直接把季寥从医务室撵了出去:“门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可以写耿校医的故事啦,希望宝宝们会喜欢鸭!

  第58章 番外

  耿燚觉得自己可能是遭了报应,就因为没给季寥开那张假条,所以被学校拉着一起去军营照顾孩子们军训。现在天气贼他妈热,耿燚在屋里呆着都觉得浑身是汗。他探着脑袋往外看了一眼,都替那些烈阳下穿着军装的孩子们心疼。

  他玩了会儿手机,见信号也不好,就拿着个小板凳坐在yīn凉处看热闹。在军营三天了,他觉得特别想叶深。这么大的太阳如果照在叶深脸上,一定能把他的脸照的红红的。耿燚一这么想,低着头笑了半天。

  “你,出列!”

  一道声音响起,吸引了耿燚的注意。耿燚眯眼看去,发现被叫出列的人居然是季寥。季寥一身军装,样子倒是比穿校服时立整多了。他帽子压的很低,帽檐遮去了他大半张脸,剩下的半张脸在帽檐的yīn影下也看不出来是被晒红了,还是被晒黑了。

  叫季寥出列的教官言语犀利,毫不客气的伸手指着季寥,不留一丝情面:“怎么回事?说你几遍了走路还走不明白?非得单独把你拎出来才能把顺拐这毛病板过来是吗?丢不丢人?”

  顺拐?耿燚一听这教官这么说,一下就笑喷了,声音还挺大,惹得教官和学生们全往他那边看。

  季寥也朝耿燚那看了一眼,发现他在yīn凉处嘲笑自己的样子特别贱。他都要烦死这个校医了,这个大sha||bī!季寥心里不停的暗骂耿燚,变着花样的骂。

  “有什么好看的?”教官又冲着季寥开pào,“你就在这给我练,什么时候不顺拐什么时候归队!”

  季寥抬头厌厌的看了一眼教官,瘪着嘴没说话。那边解散的队伍都在yīn凉处休息,就季寥还顶着个太阳在练习正步走。

  中途贾临圻过来给季寥递了瓶水:“你咋这么笨呢?正步都走不明白,走个步还顺拐,我也是服你。”

  “操,我哪他妈知道我正步顺拐啊!”季寥喝了口水把水瓶子塞回贾临圻手里。

  贾临圻往季寥身后撇了一眼,下巴点了点:“要我说你装个病吧,说中暑了去校医那边呆一会儿。那校医也不像不好说话的人,没准能帮你瞒一会儿,你还能趁机歇一歇。”

  “瞒个粑粑!”季寥回头还瞪了耿燚一眼。

  耿燚见状挑眉,也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得这个小朋友不开心了。

  “他就是个sha||bī!不给我开假条的大sha||bī!”

  贾临圻觉得季寥爱咋咋地吧,反正被罚的也不是自己,他拍了下季寥的肩膀:“随便吧,那你继续在这耗着吧,我去休息了,热死老子了。”

  “赶紧滚!”季寥骂了一嗓子,继续在太阳底下站着。关键大家都在训练的时候他可能还好意思迈着步子单独练习。但这会儿大家都休息,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全在他身上,季寥这腿迈也不是不迈也不是,生怕又顺拐了被同学笑话。

  耿燚见季寥这畏手畏脚的模样还觉得挺好玩的,对着他笑话好半天,才起身拍了拍衣服走了过去。

  季寥也看见耿燚朝他走过来的影子了,他现在都要被晒懵圈了也懒得和耿燚废话了。他只是想回头对着耿燚翻个白眼,证明一下他对耿燚的厌恶,好让耿燚离他远点。

  结果季寥脑袋刚转过去,就看见耿燚弯着腰凑近他的那张脸。这张脸是好看的,那双含笑的眼似乎让季寥一下子就没那么热了。他以前就想过自己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模样,他此刻突然希望这就是他以后的样子。

  “要不要本校医教教你?”

  耿燚的声音清楚的传到季寥的耳朵里,季寥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耿燚放在他手臂上的手。

  “右胳膊往前动一下。”耿燚边说边踢了下季寥的左脚,“左脚往前踢。”

  季寥一改往日佯愣二正的样子,按照耿燚的话去做。耿燚还蛮有耐心的,比那个教官qiáng多了。没多久季寥就走顺了,他本来想跟耿燚说声谢谢,但一抬头还没等他先开口,耿燚倒是动了动那好看的薄唇。

  “你这小屁孩到底弄明白我这四个火字念什么没?”

  “……”季寥无奈了,他成天顾着吃喝玩乐那么忙,哪他妈还有闲心去查这破字儿念啥啊!耿燚问这一嘴害的他连句谢谢都不想说了,直接转身就要归队去休息。

  耿燚伸手拉了一下季寥:“你倒是说完念什么再走啊!”

  季寥心里骂骂咧咧的,把耿燚的手一拍:“念热!行了吧!四个火,看着就贼他妈热!”

  耿燚哈哈笑了两声,觉得这小孩儿咋这么有意思呢!之后这几天他也不觉得无聊了,没事儿就看着这群学生军训,时不时有几个中暑的孩子他能帮着照顾一下,半个月一晃就过去了。

  耿燚和学生一起坐着大巴回学校的时候正赶上周五中午,他一下车就想去找叶深。可能是心理感应,他往操场看了一眼,正好就看见了叶深和老师们打篮球的身影。

  这身影太好看了,耿燚就原地不动的站着看了半天。

  “能不能别挡路?”

  耿燚听见身后有人说他,就回头看了一眼。见说这话的人是季寥,他直接伸脚绊了季寥一下:“怎么跟校医说话呢?”

  季寥一下就摔了个狗吃屎,想揍人的心思都有了。但耿燚还算有良心,知道伸手拉他一把。

  “下回再这么和我说话,我就把你胳膊腿都卸了。”耿燚笑说,随后就往操场那边走。他现在没心思逗孩子玩,他现在只想去逗叶深玩。

  此刻叶深正右手运球,他还没来得及带球躲过拦着他前进的人,结果手里一空,手中的球愣是被身后的人给夺走了。

  叶深茫然,回头一看抢走球的人正是耿燚。能有半个月不见了,他这些日子耳边倒是清净了不少。可能是跟着学生一起去了军营,他觉得耿燚比之前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