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烂桃花大佬(快穿) 第52章
作者:沈白鲸      更新:2019-01-26 00:21:35

  还拖长了尾音。

  吓得沈湄汗毛倒立。

  她试图让001救救自己,可辣jī系统001正津津有味地看着666的总裁文,连搭理都不搭理沈湄。

  见沈湄没再呼唤他,001才擦了擦前额的冷汗。

  呼,吓死宝宝了。

  谁知道大佬怎么搞成了这个鬼样子啊!

  楚肖的这套骚操作,主要还是源于他小时候,他入三重山时年纪尚小,除了一张长得好看的脸之外什么也没有,他师姐看似娇滴滴的一个人实则十分bào力,他又惊又怕之下发现了个巨大的秘密。

  他师姐,吃软不吃硬。

  如果你和她装13,她就会打的你叫爸爸,但如果你用一副弱小可怜无助的表情看着她,她就会生出一种莫名的保护欲。

  楚肖生的好看,抓住了师姐这个弱点,就开始了厚颜wu||chi的撒娇之路。

  所以楚肖走在对沈湄撒娇这条路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心理压力。

  但在旁人看起来很惊悚啊,不仅是001冒冷汗,就连常年伺候楚肖的太监宫女们也很惊悚,当年皇太子殿下沉迷兰香儿的时候,最多也就是说话的声音温柔些,可从来没见过皇太子殿下这般……孩子气。

  对,就是孩子气。

  楚肖看沈湄的眼神,有一股浓浓的孺慕之情。

  沈湄尬笑了两声:“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说完,脚底抹油一般赶紧溜了。

  楚肖笑眯眯地看着沈湄离开的背影,他的师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呀。

  整个大周的气氛都陷入奇怪的低沉之中,唯一不为所动的便是老皇帝了,就算是朝臣们日日以死进谏,他依然保持一副中立的态度,既不偏袒楚肖,也不对兰大国师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

  颇有一种bào风雨前的宁静之感。

  率先打破这场宁静的是兰大国师府——兰香儿死了。

  沈湄早就知道兰香儿活不了几天,听到这个消息也难免唏嘘了一番,本以为重活一世能够走上人生巅峰的女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替别人背着业障死了。

  001道:“天道不公啊。”

  沈湄笑笑:“这里哪儿还有什么天道,若非我来到这里,用了你那个什么逆天改命符,大周早就亡了。”

  被天道放弃的世界,哪儿来的什么公不公平呢。

  666道:“既然是你来了,就说明大周还有希望,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001思考了一会,道:“我还是觉得有些本末倒置了,你的主要任务……”

  “停!”沈湄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你要是再提谈恋爱这事儿我就打断你的腿,楚肖现在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吗?”

  001沉默了,楚肖现在的状态是有那么一点黏人,但把他当个小奶狗……应该也行吧。

  “我觉得你对小奶狗有很大的误解。”001推了推眼镜:“小奶狗指的是年纪小的心肝小宝贝,而不是每天哭唧唧的丧气包。”

  001:“……”无法反驳。

  楚肖每天看到沈湄的第一件事,就是泪水盈满眼眶,一脸无辜地等着沈湄。

  沈湄沉痛反思,她一没做负心人,二没把楚肖扔下……

  她当初就应该把楚肖丢扔下!

  沈湄正低沉的思考人生,楚肖又踩着点来看沈湄了,见沈湄眉头紧皱,楚肖猛地掐了自己一把,bī出两滴眼泪:“湄湄,有人惹你不高兴了吗?”

  沈湄:“……”

  能自觉一点吗!就是你惹我不高兴!而且为什么要叫我湄湄,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沈湄:“没什么,我就是在思考人生。”

  楚肖今日来是有正事的,便没有用平素死皮赖脸的那一套,他道:“兰大国师的女儿死了,父皇派我去吊唁,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他用尽方法,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脸面,就是希望沈湄想起过去的事情,可沈湄一点都没想起来,还越来越嫌弃他,甚至还开始躲着他了!

  这怎么能行,他得找个正当的理由和沈湄多相处。

  他刚愁着没有正当的理由,兰香儿就死了。

  对于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楚肖对她的死没有任何波澜,甚至还有一丝庆幸。

  他到底为什么爱上了这个女人?

  唉,失去了记忆,脑子里都是水。

  沈湄不是很想再见到兰大国师,这人一身邪气,沾上了她都觉得难受。

  但一想到兰大国师屡次对楚肖出手,没准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沈湄还是点了头。

  “现在去吧,免得晚了落人口舌。”

  楚肖满心都是感动,看,他的师姐不记得他了,但还会关心他落了别人的口舌。

  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师姐想起自己,哪怕付出任何代价。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东宫出发,兰大国师的府邸离宫门不远,由此也看出了兰大国师的受宠程度。

  全府上下一片素白,兰大国师目光呆滞坐在中央,对着兰香儿的灵柩一言不发。

  在旁人看来,兰大国师仿佛一夜苍老了十岁,乌黑的头发混杂了白丝,一双眼眶通红,看上去像极了一个失去爱女的父亲。

  沈湄看出端倪,这是躯体无法承载灵魂的前兆。

  她问666道:“你算算今日楚肖命势如何?”

  666不解,还是老老实实地算了一卦。

  片刻后回答:“九死一生。”

  兰大国师见到人群中的沈湄,对着她轻蔑一笑,一闪而逝的表情在别人眼里看上去像是错觉,沈湄却在里面看到了决然和破釜沉舟。

  这是要和她拼了?

  沈湄不动声色向楚肖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yīn风从地上chuī起,来往间的贵客抱着胳膊打起哆嗦。

  不还是没到冬天吗?怎么这么冷?

  薄薄的冰片门框处向上凝结,沈湄握住楚肖的手,沉下脸,对兰大国师道:“你若一意孤行,别怪我不留情面!”

  兰大国师撕下悲痛的面具,猖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不留情面?那又怎样,如今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我了!”

  他的身上溢出黑气,面布狰狞。

  “你们两个,都给我去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酒酿圆子好甜呀》求预收

  文案一:

  最开始,队友问陆见屿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陆见屿:“不用陪,不用哄,不用费心思,尤其是不会在我打游戏的时候吵我,简直完美。”

  队友无情耻笑:臭直男,这辈子都不可能,做你的chūn秋大梦去吧。

  后来,他在天台上抱住了一个要“轻生”的小姑娘。

  独立,坚qiáng,不吵不闹,完美符合陆见屿对女朋友的而一切期待。

  然而,他却绞尽脑汁对她好,每天腻在她身边,情话说不够,还死乞白赖地带着人家打游戏。

  队友:“……”

  说好的不花心思呢!你这个口是心非的臭直男!!!

  文案二:

  身为电竞圈冉冉升起的天才新星,陆见屿表示,他的心里眼里只有游戏,美女于他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