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92

小的山谷间,无数微弱的荧光悬浮,映亮这方寸之地。
  “高杉你个——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人的确都有恐惧的东西,”高杉蹲在池子边,冷眼看小雅挣扎了好一会,才跳进池子把她捞起来,“我也怕你哪天一不小心落水淹死。”
  “所惧怕的东西,如果不打败它,你就会做它一辈子的手下败将。”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跟大家说声春节快乐,因为我也不知道明后天有没有更新_(:з)∠)_
————————————————
高杉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让小雅打败恐惧,没想干别的。
世子和高杉的区别主要就体现在这里——
小雅:我怕水。
世子:放心,以后我不会让你靠近水哒!
高杉:怕水?走,我教你游泳。
之前看过一个美国电影,内容和电影名字都记不太清了,但里面有一句话至今我都记忆犹新——
如果有两个同样优秀的男孩摆在你面前,你该怎么选择?
答案是:选择和他在一起能让你变得更优秀的那个。
——————————————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25 14:50:08
_(:з)∠)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25 23:02:11
謞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26 15:29:58
谢谢你们【抱起来挨个举高高

  ☆、争朝暮

  
  温泉池子不深,只是小雅一进水里腿就软了,儿时留下的心理阴影再一次袭上心头。
  《平家物语》中平清盛之妻抱着幼帝跳水自尽前曾对幼帝说“水下亦有都”,但差点被淹死的小雅知道,水底下根本没有平安京,只有沉重的、禁锢人呼吸的漆黑牢笼。
  当她再一次重温被恐惧和绝望没顶的记忆时,一双有力的臂膀揽住她,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到了一个词——海港。
  高杉的动作还算快,没等她扑腾几下就把她捞到岸上。看到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模样,高杉极不厚道的笑出声。
  她这一发懵,看上去挺软萌的。
  小雅确实有点懵,她连洗澡都是用淋浴,浴盆浴缸这类东西,一向排在她最不需要的生活用品TOP1。上一次坐船最起码不是和水直接接触,这一次_ci_ji就有点大了。
  反应过来以后,小雅狠狠推了高杉一把,忽然想到什么,她有些着急的从衣襟中取出一方手帕,手帕里包着一张看上去有些年头的纸,纸张泛黄,还用胶带粘过,被水浸过两次,字迹化成一圈一圈的墨晕,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她盯着这张纸看了半天,忽然有些难过。
  “什么东西?”高杉探出手,趁小雅没注意,抢走她手里的纸,勉强认出上面的字迹后,他的表情变了。
  “这是……”他抬起头直视小雅,目光里带着些微的探究,“当年的婚书,你还留着呢?”
  “你别误会。”小雅想把婚书抢回来,“我留着是纪念我爸的,毕竟当年的婚事是他还活着时定下的。”
  高杉却将手一收,“这上面的名字都不是我自己签的。”他笑了笑,明明冷而锐的相貌,偏偏此刻的眉目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柔和。
  他将婚书揣了起来,“等回去后再重新写一份,我亲自签名。”
  小雅微微一怔,随后勾勾唇角,强调道:“都说了你别误会——”
  高杉不想听她解释,她十句话里没几句能信的,于是他只是低下头,以吻封缄。
  她身上的气息很好闻,香薰炉常年点着鸩居堂黑方,细雪红梅的味道似乎浸在她骨子里,唇上那点红色又像火焰,和潋滟的眸光一道,艳而凉的底子,却绽出滚烫的颜色。
  嘴唇相触时,小雅身子颤了颤,高杉的唇有点凉,却很柔软,不像他这个人。唇齿相依,舌尖追逐,温度相融,最初微微的推拒,不知何时变成专注和沉迷。
  直到两人都有些透不过气时,高杉放开小雅,不爽道:“你怎么这么熟练?”
  “无师自通,这是天赋。”小雅挑挑眉,“你怎么也这么熟练?”
  “这是天赋……唔——”高杉话音刚落,小雅仰起头,报复一般的狠狠咬住他的唇。高杉也不甘示弱,他环住小雅的腰,在草地上一滚,两人一同跌进温泉池子中。
  一进水,小雅就怂了,伸手揽着高杉脖子,紧紧攀住这唯一给她安全感的“海港”,高杉深吸一口气,带着小雅猛地潜入池底。
  将口中的气渡给小雅,等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时再凫出水面,缓一会后又继续潜入水底,来回几次后,小雅都没脾气了,她无奈的问高杉:“你打算玩到什么时候?”
  “等你什么时候能自己从水底潜到水面。”
  这完全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不好!
  小雅叹了口气,语气郑重了些,“晋先生,我这次……是来找你的。”
  “嗯,我知道。”
  “我以为你快死了。”
  “确实差点死了。”高杉的口吻带着点自嘲,“我要是好好的,你才不会找过来吧?”
  “晋先生,如果你死了……”小雅顿了顿,语气很认真:“我出家给你守墓。”
  半晌没听到高杉回话,小雅疑惑的抬起头,还没等看到高杉的表情,头又被按下去。
  “千万别,我怕你脏了我的轮回路。”
  他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