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烂桃花大佬(快穿) 第7章
作者:沈白鲸      更新:2019-01-26 00:21:14

  他蹲下身,轻轻地拍了拍沈湄的后背:“乖乖,不怕不怕,爹爹保护你,绝对不会让那姓白的动你半分!”

  丝毫没有犹豫的相信,让沈湄原来准备的理由都噎在嗓子里。

  甚至都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事。

  她有些试探:“您都不问我发生了什么?”

  沈清池宠溺地摸了摸沈湄的头,女孩儿眼见的泪珠还没散,他笑了笑:“你是我女儿,我自然是不许别人欺负你的。”

  不由分说。

  沈湄鼻子有些酸,她使劲儿地抽了抽,又指着地上的楚肖说了正事儿:“这位公子不知为何晕倒了,您能不能帮我找个大夫给他看看。”

  001:“您真wu||chi,大佬分明是你打的。”

  沈湄:“闭嘴。”

  沈清池的视线落在了楚肖腰带系着的玉佩,羊脂白玉,篆文细楚,眼神暗了一下。

  他对周遭的小太监点了点头,立刻有人帮忙把楚肖抬了起来送进了客房。

  小绿极为有眼力地扶起了沈湄,搀着她回到了房中。

  桌上还有温热的食物,想来是怕自己醒来饿了,方才派人送了食物。

  也恰好发现自己失踪。

  沈湄叹了口气,她本来还想无声无息地潜回来呢,谁知道沈清池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照那个架势,阖府上下早就被翻了一遍,她若是凭空出现,非得被当成鬼怪不可。

  扒了两口粥,并没有什么胃口,小绿奖状连忙为沈湄布菜,手却有些抖。

  沈湄皱了皱眉头。

  小绿扑通一下就跪下了,他得了命令给沈湄送饭,谁知却发现沈湄不在屋中,万一沈湄觉得自己破坏了她的好事,他的小命就jiāo代在这里了。

  见到小绿惶恐的表情,沈湄也猜得出来,这小绿是被打怕了。

  沈湄摆了摆手:“罢了,你去厨房做点补身子的东西给楚公子吧,至于我爹那儿,我会帮你求情。”

  小绿充满感激地看了沈湄,连忙去厨房了。

  沈清池安置好了楚肖,正好见到这一幕,眼见着小绿又被吓了回去,冷言道:“姑娘让你去厨房你便去,做了好了,便不用领罚了。”

  小绿匆匆离去。

  沈清池来问沈湄今日的情形的。

  事关楚家,沈清池还是要来沈湄这里问个明白。

  若是招惹了,虽费些力气,也不能让自家闺女受委屈。

  沈湄还在犹豫是把自己编的那套瞎话告诉沈清池,还是如实相告。

  父女二人对坐半晌,还是小太监却传来消息打断了凝重的气氛——楚肖醒了。

  听到消息,沈湄顾不得沈清池,飞快地冲楚肖的方向奔去。

  那可是她的雇主,万一被自己打成了个傻子,她怎么向001要钱?

  脚下的步子不由更快了。

  沈清池若有所思。

  楚肖醒来见到眼前全是不认识的小太监,面上早就没有了刚才那般招蜂引蝶的样子,薄唇轻抿,带着戒备。

  老太医还在絮絮叨叨:“公子的身子没什么大事,就是不知道为何脾脏虚弱了些,想来是之前留下了病根,我去给你开点补药…”

  沈湄听得心虚,她用灵力把楚肖的脾脏修复,却也不能一时恢复其功能,自然是会虚弱一些。

  但她还是舔着脸,冲楚肖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楚公子,你觉得身子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楚肖是不认识沈湄的。

  士农工商,商人最轻,纵使他们家家财万贯,也抵不过官家轻视的门槛,楚家定居京都,楚肖只参加过一次所谓的华林宴,见过了那些不屑的脸孔,就再也没有参加过如此的宴会了。

  他不认识沈湄,却还是认识沈湄背后的沈清池的,由此也猜得出沈湄的身份——沈清池就那么一个爱女,不是沈湄又是谁?

  楚肖的第一反应,就是老宦官要对付他们楚家。

  眼前的姑娘眉目清秀,贪婪不加掩饰的目光地看着他腰间的玉佩。

  那是楚家的传家玉佩,有了它就等于拥有楚家的巨额财富。

  楚肖的目光更加冷冽。

  沈湄讨了个不快,见楚肖不像有事,又不舍地盯着玉佩看了看。

  好像很值钱啊,也不知道能换几个幻币。

  门口传来嘈杂的声音,小太监在沈清池旁边耳语了几句,沈清池低声吩咐,片刻,两个身材丰满的男女就挤进了小小的屋子,丰rǔ肥臀的女人先扑到楚肖的chuáng边哭:“儿子呀,你怎么样了,那天杀的沈湄是谁,我非杀了她不可!”

  楚参连忙捂住了夫人的嘴,这可是东厂厂公的府邸…

  不要命了这是!

  来人是楚家夫妇,他们得了信,说是楚肖被沈湄打伤,带回了沈府,楚家夫妇爱子心切,也不顾沈清池的身份,便亲自寻了过来。

  沈湄一听就知道是白苑杰gān的好事。

  她前脚把人骂了,后脚白苑杰就去楚家打了小报告,原想着还有个对手,谁知竟这点本事。

  沈湄嗤之以鼻。

  沈湄抽了抽鼻子,眼泪稀里哗啦地往下掉,睁着眼睛开始说瞎话:“楚夫人,您可是真真地冤枉了我,您是不知道,我本来是想带楚公子看大夫的,谁知那白公子非是不肯,还说是我打的楚公子,夫人您看看我,哪儿能打得动楚公子啊,再说了,您问问太医,楚公子可有内伤?”

  001:“……我差点就信了。”

  太医还在旁边站着,听到沈湄点名连忙道:“是了,这位公子身子甚虚,却没有外伤。”

  楚夫人也瞧见了沈湄那瘦弱的身板,再加上沈湄哭的伤心,心中也生出了怀疑。

  人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

  楚参也回过味儿来,平白的自家儿子为何会被沈湄打成重伤?一个小姑娘,和楚肖从未相见,何故向他儿子出手?

  楚参的手心溢出汗水,他怕是被人当了出头鸟。

  不禁对白苑杰恨上了。

  眼下,他只能讨好地冲着沈清池笑了笑:“厂公,既然小儿已经醒了,小民就把他带回楚家好好修养了,他日必定亲自上门,好好感谢沈小姐的一番。”

  他将感谢咬了重音,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沈清池脸色不豫,也没拒绝,算是默认。

  钱嘛,谁都不会嫌多,沈清池本就不是多么清廉正直的人,楚参想要拿钱消灾,他自然不会拦着。

  楚参舒了一口气,能拿钱解决就好,楚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可不能断在沈家,不然他要如何面对楚家的列祖列宗。

  楚肖看到父亲这般,眼中泛上一丝酸楚,沈家如此wu||chi,一点银子怎么会满足?

  楚肖断定沈清池就是想要掏空楚家,而他身为楚家长子,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爹爹因为自己散尽家财?

  他绝不能让沈清池的yīn谋得逞!

  他眼神瞥到沈湄,一个计策闪过了他的脑海。

  他跪在了楚参的面前。

  “爹爹,沈姑娘救了我的性命,孩儿当牛做马也无法回报,肖儿自愿留在沈家,亲自报恩!”

  作者有话要说:

  楚公子的脑回路,与一般人不太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