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08

还是自己的。
  换句话说,这些年她都非常努力的公器私用,试图把公家的变成自己的。要是幕府觉悟够高,也来一个反腐倡廉活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她揪出来。
  吉原虽坐落在江户,却早已经不属于幕府。吉原的主人夜王凤仙是个说一不二的霸道人,不可能允许别的势力将手伸到他面前。
  只是他的地位看似无人可以撼动,事实上却岌岌可危,上有天道众压制,旁有春雨虎视眈眈,其他势力暗中小动作不断,建立完整情报线,对幕府和夜王而言是一件双赢的事。
  小雅和定定公谈过后,直接被送入吉原,除了一个公派员的身份,她什么也没有。
  是日轮接待的小雅。游女的和服为了好脱和诱惑,较普通和服布料软和轻薄很多,看上去不太板正,而且结打在腰前,当时小雅却在身后打着规整的太鼓结,将一身花哨的游女衣穿出优雅妥帖的贵族范。她正对着日轮坐在榻榻米上,腰背挺直,下颌微收,左袖盖在右袖上,日落眼力很好,一眼就瞧出了门道。
  “鹈野姑娘从前是艺伎吧。”日轮叹了口气,“和外面不同,吉原的艺伎和游女早已没什么区别,都是用身体换取生存空间罢了,鹈野姑娘的坚持没什么意义。这里的女人……都是游女。”
  “怎么会没有意义?”小雅摇头,微微翘起唇角,眼神是不同于吉原游女们的自信明亮,她知道,只有自己露出这种眼神,才最有可能撼动这些绝望的笼中之鸟。“这样的标准坐姿会时时刻刻提醒我,进来时我是什么样,出去时我还是什么样。”
  日轮同样也有双极美的眼睛,不同于小雅刻意展现出来想给人看到的眼神,她的眼神是一如既往的坚定。那是一双不会被困顿和黑暗磨灭光彩的眼睛,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是在漫漫长夜里永不西垂的太阳。
  “鹈野姑娘是觉得这里狭窄闭塞,可世间就如一个牢笼,从这里出去,也只是进入了一个更大的牢笼而已。”
  “如果把金鱼放进河里,几年后他们与普通的鲤鱼无异,但是也有鲤鱼跃龙门成了真龙。”小雅歪歪头,笑道:“我不会说我能挣脱牢笼这样的大话,存活于世,就必定受到各种条条框框的限制。但即使身馅牢笼之内,我也希望我的牢笼更大,大到能让我随意展翅翱翔。”
  “我期待鹈野姑娘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若真有那一天……”日轮顿了顿,似有感慨般继续道:“或许那时我们这群笼中之鸟也能找到重见天日的希望。”
  紧接着是来自幕府官员和夜王凤仙的试探,是各种势力不怀好意的眼神。她像一名战士,用看不见的盔甲武装自己。为了换取幕府和定定公的信任,也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小雅到底喝下了那碗落胎药。
  当周围终于没有人在时,她把脸浸在盛满热水的浴桶里,蜷缩着身子,连哭都要压抑着,连眼泪都不敢流,因为政府派来监视的人就跟她隔着一层薄薄的障子门。沐浴后她画了妆,挽了松松的髻,换了一身衣裳,是层层叠叠贵重却也轻薄的和服,她拿着腰带看了一会,最终将结打在了身前。
  她缓缓推开房间门,门外站着十来个幕府和吉原送来的、需要她“□□”的女孩子,她们等在门前,有看上去安静乖巧的,也有眼珠咕噜噜转、一副精明样子的。
  小雅挑起眼尾,红唇渐渐绽开一个不带感情的笑容。
  “欢迎你们加入雅军。”
  “从今天开始,你们都叫小灯笼。”
  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
  从萩城,到下关,再到吉原。人可以犯错,但不要超过两次。
  她不相信,第三次自己还会失败。
  ***
  “鹈野姐,你在吗?”
  有人轻轻敲了敲小雅的房门,松果歪了歪头,动作和小雅卖萌时如出一辙,“妈妈,有人找你诶,那我出去玩了哦。”
  “去吧,要是谁为难你记得喊你月咏阿姨。”
  在‘出门基本靠走,传话基本靠吼’的吉原,能提供给孩子的玩乐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松果眼珠子一转,瞬间找到了消磨时间的好法子。
  这个法子,是一个浑身脏兮兮、头发像草窝的男孩。
  这个男孩出现在吉原有一段时间了,他坚定的认为日轮是他妈妈,每次都会拿一些钱交给楼下的打手大叔,让他们帮忙攒着,好有朝一日见到日轮。
  其实松果知道,他给大叔的那些钱,都被他们买酒了,根本没帮他攒起来。
  “嗨!”松果从身后拍了下男孩的肩膀,看到男孩被她吓了一跳,等男孩转过身,她挂上一脸无害的笑容,道:“我还没在吉原见过和我同龄的男孩子呢,我叫高杉松果,你叫什么?”
  师从雅大王的谈话技巧,在男孩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松果无声无息的套出了他的名字来历等等一系列个人信息。
  这个叫晴太的男孩甚至把他为了见到妈妈想尽办法弄钱的来路都告诉她了。
  “偷的?!!”松果眼睛瞪大,“这……这不太好吧?”
  “我……我知道,可是,可是……”晴太抿了抿嘴角,握拳道:“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妈妈,不管用什么方式!”
  “那个……我知道你的难处啦,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松果左右瞅了瞅,看周围没人,踌躇了一下,吞吞吐吐道:“其实我听说歌舞伎町有个武士人傻钱多,你可以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