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96

里没能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小雅倒也没觉得失落,这种情况也在她预料之中。一个月后,由宫内省官员举荐,她终于见到和宫降嫁的主角——和宫亲子内亲王。
  “和宫大人,贵安。”
  十二岁的女孩子,屏退左右独自坐在和室中看书,小雅行礼时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眼睛却又粘在了面前的木制书几上。
  “和宫大人看的是《徒然草》?”小公举不喜欢说话,为了不冷场,只能小雅主动了。坐下身前她扫过一眼书几,看到了书页上的字,“这本书倒是有意思极了。”
  “确实挺有意思的。”和宫亲子内亲王面无表情道:“‘世上万事皆非,没必要在意,也不值得期盼。’这句话简直说到我心坎里去。”
  “和宫大人和外界传言的不一样呢。不少人都说,和宫大人是个被娇纵坏的小姑娘,现在想来,世人言语多有不尽不实之处。”
  “‘世间的谎言纷纭不绝,若能等闲视之,则终归不为所惑。’”和宫又一次用书中的句子回小雅。
  小雅似笑非笑的抬眸,“如果大人当真觉得世上万事皆非,为什么要亲自选随侍女官?接受御所的安排不好吗?”
  和宫终于抬起头,正眼看过小雅后她皱了皱眉,“不行,你不合格。”
  “我能知道原因吗?”
  小姑娘斟酌了一下语句,缓缓道:“你长得好看,但我不需要太好看的人。万一嫁到江户后我丈夫看上你怎么办?他要是个比较荒唐的人,非要跟你困觉,我是该嫉妒你折磨你打压你,还是该为了讨好丈夫把你献给他?”
  ……困……觉……
  和宫大人你是高贵的皇妹啊,谁教会你这些的?!!
  小雅差点笑喷,这小姑娘真是个耿直girl,但是脾气看上去很好。“那就没办法了,我就当这次是来长长见识。毕竟和宫大人身份高贵,寻常是见不到的,所以请您先不要赶我走。”
  “你把我当博古架上的瓷器名画了吗?”和宫又一次皱眉,“算了,随便你。”
  “博古架上的瓷器名画可没有您生动有趣。”小雅目光落在和宫身前的书几上,像念诗一样,用轻缓婉转而又古典悠长的京都腔背出书中的一句话,“‘发皎洁之光而令人一望千里的明月,不如期盼了一夜,到天快亮时才姗姗而来的月有意味。’和宫大人,于我而言,您就是姗姗而来的月亮呢。”
  “你的奉承太明显了。”
  “是奉承,却也不全是奉承。”小雅笑了笑,“为了见您,我辛苦准备一个月,虽然结果不尽人意,但这等待过程中学到的东西却能让我一生受益匪浅;而您这个‘月亮’也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和宫大人,您,其实不甘心吧?”
  听宫内省官员之前介绍和宫亲子内亲王的经历,这个女孩六岁时与有栖川宫炽仁亲王订婚,如今因“公武合体”又与亲王退婚,转而和德川家议亲。政治就是一滩浑水,下水的人无论是谁都得沾一身烂泥,身为天家之女,不得不接受政治联姻的和宫内亲王也一样,不过是掌权者的道具罢了。
  所以她悲观,总觉得‘世上万事皆非,没必要在意,也不值得期盼。’,但她心底又有一簇小火苗,执意亲自选女官,而不是绝对的听从安排,也是这簇叛逆的小火苗在作祟。
  对于如何把握人的心理,如何迅速抓住对方弱点,如何扮演目标最喜欢相处的类型,这几年见过的奇葩多了,小雅也算是驾轻就熟。和宫内亲王再早熟,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谁早熟能早熟得过小雅?
  和宫没说话,只是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小雅,眼神毫无掩饰,“你这个人很有意思,其他举荐上来的贵女见到我,要不就是太在意家族和身份高低而过于局促,要不就是故作慈祥的把我当小孩哄着,只有你不太一样。”她顿了顿,问道:“我记得你是藤田大人家的养女……你叫什么名来着?”
  “闻弦。”小雅说出自己的化名。
  “闻弦歌而知雅意,你不会有个妹妹叫‘知雅’吧?”和宫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真相了。
  “名字和皮囊一样,外在都不过是虚妄。”小雅一脸世外高人状,毫不心虚道:“和宫大人要是觉得闻弦这个名字不好听,我也可以改成知雅。”
  “虽然外在都是虚妄,但你的皮囊还是有点过了。”和宫依旧面无表情,一副三无少女的模样,“虽然我不会带你去江户,但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看的书似乎也不少,能跟我说得上话。离我成年还有三四年,这段时间允你在我身边做个女官,我是个崇尚等价交换的人,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向我提。”
  小公举是个耿直的爽快人,小雅干脆也不跟她绕圈子,“我有一些想见的_gao_guan,劳烦和宫大人代为引荐。”
  “就这点事吗?没问题,我可以把你介绍给那些_gao_guan夫人们。”
  与未来御台所的相处比小雅想象中顺利得多。小姑娘年纪小,却没有熊孩子一身难管教的毛病,性子方面又很直接,是个说一不二的人,除了偶尔比较悲观外可以说挑不出任何毛病。
  小公举对小雅也比较满意,毕竟艺伎专业讨人喜欢一百年,小雅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哄好一个没怎么出过门的早熟少女还是比较简单的,要不是小公举不满意小雅的脸,觉得这张脸会给她带来麻烦,估计随侍江户的女官就可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