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13

是不是……一个月份的草莓牛奶就想让阿银我出卖灵魂吗,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再加价值三千日元的巧克力巴菲免费劵。”
  “成交!”一笔生意谈妥后,银时终于摆脱了神乐,被银时扔出去的神乐在空中灵巧的翻了个身,落到小雅身边,还顺手将一块樱花馅的信玄饼塞进嘴里。
  “好了好了,你们先去找日轮玩。”银时把一堆点心盒塞到神乐和新八怀里,在他们身后一推,“我和这人还有点话说。”
  和室恢复安静后,银时直视小雅,表情忽然认真郑重起来。“井下——”
  “错了。”小雅摇了摇食指,“是高杉雅。”
  “……好吧,还没问过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总之还过得去。”小雅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时运这东西从来都不会青睐于我,无论是当年在萩城,还是在下关,亦或是京都,每次当我眼看就要过上好日子时,都会被现实一记狠狠的重锤砸碎所有希望。”她垂下眼,睫羽落下一片弧形的阴影:“我从前一直都觉得自己挺倒霉的,但后来我就明白了,其实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在苦苦的煎熬着,只是每个人的苦法都不一样罢了。既然如此,也就不觉得是煎熬了。”
  银时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那家伙的事,你应该知道的吧?”
  “哪家伙啊?”小雅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皮,明知故问道。
  “啧,你知道是谁啦。”银时挠了挠乱糟糟的后脑勺,“他现在完全在一个很危险的边缘啊,明知前面就是悬崖,他还铁了心的往不归路走,有机会的话……你劝一劝吧。”
  当年村塾三人中,银时扔下利剑,手持木刀大隐于市,为了不再失去任何东西,他守住自家生意安于一隅,将刀尖所在划为自己的国土;桂小太郎心怀希望,冷静思考着是什么原因造就当年那场悲剧,结果得出是幕府的软弱_fu_bai,于是带领爱国志士为推倒旧政府统治、建立新政权而努力;只有高杉,在亲眼目睹因自己的弱小致使同伴弑师后,在亲身感受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后,日日夜夜经受着内心的诘问,步步踏出的,都是悲凉决绝的不归路。
  他也曾在恍惚时问过心中的幻影,他所在的一切是不是错的。
  那人只是笑,和从前一样的清俊风骨,却一句话也不说。
  听了银时的话,小雅沉默良久后,轻轻说了一句,“不会是不归路。”
  “嗯,你说什么?”银时没听清。
  小雅叹了口气,“我是说,人和人是不同的。银时君你呢,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而我和晋先生一样,只做能达到自己目的的事。”
  “不管是做什么,杀戮也好,欺骗也好,背叛亦或者忠诚也好,都不过是手段。也就是说,做这件事是基于我的‘目的’,但这不代表我认为我做的全是对的。”她顿了顿,继续道:“这个世界很多事情不是对错就能分辨的,比如战争,比如政治,比如复仇,比如倒幕。晋先生他弄脏自己的手,这也无可厚非,因为这件事有他做了,别人就不用再做了。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的。”
  ***
  半个月后,江户鹿鸣馆。
  “雅雅雅雅雅大王……”身着西装的银时哆哆嗦嗦躲在小雅身后,看小雅将邀请函递给门口的侍从。“你你你没说过是这种酒会啊……”
  放眼望去,华丽大厅里一大半人都是江户的政界高层和他们的妻子儿女,一小半是国宝级艺术家,还有几个是现如今炙手可热的明星。要是能在这儿扔一颗炸弹,假发期待的江户黎明说不定立刻就到来了……
  所以说这群平时只能在新闻里见到的“国家支柱”们不在重重保镖包围的豪宅里吹空调,跑到这里开什么酒会?!!
  银时已经预料到今晚不会太平,想打退堂鼓,悄悄转身要溜走时就被新八和神乐一人搭上一边肩膀,强制性的押进大厅。
  大厅里那么多好吃的,有的他们都没见过。神乐眼睛都冒出绿光了,新八都把保鲜盒带来了。
  “看你家孩子都这么淡定,你这个大家长到底行不行啊?”小雅挑起眉,微微上挑的大丹凤眼里满是揶揄,“不要怂就是干啊~”
  “阿银我跟你讲,千万不要怀疑一个男人不行,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银时虚张声势的挺起胸昂首大步往前走,刚走没两步又怂了,“还是让我回去吧阿银我不想再当通缉犯了不不不要拽着我头发啊啊啊——”
  “咦,银桑,那不是结野主播吗?”新八指着大厅里的一个角落。
  “哪里哪里?”立即精神起来的银时搭起眼棚,“哇真的是啊,我去要签名!”话音刚落,他就跑没影了。
  “实在抱歉,雅小姐。”好少年新八替自家不省心的大人道歉,“明明说好银桑做你舞伴的……”
  小雅摇头,宽慰道:“没关系,我也不是来跳舞的。”
  “只是……气氛有点奇怪……”新八环顾了一下四周,被他看到的贵妇小姐们立刻转头不再看他们,准确来说是不再看小雅,只是窃窃私语没有停过。
  小雅勾起唇角,眼神轻蔑,“不用在意她们,不过是一群浪费国家财政的蛀虫,被当做联姻工具和生产工具也是咎由自取。”
  新八愣了愣,因为他听见那几个贵妇窃窃私语到底在说什么。
  “我家先生总挂在嘴边的情报女王就是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