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94


  “不好。”
  “你打算玩到什么时候?”小雅闭着眼睛,哑着嗓子问道。
  高杉一脸冷漠:“等你学会游泳的时候。”
  “不可能学会的吧,你真的有在教我游泳?”
  “你对我的教学有什么意见?”高杉挑挑眉。“是不喜欢这个姿势吗?那我们再换一个。”
  小雅:“……”
  衣冠禽兽,人形牲口!
  隐忍破碎的低吟,急促的喘息,泉水搅动水花溅起的叮咚清音,草丛间的虫鸣,风吹过树叶的簌簌声响……这方寸之地,静谧也热闹。
  高杉到底还是在小雅学会游泳前放过了她,最后是怎么回营地的她完全不知道,反正她直接在温泉里睡着了,熟睡程度就算天人打来估计都不会将她吵醒。
  小雅醒来时,高杉就躺在她身边,双手抱着她,睡得很熟的样子,唇角微微翘着,不知做了什么好梦。
  认识这么久,还是觉得这人长得真好看~
  小雅凑近去看高杉的脸。晨光溜进营帐中,睡着的青年脸部线条在澄澈的暖阳中显得极为柔和,那双明锐如刀锋的眼睛此刻正阖着,睫羽微垂,化去平日里不少戾气。
  小雅忽然发现,高杉的睫毛还挺长。没忍住偷偷伸出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他的睫毛,她玩得挺嗨。
  似乎感觉到眼睛上的痒,高杉悠悠醒转,却还未清醒,迷迷糊糊道:“小雅,别闹……”
  声音微哑,还带着点不易察觉的温柔和软。
  小雅心里忽然泛起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就像是冰冷的外壳忽然被融化出一条小小的缝隙,坚硬的堡垒撬开些许松动,一颗嫩绿色的小苗从缝隙中钻出,沐浴到最温暖不过的日光。
  她微微闭上眼,轻柔的吻落在高杉眼皮上,这一次高杉彻底清醒了,揉了揉太阳穴,道:“再闹今天晚上还教你游泳。”
  小雅睡了一天一夜,高杉却不能休息,鬼兵队的事不少,他忙了一天一夜,此时还没太睡够。
  小雅没说话,脸颊贴着高杉胸膛,过了一会,闷闷的声音从他胸口处传来。
  她的声线中总是带着一种斟词酌句的、缓慢而优雅的腔调,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振袖和服,想到红色纸伞,想到檀木桧扇,想到古早庭院中的惊鹿水钵和方竹,想到石板小路柴扉旁火光晃动的纸灯笼。
  “我还记得你从前写过的俳句,‘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晋先生,天明何时能够到来?”
  没等高杉回话,她又继续说道:“乱治相辅,有一乱必有一治。未来,大概也是值得期待的吧。”
  “晋先生,我可能得走了。”
  高杉半晌没说话。良久,他坐起身,从衣襟里掏出一支紫色丸玉,手腕一挽,将丸玉簪在她发上。
  小雅愣了愣,伸手摸上插在发间的丸玉。
  “之前在夏日祭买的,本想寄到下关去,结果发生了很多事,耽搁了。”
  “这算是定情信物?”小雅弯着唇角,笑意盈盈,“可惜我没什么送你的。”
  高杉倾身,吻落在小雅额头,“足够了。”
  ***
  几年前高杉离开萩城参加攘夷军时,小雅没去送他们;如今她离开攘夷军,高杉同样没去送。
  他躺在屋顶晒太阳,胳膊垫着后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原来我们高杉大少爷也是个文艺青年,一心情不好就喜欢上房顶看天。”银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高杉眼前出现一张顶着乱七八糟天然卷和没精打采死鱼眼的脸。“上一次跑到房顶,是坂本离开那天吧?”
  “要你管。”高杉一脸冷漠。
  “你不这么别扭能死吗?”银时都有点看不过眼,“看看你现在的德行,不舍得就去送,人家毛利元元都去送了,要不你就把人留下来。”
  “你从哪看出来老子不舍得?”高杉瞥了银时一眼,唇角讥诮的勾起:“别用你奇葩的大脑回路来思考我,银时。”
  银时不耐烦的啧了一声,也在屋顶上躺下,“以阿银我的经验来看,傲娇男虽然也有萌点,但相处起来真的很辛苦,女孩子得有多大耐心,才能忍得了你这臭脾气,扒开言不由衷的壳子发掘你的暖男本质?这样都能在一起那绝对是真爱。”
  “你少说两句不行吗?”高杉现在是真不乐意听银时说话,要放在平常,说不准他就要拔刀了。“经验?”他嗤笑一声,“被无数人嫌弃天然卷的经验吗?”
  “天然卷怎么了?”银时差点在房顶跳起来,“你的女人不也是天然卷?!”
  ……
  吵吵小架后,高杉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怀里揣着新婚书,一想起这个东西,他就能想起小雅离开前说过的话——
  “旧的先放我这儿,我等这场战争结束后我们交换,你要把新的婚书亲手交给我,记住了,是‘亲手’。”
  女孩子说这句话时脸上的笑容,高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觉得真像她说的那样,好看的要命。
  “我走时你别来送我了,其实我讨厌送别,尤其讨厌送别人上战场,几年前你们离开萩城时我都没去送的。”
  “从前的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长成一棵树,可以为我重要的人遮风挡雨,可还没等到那一天的到来,他们都死了。”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太弱小。”
  “晋先生,我们都保重好自己,在自己的战场奋斗厮杀,也许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