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01

掉自己上位,你也做的太早了点,手里还没握住多少东西就想号令群雄起兵谋反?”小雅目光中带着了然,“你为出卖我找的借口只是一部分原因,你真正想要的,是依靠花柳接建立起的下关情报网吧。”
  小灯笼脸色变了变,“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作为我唯一的‘妹妹’,我要是出事了,我在花柳街经营的一切,就算你不争取,堺屋妈妈和忠于我的姐妹们也会给你撕过来,前提是——整个花柳街没人知道是你出卖了我。”
  “本来我也只是猜测有人告发了我,并没有彻底锁定是你,小灯笼,是你自己蠢到故意暴露。”小雅勾起唇角,似笑非笑道:“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巴巴跑到监狱秀存在感,我会让我的敌人至死都感激我。你还是太嫩了点。”
  小灯笼眼神有一瞬间游离,随即又变得坚定,“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毕竟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能来探监,我这次出门也是找了其他借口。”她唇角翘起,看上去有几分得意,“我不会给你东山再起的机会。”
  小雅叹了口气。
  “知道吗,我一直都觉得人之初性本恶才是真理。刚出生的孩子都有一种纯粹的破坏欲——拆玩具,撕纸,踩死蚂蚁破坏蚁窝,折磨小动物等等——人一开始都是不懂事的,是通过学习才明白了克制。”
  她落在小灯笼身上的目光似怜悯,又似自责。
  “一直以来我教你的都是阴谋鬼蜮伎俩,却忘了告诉你这些都不是长路,治业如治国,终究还是要昂首挺胸正大光明。”
  她站起身,一步步逼近小灯笼,脸庞尚未颓尽青涩的女孩明明知道有栏杆隔着,却还是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
  只听小雅一字一顿道:“小灯笼,这场牢狱之灾就当是对我没能认真教导你的惩罚,但是接下来的路,咱们走着瞧。”
  ***
  小灯笼走后没多久,狱卒送来了今天的牢饭。小雅蹲在栏杆后面,目光落在栏杆外那盘有点酸馊的饭团上,看了老半天,最终还是嫌弃的偏过头,一手捂住嘴,一手将盘子推远。
  就算饭团上有梅干,那也是变质的梅干饭团。她现在吃正常的东西都会有孕吐反应,更别说变质的食物。
  送饭的狱卒斜眼瞅着小雅,没好气道:“一天就这一顿,上面交代过你还有用,不能让你死了,你要是绝食,就别怪我到时候硬塞了。”
  小雅也不生气,对狱卒招招手,笑吟吟道:“哎大哥,您贵姓啊?”
  狱卒没理会她。
  “看大哥这年纪,怎么着也能混上个小主管啊,为什么还在干送饭打杂的活?”小雅丝毫没被狱卒无视的态度打击到,继续努力搭话。
  “到底吃不吃,不吃我端走了。”狱卒冷着脸端起盘子。
  “听说你们监狱长一到这个季节犯鼻炎?”小雅倚着栏杆,手指一绕一绕的卷着头发稍,“安冈有个老先生治鼻炎的偏方特别管用,可惜他有二十多年不出世了。”
  狱卒等了半天没等小雅继续说,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怎么才能找到他?”
  小雅用下巴点点盘子,“我要苹果,还要一杯柠檬汁。”
  狱卒不到一刻钟就弄来了苹果和柠檬汁,还有新的梅干饭团和几块肉干,小雅对他的效率表示很满意,就没有继续吊他的胃口。
  “那老先生前一阵去世了,偏方传到了他孙子手里,他那孙子看不上这东西,成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因为偷窃被抓起来了,又没钱贿赂狱卒,在监狱里过得挺凄凉。”小雅就说到这,接下来怎么把偏方忽悠到手怎么和同事打招呼协调那就是狱卒自己的事了。
  这狱卒果然是个效率达人,第三天再看到时,他已经升为这片监狱的小组长了。因为提点之恩,小雅的待遇直线上升,就连牢房位置,也从阴冷的小偏隅换到了有人气的地方,周围多了不少“邻居”,有因为偷情被抓的寡妇,也有写政治诗落狱的文人。
  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小雅开始教没读过书的“邻居”认字。吉田松阳在松下村塾讲《孟子》、讲性善论;她却一边教狱友们认字,一边给他们讲《荀子》的性恶论,讲《劝学》,讲“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讲怎么“克制”。
  从一开始没人愿意听,到所有人听的津津有味,狱卒们甚至会尊称小雅一声“老师”,其实只过去十天。
  十天前,小雅提出第一个要求——一个苹果和一杯柠檬汁。
  十天后,她向狱卒提出第二个要求:
  “我想见一个人,她是花柳街的艺伎——纱乃。”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名字又叫——你爸爸永远都是你爸爸
以及松下村塾的传统——监狱里好为人师,哪怕雅大王是个不在编制的,也继承了这个优良传统_(:з)∠)_
——————————
谢谢以下读者的支持~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 20:10:48
_(:з)∠)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01:44:46
山鸡四发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13:34:54
读者“臘堂姘”,灌溉营养液 10 2017-05-11 21:52:03
读者“那个梦”,灌溉营养液 5 2017-05-05 11:3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