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烂桃花大佬(快穿) 第46章
作者:沈白鲸      更新:2019-01-26 00:21:30

  沈湄抬头看了兰大国师一眼,对方同样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

  原来有系统的人是兰大国师啊,这可有意思了。

  也不知道兰香儿知不知道她爹才是真正有金手指的人。

  兰大国师为沈湄佩戴好文章,笑道:“我大周人才辈出,我愿和沈大国师一起,为我大周鞠躬尽瘁!”

  沈湄笑道:“这是自然,日后还请兰大国师多多指教。”

  二人解释笑意盈盈,可旁的人看去,却莫名生寒。

  佩戴好纹章,沈湄便要坐上轿撵,出街□□。

  楚肖主动请求为沈湄开路,帝王迟疑一瞬,点头应允。

  离开的瞬间,沈湄听到兰大国师的低语:“还愿沈大国师安然归来。”

  沈湄轻轻一笑,竟是颠倒众生,惹得众人目光紧紧跟随。

  唯有楚肖黑着一张脸,不悦地看着兰大国师。

  女儿都快和沈湄一样大了,还好意思人家小姑娘说这么半天的话,真是为老不尊!

  楚肖狠狠地瞪了兰大国师一眼,兰大国师莫名其妙地回看过去,心中一惊。

  难不成……楚肖已经知道了他的所做作为?

  不可能啊,他的系统告诉他,沈湄的系统只是初级系统,根本就无法探测他们的行动。

  兰大国师稳住心神,对楚肖微微一笑。

  不管你知道了多少,今日之后,你们两个都只会是一具尸体罢了。

  □□?

  就当做是你们死前,最后的荣光吧。

  作者有话要说:

  楚肖:“好看的当然要穿给我看啊!”

  沈湄:“别做梦了,你这个弟弟。”

  小可爱们点点收藏,啵唧

  第36章 消失的皇子(7)

  大周国都,百姓们伫立在街道两侧,翘首期盼新国师的出现。

  沈湄出行的街道被老百姓们布上喜庆的红绸,异常华丽jīng致,国都的百姓们大多都亲眼见过沈湄祈雨的过程,对沈湄十分信服,相对于兰大国师从未在百姓面前露面的神秘感,百姓们自然更加喜欢沈湄一些。

  他们更没想到的是,原本看起来脏兮兮的沈湄,在洗gān净脸换了一套衣服之后,竟然变得如仙人一般,不染凡尘。

  甚至还有人小声耳语,怀疑里面的是否是当时的沈湄。

  沈湄无心理会众人的评价,她在翻看兰大国师的剧情。

  由于有别的系统的介入,001不敢保证资料完全正确,他提醒沈湄,有关兰大国师的资料只能作为参考。

  沈湄点头,点开之后才发现兰大国师的资料简单的可怕。

  没有身份,没有背景,也没有生平,唯一的记载就是在十年前,他用不世秘法,换了一个大国师之位。

  就连兰香儿的出生,都没有记载。

  “抹去的这么明显,又随便补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他是觉得有了系统就无敌了?”沈湄笑道。

  “我觉得是我被歧视了。”001很生气,他能探测到对方的系统,对方自然也是能够探测到他的,正常的系统之间的对战,都是用各种高难的方法来修改自己的资料,把半真半假的消息输送到对方那里,可兰大国师的系统丝毫没有遮掩,□□luǒ地告诉001:我就是更改了资料,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挑衅我的系统了。”001牙齿咬得咯咯响,他身为快穿界第一系统,他要拿出尊严。

  于是,兰大国师在沈湄去游街之后,用系统打开了沈湄的资料。

  亦是简简单单的一行字。

  沈湄,一个能打十个,是你爸爸。

  兰大国师:“……”

  兰大国师的系统:“……”

  现在的一级系统都这么有脾气了吗?兰大国师的系统嗤笑一声,他又不是不能运用权限解锁沈湄的资料,闹脾气给谁看呢。

  可是当他试图解锁的时候,无情的提示音响起,他脸上的得意瞬间凝住。

  ——您的权限不足,无法解锁资料。

  对方不是个一级系统吗?怎么会这样……

  沈湄懒散地倒在轿内,眼神微微一瞥便是万种风情,在她旁边的楚肖身骑白马,余光一直落在沈湄的身上。

  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一次席卷楚肖。

  楚肖失神,他从未对除了兰香儿以为的女人动心,这不应该。

  可仔细回想起与兰香儿相处的过程,他又觉得这种情爱像被人控制了一般,不是发自本心。

  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楚肖想不明白。

  轿内,沈湄漫不经心地睁开眼睛,忽地发出一声嗤笑。

  楚肖还没反应过来,一道蓝色的光芒从他的脸颊擦过,渗出一道血迹。

  四下的喧嚣声在他耳边消失,闭上眼睛之前,他依稀听到沈湄轻轻一笑。

  像极了梦中的那个人。

  原本对着沈湄欢呼的声音一下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小福子的尖叫:“皇…皇太子殿下消失了!”

  刚刚还在马上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就没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忽然爆发出一声呐喊:“是她!一定是这个妖女才让皇太子殿下消失的!”

  沈湄把目光瞥向声源,发现那人是她刚来那日,躲在她身后不敢说话的同伴。

  百姓疑惑的目光投向沈湄,皇太子凭空消失,若说有人能办到这种事情,在场的人也只有沈湄了,可她之前才为大周祈雨,为什么要伤害皇太子呢!

  那人又高声呐喊:“定是当时皇太子想要杀了你,你这妖女心生怨恨,才会报复于皇太子殿下!”

  百姓瞬间明了,原来这是在记恨之前的事情呢。

  原本对沈湄感恩戴德的人,心里对沈湄生出了不满。

  那毕竟是大周下一任国君,在大周大旱之际,不顾自己尊贵身份,亲自为百姓开渠引水之人。

  百姓之中已有人发出不满:“把皇太子殿下jiāo出来!”

  “把皇太子殿下jiāo出来!!!”

  呼喊声越来越烈,小福子急的团团转,要说沈湄要伤害皇太子,他是第一个不信的,毕竟前些时日,沈湄还帮楚肖打死了个刺客。

  他能看的出,沈湄对皇太子并无怨怼之心。

  但皇太子失踪是大事,小福子也乱了阵脚,只能发出微弱的求救声:“沈大国师……”

  他相信沈湄能找到楚肖的下落。

  沈湄留了个眼神给小福子,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相信她。

  原本十分的糟心变成了九分,沈湄决定给兰大国师留一丝余力。

  她把666从总裁文的世界里揪出来:“随便给我个法器,快点。”

  666摸了mo||xiong前的衣兜,道:“不用我亲自出马吗,我觉得我还是可以的,一下就可以把对方砍了对穿。”

  沈湄摇了摇头:“杀jī焉用宰牛刀。”

  666哦了一声,从衣兜甩出一把泛着寒光的菜刀。

  001:“……”

  请问你们两个人在唱什么双簧,拿着菜刀要去切菜吗?

  他的大佬失踪了啊!他感受不到大佬的存在!你们还在拿菜刀!

  沈湄随手一拍,jīng致的木轿应声而碎,她目光冷冽,一身黑白星辰锦绣称的一如天上人,如果……忽略了手里的那把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