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烂桃花大佬(快穿) 第43章
作者:沈白鲸      更新:2019-01-26 00:21:29

  她还记得,那道人白发冉冉,匕首入心的时候却没有任何波澜,只是淡淡地看着她:“孽债不消,百世仍如一世。”

  兰香儿只当他是临死前不甘愿,可沈湄的出现,让兰香儿想起了孤云道长死前的预言。

  qiáng烈的不安蔓延在兰香儿心头,在下人报给自己有关沈湄的信息之后,她顾不得父亲的劝阻,一个人闯入东宫,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成为她的劫难!

  卦象并未说明生死,只要还有机会,输赢犹未可知。

  沈湄不过空有一副皮囊罢了,兰香儿这样告诉自己。

  她安了心神:“我爹是大周最出色的国师,我不管你用了什么方法骗了百姓,但你给我记住,无论如何你都没有办法与我爹争锋的!”

  “说句实话。”沈湄偷偷和001讲话:“我挺讨厌这样的人的,仗着自己有个有能耐的爹为所欲为。”

  001惊了一下:“你之前不是……”

  前两个世界沈湄也没少仗着爹啊!

  沈湄看穿了001的想法,她道:“不一样,那又不是我真爹。”

  “所以……”

  “呵。”

  沈湄轻蔑一笑,001知道她又要开始表演了,老老实实所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你笑什么!”沈湄冷不丁一笑,兰香儿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起来。

  沈湄轻飘飘道:“有些事,重来一遍,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她话说的极轻,在小福子等人耳朵里,不过是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可在兰香儿那里,却掀起滔天骇làng。

  她知道自己的秘密!这个人知道自己的秘密!

  重生这件事,除了她爹,兰香儿谁都没有告诉,孤云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但沈湄……

  兰香儿瞪大了眼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惊恐的气息。

  此时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沈湄活着!绝对!

  沈湄眸中暗藏讥讽,道:“你就算瞪着我也没有用,不如去找你爹,看看他有什么法子对付我!”

  言罢,沈湄甩袖:“兰姑娘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了罢,若是没有,沈湄便先回去了。”

  “你不能走!”兰香儿想要拦住沈湄,可沈湄乃是上古剑修,纵使不用灵力,兰香儿也不是她的对手,她脚步轻盈,拂袖之间便把兰香儿甩到在地。

  小福子等一gān人甚至没有看清沈湄是怎样做到的。

  他们不约而同地噤声,同时也更加确信沈湄是有道行的天师。

  两个女人,他们谁都惹不起,也谁都不敢惹。

  “何事,如此之吵闹?”沉闷的声音从殿内传来,沈湄脚步一顿,没有离开。

  “殿下!”小福子激动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您醒了!”

  楚肖长发肆意散落在腰身,身上披着玄色长袍,嘴唇苍白,眼神却异常清明,他眯着眼,斜看着沈湄:“你为何在我宫中喧嚣?”

  沈湄:“???”她说话的声音也就比蚊子大一点,她哪里喧嚣了?

  兰香儿适时补刀:“皇太子哥哥,就是她吵了你的休息,你快给她定罪,把她打入大牢!”

  哟呵,这个时候脑子还清醒了,还知道借刀杀人了?

  沈湄冷笑:“我说话的声音可惊扰不了殿下,也不知道哪个‘庶民’在东宫吵闹,简直污染视听。”

  “你!”兰香儿还想再辩,想到楚肖在旁边,多少也收敛了一些。

  “皇太子哥哥,这个女人嚣张的很,香儿不喜欢她,你可一定要帮香儿啊!”

  兰香儿惯是会对楚肖撒娇,楚肖平素里也最吃这一套。

  可楚肖今日却没有顺着兰香儿的意思说下去。

  他谁也没看,不耐烦地冲着小福子低吼:“吵死了,两个都给我丢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沈湄:“今天你把我丢出去,明天不要哭着求我回来,谢谢。”

  楚肖:“呜呜呜我真的错了吗,求求你回来吧QAQ!”

  第34章 消失的皇子(5)

  楚肖醒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皇宫。

  老皇帝闻言,第一时间去东宫送去了慰问,在收获了楚肖无数冷漠的眼神后,嘱咐了几句楚肖保重身体,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东宫。

  老皇帝来之前,兰香儿早就被楚肖的人客气地请回了大国师府,兰香儿全程恍惚,刚刚楚肖看她的眼神十分冷漠,哪怕是她当初退亲的时候,楚肖也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她。

  她隐约感觉到,她在楚肖心中的地位不复从前了。

  东宫的人见兰香儿魂不守舍的样子,暗自发笑,明明是她主动和皇太子退的婚,却还要求皇太子对她百依百顺,从未见过这般不要脸的人!

  国师府的大门已到,东宫的人俯首,看着兰香儿浑浑噩噩地踏进门,才转身离开。

  待东宫的人离开,兰香儿的眼神陡然变得锐利,刚才的失意半点也不存在。

  她走到兰大国师的房间,娇笑道:“爹爹,女儿可是探查过了,那个沈湄是个有真本事的,女儿的这条命,可全都仰仗您了!”

  暗布遮挡住透入房间的光线,四下一片yīn暗,唯有一盏烛火晦朔不明。

  兰大国师的yīn鸷的目光隐藏在黑暗中:“放心吧,孤云斗不过我,他的徒弟,也绝不会是我的对手。”

  沈湄回到小厨房,她的心情十分不美丽,她把001从小黑屋揪出来:“你们大佬把我丢出来了,你知道吗我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扔出去!”

  001哭丧着脸:“你跟我说也没用啊,我也不能做大佬的主!”

  沈湄气结:“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

  001很无助,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意思啊,666咳了一声,伸出拇指搓了搓食指中指。

  001:“……”

  这是在讹他吗!

  001决心拿出自己的尊严:“任务中本来就有很多不可知的因素,你既然受雇于我,就应该主动认真完成任务,而不是一出点什么事就找我抱怨,你不能这样!”

  沈湄失望地把001放下,这个系统好jī贼,一分钱都骗不出来。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看的001心惊胆战,好在沈湄没有继续为难001,转而继续拨弄她刚煮的粥。

  001:“你还是很上心的嘛,这个时候给大佬送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没准大佬会感动的哭起来。”

  “你确定让我给大佬送粥,而不是大佬给我送终吗?”沈湄白了一眼001:“这个时候还要我去招惹他,你是觉得我的命不够长了吗!”

  “那你还鼓捣什么粥啊?”001不解。

  “我饿了,自己吃点不行啊。”这个系统真的太智障了。

  001:“……分我一口,我爱你。”

  “你是在和谁说话?”小厨房外,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沈湄的身子一僵,回过头,楚肖面色不善,伫立在小厨房的门口,像个煞神。

  片刻之前,东宫,楚肖驱散了服侍的太监宫女,独自一人坐在锦被上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