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93

中带着嘲讽,声线却是微微颤抖的,真的只是微弱的一点点,却被小雅听了出来,她沉默一会,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道:“那好吧,你们攘夷军可以买保险吗?”
  “问这个干嘛?”
  “我是想,你还是买份高额意外保险吧,受益人就签我的名字。”她抬手拍了拍高杉肩膀,“至于你嘛……以后出事,记得落叶归根。”
  在高杉把她neng(四声)进水里之前,小雅抬起头,幽幽萤火环绕下,她的目光潋滟如盛装了月光的水面。
  “说好了,回去写婚书。”她揽住高杉的脖颈,唇角含笑,“‘井下晋助’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真可惜,我还是觉得‘高杉雅’比较好听。”高杉低下头,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是有生以来最亲昵的距离。
  “在这里,可以吗?”高杉轻声问道。
  “在这里,可以的。”小雅肯定地点点头,高杉说的没头没尾,她却听懂了。
  外界战火纷飞,小山谷闹中取静,头顶月牙星星,鼻间嗅着花叶草露气息,还有萤火虫为他们照明。
  人的一生,会有多少这种时候?遇到了,就别错过了,哪怕只有一朝暮呢。
  高杉握住小雅的腰,将她托到岸边草地上,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解起来不太容易,他的手指好像忽然变笨了,对腰带上的结扣都无可奈何。
  小雅歪头看着高杉赧然,唇角微翘,笑吟吟的伸手,指尖在腰带上一挑一勾一抹,结扣就开了,衣衫松松垮垮的披在她身上,层层叠叠半遮半掩着美好的线条。
  黑的发,白的肤,红的唇,萤火环绕中的姑娘,美的像水妖。
  水汽氤氲了两人的眼眸,高杉伸手,指尖落在小雅脸颊,轻柔的,却也缓慢的向下移动,小小的耳垂、微翘着的唇、线条优美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还有胸前温暖柔软的山峦。
  常年握刀,他的指尖生着粗硬的茧,缓慢碾磨捏揉着柔软山峦顶峰。摩挲肌肤的动作仿佛点起一串串火焰,火苗还在不停往下烧,腰,脊背,臀,大腿……
  小雅咬着唇,呼吸渐渐急促,眉头微蹙着,手指紧紧抓着草地,当高杉的手指轻轻探入时,她打了个颤,身体绷紧,轻哼出声。
  有些不好意思的咬住唇时,高杉的吻忽然落下,舌尖登堂入室,四处游弋,留下一阵又一阵空虚难耐的痒,心脏扑通扑通想要跳出,胸口却有只温热的手将它揉捺回原处。
  皮肤上的水被热度蒸发,全身每一个细胞都鼓噪着,干渴,燥热,想要狠狠抱住什么,手颤抖着伸出,却只抓住一场徒劳。
  高杉的手指灵巧搅动又抽出,一下一下,在身体中作乱的麻痒让她觉得有点难受,想动一动,却被高杉牢牢按住。渐渐思绪有点发飘,周围仿佛浮动着软绵绵的云朵,迷糊之中,异样的灼热抵在她身下,刚清醒一点,高杉身体向前一顶。
  进入的动作可比之前粗野多了,小雅痛哼一声,条件反射的往后退,却被箍住腰肢无法动弹。
  高杉一鼓作气般顶到最深处。仿佛一把利刃捅进小雅身体,撕裂般的疼让她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忿忿不平的一口咬住高杉肩膀,疼痛感_ci_ji到这个男人骨子里的血性和狼性,他微微撤身,握住小雅的腰,开始猛烈的进攻。
  温暖湿润、比丝绸还要柔滑的触感将他层层包裹,_kuai_gan像积攒的电流,就快要炸开,他在小雅急促的呼吸和隐忍的呻|吟中破开道道关卡,重重顶入,仿佛撞上什么终点,撬开最后那扇门,小雅哀叫一声,招架不住猛烈的攻击,终于哭出来。
  “晋先生……疼,轻点……”她喘着气说道,声音软软的,蜷在高杉怀里像个惹人心疼的小动物。
  高杉忽然意识到,哪怕平日里再铁血再没良心再手狠心黑,这个姑娘也是个软软的女孩子,她的腕臂很细,身体很弱,肩不能挑手不能扛,有哮喘宿疾,还怕水怕的要命。
  这个姑娘,她命途多舛,父母皆亡,见惯人情冷暖,孤苦伶仃一个人在世上流浪,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奋不顾身什么叫义无反顾。
  可也是这个姑娘,听说他要死了,第一次奋不顾身,第一次义无反顾,抛下所有,千里奔赴,只因她心里那一句承诺——“晋先生,如果你死了,我为你守墓。”
  高杉伸手将小雅抱住,身下动作忽然变的很温柔,很温柔,连心脏也融化成一湾带着甜味的水。
  这是他的姑娘。
  从此之后,他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是故意断在这的,下章还是车……
尽量避开敏感词了,希望不会被锁_(:з)∠)_
——————————————————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27 00:45:51
潇潇暮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27 22:12:32
_(:з)∠)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28 08:48:30
谢谢姑娘们,么么哒~

  ☆、陈年事

  “……我说……我们回去好不好……”
  小雅有气无力道,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又从草地进了温泉,高杉还没停下,她觉得自己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简直要累瘫,但身体的感觉还在,一波又一波的_kuai_gan几乎将她没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