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02

读者“那个梦”,灌溉营养液 5 2017-05-05 11:02:47读者“_(:з)∠)_”,灌溉营养液 1 2017-04-21 01:03:17

  ☆、心声藏

  
  在狱中见到小雅,尤其是看她过得还不错,纱乃是有一点懵逼的。
  最初得知小雅被捕,纱乃一边在心里嘲笑小雅,一边口是心非的为探监用了不少手段。奈何这一次看管极严,十来天没能见到人,纱乃还以为她会在监狱里吃不少苦头。
  谁知道人家不但好好的,看狱友和狱卒尊敬的态度,俨然是把她当做人生导师了。
  “……你又做了什么?”纱乃眼神复杂。
  “知道哪些职业是可以被称作sensi(先生)的吗?”没等纱乃回答,小雅继续道:“教师、律师、医生这三类,因予人帮助指导正途而受人尊敬,钱财名利决定社会地位,但这三类人,即使穷困潦倒,只要行的端做的正,就当得起别人一句恭敬的‘先生’。”
  纱乃听的似懂非懂,但听着她的话总觉得有点感动有点燃。
  “我身陷囹圄,也并非医者,律师和医生都不适合我。”小雅压低声音,弯弯的眉眼带着一丝狡黠,“还是_xi_nao这件事更适合我。”
  _xi_nao……
  纱乃抽了抽嘴角,总觉得自己的感动全都喂了狗。
  “现在外面怎么样?”小雅问。
  “一个词形容——风雨飘摇。”纱乃扯扯嘴角,“外面很多人都想进来找你,还有世子殿下,他都快急疯了,差点要硬闯监牢。攘夷军败了,长州受重创,还是面临废藩置县的关头,已经经不起一点折腾。你可是幕府授意逮捕的人,幸好有藩主拦住世子把他押回萩城,不然他就闯大祸了。”
  “被通缉的攘夷军头领呢?”
  “没抓到。政府颁布的《禁刀令》,现在只要是佩刀的,都会被当做攘夷浪士猎杀,想躲避追踪就要扔下刀,但扔了刀遇敌时又没法保护自己,他们处境堪忧。”纱乃探究的目光落在小雅身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特意点名要见我?”
  “我找你来呢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小雅垂下眼睛,睫羽轻轻落下一片阴影,“总觉得我这好日子不会太久,过一阵我可能会被押送到江户,那边可能会拿我当人质引晋先生出现。以后可能没机会再见到你,在离开下关之前,我想告诉你件事。”她微微抬眸,纱乃愣了愣,她从没见过小雅这么坦诚的模样。
  “我总想着要亲口告诉你,总好过你在别人那里听说了。”小雅顿了顿,又缓缓开口,“当年,是我把那个男人的尸体埋进你家院子的。”
  话音未落,纱乃却浑身似被电击过一般,她觉得自己的耳朵亦或是脑袋出了毛病,要不然为什么忽然听不懂小雅在说什么了。
  好半晌,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所以,我这些年过得这么惨,都是拜你所赐?”她艰难的开口,指尖都在颤抖,“为什么?”
  小雅低着头没说话。
  纱乃半天没等到小雅回复,转身拂袖而去。
  黑暗中,小雅却勾起了唇角,在心里默默数了五十下,再次听到甬道里的脚步声时,她抬起头,眼神中带着了然。
  “差点又被你骗了。”纱乃冷冷道:“你鹈野一装可怜准是在坑人。”
  “我真没说谎。”小雅摇摇头,眼神真诚,真诚的让纱乃想揍她一顿,“要我回忆一下那个尸体是怎么埋到你家院子的吗?这得从那个院子的归属说起,想当年啊我爸还是萩城町奉行……”
  “够了别说了!”纱乃扯脖子吼了一句,隔壁牢房打瞌睡的狱友似乎被吵醒,睁开一只眼睛暼了纱乃一眼。纱乃咬咬牙,压低声音,“你特么告诉我这些到底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作为朋友,我想亲口告诉你,而不是有一天你从别人那里听说这件事。”小雅抬起下颌,眼尾微微挑起,目光看上去有几分凌厉,“但是我不后悔,也不会有任何歉疚。就像你父母选择你弟弟却放弃你一样,他们当初选择追随江户的井下本家而打压我和我母亲,就注定要面对来自于我的报复。”
  “同样,如果你想要为自己报仇,我接受。我把刀递给你,是把刀尖对准我,还是从此以后对准我们共同的敌人,这由你决定。”
  “纱乃,你的选择是什么?”
  纱乃默立良久后转身离去,这一次她没有再回来,隔壁被吵醒的狱友嗤笑一声,“我看她不会再回来了。”
  小雅笑了笑,眼神讳莫如深,道:“也许吧。”早已经和家人离心的纱乃会怎样选择,她也很想知道。
  “既然有求于人,为什么还要跟那女孩这么说,施恩不比结仇强吗?”
  “武士大人难道是在好奇?”小雅目光转了转,落在隔壁武士身上。
  和小雅同一天入狱的武士有一头半长不短的头发,在脑后梳成一条马尾。他穿着旧衣裳,身边放着一把三味线,却从来没听他弹过。
  平时给狱友和狱卒讲课,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狱中众人对小雅越来越尊敬,也不见他有些微动容。
  这是个怪人。
  “我确实好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怪人说道。
  “很简单。”小雅叹口气,看似不太认真的语气里却有一丝不易觉察的黯然,“我不会再给‘自己人’背叛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