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15

都毁灭了,松果也不能没有爸爸。”
  小雅说最后那句话时,语气微微带着试探和期待,以及她内心不为人知的一点点忐忑。
  高杉沉默良久,从衣襟里取出一块手帕包着的条状物,递给小雅,“之前见到松果时,说过会给她带见面礼。”
  “不会又是什么金平糖核桃一类的零嘴吧?”想到从前在下关花柳街时的经历,小雅一边调侃着一边接过,打开手帕,“那丫头被我惯坏了,等闲的东西可不稀……罕……”
  看清手帕里包着的东西是什么,她忽然卡壳。
  那是一支丸玉簪子,和高杉当年送给她的那支紫色的很像,只是颜色不一样,这支是红色的。
  她弯了弯眼睛,笑意柔和:“我说晋先生啊,你送人东西就不能有点新意?”
  “这个给她戴,那支紫色的你自己收着,不许送人。”高杉一脸冷漠言简意赅道。
  小雅忽然把脸凑近高杉,左瞧右瞧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高杉蹙眉,“看什么呢?”
  “这要搁从前,你耳朵就该红了。”小雅脸上像要笑开花一样,“时间真是把杀猪刀,老了萝莉碎了节操,小鲜肉也变成酱肉包。不愧是酱肉包中的战斗包,晋先生脸皮变厚了,嗯?”
  高杉嗤笑一声,唇抿出一个讥诮的弧度:“时间确实是个神奇的东西,昔日的雅大王如今不但老的脸上妆容都快崩了,竟然还学会了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或许有,但老这个词可是愧不敢当,我还梦想着七老八十的时候还能有人为了得到我而找你决斗呢。”小雅看着手帕上的红色丸玉簪,笑容渐渐淡下来,“我把那支簪子给松果时,对她说:‘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喜欢的人,决定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决定和他组建家庭,为他生儿育女……如果有这么一天,你就把簪子戴上’,小丫头当时答应的好好的,转头见到你时立刻就把簪子戴上了,就为了给你看一眼。”她垂下眼,睫毛落下一片阴影:“她想的什么我大概清楚。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我以为我都这样努力了,松果应该可以快快乐乐没有负担的活着,不再像我当年一样受苦,可到头来还是需要她来替我打算为我担心。”
  小雅将簪子用手帕包好,又还给高杉,“还是你亲自给松果吧。这是你送她的礼物,让别人转交的话,她会难过。”
  “听楼下的动静,应该是乱起来了。”小雅站起身,整理一下衣裙,“我一会还有事,先走了。”
  “我也打算离开。酒会都被你搅和了,我没兴趣再对这些人下手。”高杉说着,也站起了身……
  ——这特么就尴尬了。
  小雅穿着十厘米高跟鞋,而高杉穿着平底木屐。
  “晋先生,我送你的增高木屐怎么不见你穿?”无视高杉发黑的脸色,小雅绷着笑脸,一本正经道。
  高杉斜瞟一眼小雅手里细长的女士薄荷烟,缓缓开口反击,“不会抽烟就别装逼。”
  “谁,谁说我不会啊?!”小雅磕磕巴巴道。
  高杉没说话,但不屑的眼神很明显。小雅抿抿唇,狠狠心,将烟嘴送到嘴边——
  “咳……咳咳咳……”刚吸一口,她就被烟呛的肺都要咳出来。“咳……我我我跟你讲啊……咳咳……烟不是什么好玩意!你就抽吧!喝酒抽烟犯中二,等把身体作废了,七老八十不能动弹,我就用轮椅把你推到家康广场,天天让你看着我跟其他老头跳广场舞!!”
  走在前面的高杉没回头,像是根本没听见她在说什么,唇角却几不可见的翘了翘。
  两人走到一楼,大厅里确实已经乱了起来。一名端酒杯的侍从走到小雅身边,将来龙去脉跟小雅讲了一遍。
  原来是银时他们的朋友——长谷川泰三在这里打工,看到一个天人欺负一个参加酒会的地球小姑娘,就端着酒杯从旁经过,“不小心”把香槟洒在天人衣服上,成功解救了小姑娘,也成功吸引了天人的怒火。
  这个天人踩着长谷川的脑袋,让他舔鞋底道歉,刚好被银时瞧见这一幕,于是……
  “该说银时君是个事故体质吗?”虽然小雅把银时带来就是为了让他搅局的,但没想到就算他不打算搅局,也会有别的事让他最后不得不大打出手。
  “与其变得圆滑,不如大闹一场……”小雅回头看着万事屋三人在大厅打架,有点感慨道:“我挺羡慕这种人的,可惜家大业大,行差踏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有时间羡慕蠢货,不如做点更有意义的事。”高杉吐出一口烟,看到头顶一轮满月,愣了愣:“原来今天是……栗名月。”
  “有意义的事……”小雅歪头想了想,“比如?”
  “报仇。”
  “呵……”小雅笑了,“被你发现了啊,本来我要自己去的,你要跟着也无妨。”
  小雅带高杉来到江户某个贫民窟。
  之前刚下过一场雨,石头压着茅草的房顶滴滴答答还在往下渗水;水沟的腥臭味在空气中散播,偶有人走过,惊起一地蚊蝇;站街女穿着坦胸露乳的衣裳,艳俗妆容后是泛着血丝麻木又疲惫的双眼;骨瘦如柴的瘾君子蹲在屋檐下,目光呆滞迷茫,沉醉在转生乡带来的虚幻中……
  这条肮脏的街道来了一对衣着光鲜的男女,竟也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经过一处人家,隐隐听到屋里传来孩童的哭闹。小雅站在门口听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