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00

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2 16:21:35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2 21:09:36
山鸡四发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4 16:46:36
潇潇暮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9 11:34:15
_(:з)∠)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27 19:09:56
凉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3 09:01:30
16013352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9 22:54:18
_(:з)∠)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4-26 10:52:37
读者“那个梦”,灌溉营养液 5 2017-05-05 11:31:33
读者“那个梦”,灌溉营养液 5 2017-05-05 11:02:47
读者“_(:з)∠)_”,灌溉营养液 1 2017-04-21 01:03:17读者“”,灌溉营养液 80 2017-03-12 16:49:03

  ☆、为人师

  
  幽长的甬道里,传来艺伎木屐踏在水泥地上的特殊声响,咔嗒咔嗒,叮铃叮铃,在一片死寂的牢房一隅,回音显得尤为诡异。
  狭窄矮小的地底牢室阴冷又昏暗,地上仅铺了一块带着霉味的发潮草席,坐在草席上的小雅抬起头,微微凌乱的卷发从脸颊旁滑下。
  “小灯笼,听妈妈说你升格了,恭喜。”她慢条斯理的伸手整理着鬓角的发丝,勾了勾唇角,上扬的弧度略有几分嘲讽:“我被关进来整整两天,没有一个人来探望过我,如今只有你来了,不愧是我教导过的‘好妹妹’。”
  “是鹈野姐人缘太差了。”身着振袖和服、身后打着实习艺伎半结带的小灯笼歪歪头,女孩的脸如今尚带几分稚嫩,完整的妆容却将将掩盖住这份青涩,勾勒涂抹出几分不太协调的成熟。
  “我这个人缺点很多,其中一个就是从来不喜欢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说好听了是自信,说不好听其实就是自负。”小雅语气轻飘飘的,落在小灯笼身上的目光看似温柔,甚至还带着三分笑意,“你说,当别人都进不来而唯有你能进来时,你这份‘独一无二’是不是不太正常?”
  距离小雅被逮捕已经过去整整两天,这两天里她认识的人一次也没来探视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1、她被捕的消息被谁压下,她认识的人不知道这件事;2、所有的探视请求被拒绝。
  第一个可以排除,因为她被逮捕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而且堺屋妈妈知道她的行踪,出去扫个墓再没回去,堺屋妈妈肯定会找她,只要上街一打听就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那就只剩下另一种可能——监狱禁止探视。在这种情况下,小灯笼却能进来,要么是她有特殊的人脉渠道,要么——她就是告密者。
  知道小雅和高杉在一起的人不少,但在下关这地界,知道的人都是“自己人”,现在看小灯笼的来意,基本可以确定答案是后者。
  “鹈野姐,何必把话说得这么委婉,直接说你猜出我是告密者不就行了。”小灯笼也笑了,她的笑容里却有几分快意,“你大概不知道,自从你离开花柳街后,我过得很不好。”
  “我的姐姐是堺屋鹈野,是花柳街头牌舞伎,可还未等更襟就退隐了,你是不在乎业界名声,但是我在乎!有一个无缘无故忽然退隐的姐姐会是我永远的污点!”
  “还有你的那些竞争对手,你挡了她们的路,她们对你怨恨在心,你走后她们竟然把怨恨转移到了我身上。”小灯笼伸出双手,手心朝上,“艺伎的手有多重要,鹈野姐你是知道的,而我这双手却差点被她们毁了。”
  斟茶倒水,弹琴跳舞,这些都得靠艺伎一双手。之前被那些前辈强迫着用手心接滚烫的茶水和烟灰、差点毁了小灯笼的艺伎生涯时,小灯笼就发誓,所有让她陷入此等境地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鹈野姐,我给过你机会的。佳枝姐姐难产时我给你寄了信,如果你收到信后马上回下关,我就决定不举报你。”小灯笼笑了笑,这笑容仿佛含着针尖:“但是从你收到信到启程回下关,我算过的,中间隔了好几天。问你原因,你却只说有事耽搁了,什么事能比佳枝姐的生死还重要?”
  小灯笼眼神落下,冰冷冷罩在小雅身上,她有些不解——这个曾经的姐姐身陷囹圄,落魄如斯,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笔直的腰背和优雅的坐姿?
  她的左袖盖在右袖上,跪坐在草席上,从下往上看去,腰到颈再到头连成一条优美婉约的线,和从前参加任何一场茶道会一样,不像是阶下囚,反而像是精舍中等待香茶的名门女公子。
  井下雅的骄傲似乎与生俱来,永不为雨欺霜冻而弯折,像天鹅,也像这漆黑牢狱里唯一的光。
  真是令人嫉妒畏惧却也钦佩的骄傲。
  小灯笼收回有些复杂的眼神,她怕面对这样的骄傲,自己会心虚。“鹈野姐,你这样冷漠自私的领导者,就算能力再强,我也不想做你的手下,我怕有一天会被你当做弃子——”
  小雅忽然笑出声,打断了小灯笼脑子里千百个借口。
  “小灯笼,就算想把前主子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