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03

会。”她摇摇头,倚墙轻笑,“与其日后让她从别的地方听说些什么,心里记恨背后捅我一刀,不如现在就划出道来,到底站在道里还是道外,逼她做出选择。如果她选择我,那么皆大欢喜,从前的事她不释然也得释然;如果选择了别人……”她眯了眯眼睛,瞳孔深不见底,唇角笑意凉薄:“我又不是只有她一个选择。”
  “你真不是个好人。”怪人下定论道。
  “和幕府一样,把我这个弱女子当做人质引高杉晋助上钩的您也不是什么好人。”小雅尾音微微上扬:“我说的不对吗,人斩——河上万齐先生?”
  武士愣了愣,抬起眼皮看着小雅,“你知道在下是谁?”
  “我有自己的情报来源,毕竟,您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小雅站起身,向隔壁牢房走近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河上万齐,目光森凉:“你想杀高杉晋助?”
  “那样的恶徒不该死吗?”说着这句话的河上万齐眼神平静无波。
  “那我这种两面三刀肚子里全是鬼蜮伎俩的人该死吗?”
  河上万齐没接话,小雅苦笑着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伸开双臂:“你那把三味线里藏着刀吧?来,朝这里捅。”
  “很奇怪。”河上万齐忽然说道,像是在倾听什么一般,他缓缓开口:“你的音乐很奇怪,宫廷交响舞曲综合歌剧的华丽张扬风格,重重叠叠的_he_xian几乎把主旋律盖过,你的主旋律……唔……完全不搭调的二胡曲?怎么听上去这么沉重悲怆,偶尔还会有撕心裂肺的颤音……”
  小雅忽然像泄了一口气般,她转身坐回草席上,背对着河上万齐,无论他说什么都一言不发。
  被看穿的她现在不想说话。
  她摸了摸自己小腹,快四个月了,马上……就该显怀了,她还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如果是女孩,大概长得像爸爸,绿眼睛,白皮肤,直头发,挺好看的,就是性子别随爸爸那么拧巴就好了;如果是男孩,长相一定随她,性子也像她,唔……这么完美他日后还能找到老婆吗……
  想着想着,明明该微笑,她却捂住了脸。
  湿了眼眶,却无论如何都不想让眼泪落下来。
  ***
  第二天,纱乃又来探监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纱乃眼神冷的直往外冒冰碴。
  “我在下关留下的线你可以随便用。”小雅也不卖关子,“只要花柳界能封杀小灯笼。我要让她名誉彻底扫地,遭到世家贵族嫌恶无路可走,如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是她泄的密?花柳街的规矩你没教过她吗?”
  “利字当头,有多少人能顶得住诱惑信守承诺?”小雅语气平淡,这种事情她见过太多。
  “你事你怎么不找堺屋妈妈?明明你们关系更好吧,知道你入狱,她着急的快疯了。”
  “小灯笼首先是堺屋的小灯笼。”小雅勾起唇角,笑意微嘲:“一个是退圈的前花魁,一个是冉冉升起的新星、能指望着养老的‘女儿’,她会心向着谁?纱乃,哪怕我跟堺屋妈妈的交情再好,我也不敢赌人性。”
  纱乃漫不经心的扯扯嘴角,“那你就不怕我背叛?”
  “当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成为你未来前进的障碍,你不想把她在羽翼未丰前把她铲除吗?我说过我会把刀给你,现在刀尖对准的,该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纱乃不在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小雅,一个目光冷然,一个笑而不语,几秒钟后,纱乃妥协。
  “行,这次我帮你,算你欠我的,这人情日后我可是会讨回来的。”
  小雅从善如流:“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你还想再借,老娘告诉你,日后你有多远滚多远,老娘不想再见到你!”
  小雅继续从善如流:“好,那就不还了。”
  “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纱乃气的不行,又说不过小雅,只能跺跺脚拂袖而去。
  纱乃答应帮忙,可惜小雅却欣赏不到效果,当天下午,她就被押送到了江户。
  她以为会坐囚车,没想到江户那边直接开了小型飞船。平生第一次做飞船,竟然是在身为阶下囚的情况下。至于想通过小雅见一见高杉的河上万齐算是打错了算盘。
  小雅此时尚且不知,她之后的经历,将会是她这一生的噩梦。
作者有话要说:  困……明天再捉虫吧_(:з)∠)_
祝大家粽子节快乐,我不想吃粽子,我想尝一尝黑驴蹄子肿么办【好像哪里不对
顺便问大家一个问题,我想开momo那篇,有将近二十章存稿,然而这篇文还没完结,存稿用光后就得_shuang_kai但是呢时间又不够用我好纠结啊我该怎么办【抓头发

  ☆、隙中行

  
  上了飞船,小雅被单独关押起来。关押她的舱室没有灯,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黑屋,供暖也不太好。如今是冬天,她唯一担心自己感冒会引发哮喘,治疗哮喘的药物不知道会不会对胎儿不好。为了保暖,她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
  舱室不太隔音,门外时不时有脚步声传来,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三五个小时,也许是半天,迷迷糊糊打着瞌睡的小雅忽然被门外的动静惊醒。
  先是金属敲击摩擦的声响,叮叮咣咣,刀兵相见,间或夹杂几声男人的咒骂和惨叫。
  门外声响渐渐消失,小雅站起身走到门前,握住门把手,一瞬间迟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