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上交欢 第70章
作者:不甚了了      更新:2019-01-24 23:20:00

  好吧,战征承认,事实上也是这样。

  战征咬咬牙,“行啊,言清颖你行!真够可以的。”

  “过奖了。”言清颖冲他咧嘴一笑,“我现在要去逛街了,你知道要怎么做了吗?”

  **

  这已经是言清颖进的第三个商场了,她下午正好没课,战征跟在她pi||gu后面,手里拎着一大堆袋子,脖子里还挂着她的卡包,看起来特别滑稽。

  男人本来就不喜欢逛街,战征也一样,逛了这么久,他的脚都开始疼了,可是言清颖却还是像没事儿人一样一直走着,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吼她:“喂,你还要买什么啊!?”

  言清颖回头:“要买鞋。”

  “你不是才买么!?”战征看着自己手里拎着的鞋盒。

  “我乐意,我就买,怎么着了?”言清颖耸耸肩,贱兮兮地看着他。

  “你哪儿来那么多钱啊?”

  “我的好姐夫给的啊~”

  “你——”战征刚想骂她,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小征征——”

  战征还没来得及回头看,那女人就扑上来把他抱住了,身上的香水味儿传进他鼻子里,他微微皱眉。

  “你都好久没有来找我了!”那女人窝在他怀里和他撒娇。

  言清颖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直了,还小征征,恶心不恶心啊。战征手里都是东西,腾不出手来推开她,于是便硬着头皮问道:“那啥,你是哪个?”

  “我是你的小洛洛呀……”那女人在他怀里蹭了蹭,“你不记得我了吗?”

  “哦哦,知道了。你先放开我,热死了。”战征胡乱地应了几声。

  “小征征,你今晚来找我好不好,小洛洛好想你的。”她一脸委屈地看着战征,然后踮起脚来在他耳边chuī了口气。

  战征因为言清颖的事情已经禁欲了很久了,战弦生气了,他也不敢出来胡闹,被她这么一撩拨,浑身燥热,“行,行,晚上哥哥就去找你,你现在先走。”

  其实战征就是稍微应付一下她,这种女人,他如果不答应的话一定是不会走的,她要不走,言清颖不得弄死他,现在是关键时刻,要忍。

  言清颖听了他这句话,直接走上去,用力扯开那个女人,那女人满脸不开心地看着言清颖:“你gān嘛呢!”

  “我gān嘛?我还问你你gān嘛呢!”言清颖气势凌人,“恶心不恶心啊,公众场合。”

  “小征征,这个凶丫头是谁啊?”

  “她是——”

  “我是你大爷!”还没等战征说完,言清颖就把他打断了,“滚,赶紧给我滚,再不滚我揍死你!”

  见言清颖作出要da||ren的姿势,那个小洛洛便落荒而逃,言清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得意地笑了笑,然后回头看向战征。

  “小征征?小洛洛?”她嗤笑,“可以啊你战征……”她一边说一边笑着bī近他,战征被她的眼神吓坏了,步步后退,最后靠在了商场的护栏上。

  “你gān嘛……”战征见她一点儿都没要停下来的意思:“你再过来我喊非礼了啊!!”

  “非礼?”言清颖一边重复他的话,一边抬起膝盖来,朝他腿间用力一顶。

  战征疼得将手里的东西都扔开,然后捂着自己的命根子,“尼玛!!言清颖!!”

  “我让你招蜂引蝶。”言清颖又踢了一脚,这回直接踹到了他手上。

  “wo||cao!”

  言清颖弯下身,捡起了地上的袋子,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拿一块儿巧克力砸了他一下,“回头我就告诉姐夫去!”

  战征在原地疼得团团转,妈蛋,他今儿算是栽了!

  **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战征开车到了言清颖学校的宿舍楼下,然后打了个电话让她下来,言清颖虽然觉得他有病,但是还是下去了,她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战征就跟催命似的,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给她打。

  她站在他车前,打了个哈欠,“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啊?”

  战征不说话,红着眼睛看着他。

  “哎对了,你今晚不用去找你的小洛洛么?”言清颖突然想起来今天白天在商场里碰到的那个女人,不由得调侃他。

  她不说还好,一说战征就火大,直接将言清颖扛起来,把她塞到车里,然后发动了车子,将油门踩到底飚了出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言清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你停车!啊啊啊!!”

  战征不知道开了多久,将车子停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人烟稀少,好像已经不在市区了,他转过头,猩红着眼看了言清颖一眼,然后将她那边的座椅放倒,一脚跨过去,压到了她身上。

  言清颖被他吓到了:“你gān嘛!”

  “gān你。”战征扯了扯自己的衣领。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他将手覆上她的脸蛋,“装什么装啊你,我觉得你也肯定特想我,是不是?”

  “你滚开,我要告诉姐夫!”言清颖威胁他。

  “你告啊,无非就是不给我钱罢了,他不给我钱,给你也一样,你养我……”战征无所谓地笑笑。

  “你无赖——”

  “你第一天知道我无赖啊?”战征说着就伸手去扯她的睡衣,言清颖立马用力挣扎着,抬起手来就要打他。

  “你走开啦!”

  战征用腿压住她的,然后伸手抓住她不停地挥着的手,“你能不能安分点儿?”

  “不能!”言清颖扭着身子,“你快点放开我!”

  战征没办法,只好低头吻住她的唇,他的吻很轻,很柔,一点都不像他平时那么粗bào,言清颖竟然忘记了挣扎,身子也渐渐地软了下来。

  过了大约有一刻钟,战征才放开她,看着她红着脸颊躺在自己身下的样子,满意地笑笑笑。这下她可算是安静了些了。

  他继续脱着她的衣服,手从睡衣的下摆里伸进去,将她的胸衣扯了下来,然后是底裤,最后战战征没耐心了,直接将她的睡衣也脱了,她整个人光溜溜地躺在黑色的座椅上,言清颖看着他满眼的情欲,“你又要qiáng我吗?”

  战征嗤笑,“这哪儿是qiáng你?我这是要疼你,好好疼你——”

  “你hun||dan!”

  “嗯,我hun||dan。”战征抓着她的手放到自己腿间,“乖,帮我脱衣服。”

  “我不!”

  “行,那我自己脱。”战征胡乱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一只手抓住她胸前的一团嫩肉,言清颖一阵战栗,但是还是嘴硬:“你gān嘛不去找你的小洛洛?嗯……”

  战征低下头,含住她胸前的顶端,一边舔弄一边含混不清地对她说:“小洛洛哪儿有你好,再说了,我去找她了,你不得生气了?”

  “你敢……”

  “我不敢,”战征老实地回答,“所以我来找你了啊。”他抓住她的腿,朝着自己的腿间用力一拉,直接侵入了她的身体。

  “啊……”言清颖一个shen||yin,过后又恨恨地对他说:“你就不能轻点儿啊?”

  战征呼吸渐渐重了起来,他搂着言清颖的腰肢,上下将她颠簸起来,一边用力地顶,一边对她说:“不能轻,轻了你就不舒服了,对吧?”

  他一边大力地耸动着,一边说着调戏她的话,当他看到她腿间湿淋淋的时候,不由得爬到她耳边,含住她的耳朵,“宝贝儿,你下面水真多……真嫩……”

  言清颖光溜溜的身子攀附着他,身下被他填得满满的,一丝缝隙都没有留,她喘着气,“你讨厌……你就会欺负人,我一定要给你告状!”

  “行,你告状,都告,没事儿。”他抓住她纤细的腰肢,“在你告之前,得先让我慡一把。”

  他身下的动作越来越大,狠狠地进去,再抽出来,用力地撞击着她内壁的柔嫩。

  “嗯——轻一点…”言清颖抓住他的肩膀。“我疼……”

  “我弄死你……”战征像是拼了全力一样,律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都顶到她的禁地,让她忍不住shen||yin出声。

  待他最后爆发之后,重重地倒在了言清颖的身上,言清颖无力地捶打着他的肩膀:“你起来,好重,压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