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88

的武士身份,脑子活,没有正统武士那套必须正面肛必须死在战场上的冥顽不灵;后勤军中也是什么阶层的人都有,虽然战斗力不及正规出身的武士,但机动性强,战术灵活,准确来说就是耍起无赖来没有心理压力。
  或许在很多将领眼中,这种队伍散漫不好管理,但小雅最熟悉的却也是这种队伍。
  被敌军俘虏前,她偷偷在烧焦的树根上刻了只有雅军看得懂的暗号,要是什么也不留,毛利元元不得急疯了?
  目前敌方主力还是幕府军,天人军队就像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主要起威慑作用,不会一直投放于战场。都是_m_ade in earth,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幕府军的首要目的不是杀光,而是劝降。
  战俘们被关押在因藩一座破旧民舍里,外面有士兵把守。民舍很小,二十来个人挨肩并足挤在一起,连空气都变得无比混浊。
  不让吃饱饭不让上厕所,受伤也不给治,谁倒戈谁就能享受好待遇。
  小雅干脆利落的带了个“好头”,第一个倒戈了。
  虽然知道她心里打了什么主意,后勤队长还是心里一阵_wo_cao。
  这姑娘怎么一点献身革命的精神都没有?之前说好的有福共享有难同当呢?
  ——谁跟你说好了!
  小雅翻了一个小小的白眼。能享受好待遇干嘛非要去遭罪?
  之后又有五六个人表示“叛离”联军,顶着不明真相的队友气愤嫌恶的眼神,这些人一个个心塞还不敢表现出来。
  忍辱负重什么的简直人干事!
  第一个站出来的姑娘到底是怎么扛过同伴的误解的?
  他们还真猜错了,小雅一点也不忍辱负重,要是真有什么威胁到她的生命,她才不管什么忠义什么士道精神。
  活着才最重要,如果当年父亲能再坚持一下多好,不管是被监禁还是假意投诚,总还有搏一把的机会。
  不管反抗成功的几率有多大,总归是全家人共同面对,而不是他一个人用自己的命填补母女俩的未来。
  ……
  幕府军倒是没太难为他们这些投诚的人,但在没确认这些人可用前又不敢真的信任他们,监视的眼睛到处都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转机就来了。
  一批极为重要的粮草和军火要从因藩外运到幕府军阵营。为防敌军截断这批粮草,幕府军中的主力要抽调一部分组成运送队前往因藩,阵营防卫力量有些吃紧。
  正在策划烧营的小雅绝对想不到,有个刚刚从鬼门关走过一回的人,身披鲜血和战火硝烟,正在向她一步步走来。
  

  ☆、里外合

  幕府军和“投诚小队”吵起来了。
  开始只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什么今天送的饭不够啦,什么昨天的碳火被克扣啦,什么前天的热水不给送啦,还有个色鬼总垂涎我们医疗队的姑娘啦等等,总而言之就是——如今我们是队友是同伴,你们却对我们不够尊重。
  幕府军听了直翻白眼,谁跟这些人是队友是同伴!从他们“投诚”以来就被监视,幕府军中又都是出身正统的武士,最看不上这种背弃旧主的行为,所以给他们的吃穿用度难免会被刮一层,平时也会时不时下点绊子。
  矛盾都是一天天逐渐积累的,后来吵架再次升级,双方开始撸胳膊挽袖子揍成一团。幕府军人多,“投诚小队”势单力薄,每次打到最后幕府军都会呼啦啦叫来一群人,围着“投诚小队”以多欺少。
  幕府军主将只在一开始管了管,后来只要不出人命就不怎么干涉下面的打架行为。反正投诚小队三天两头的找事,每次找事最后都是输,幕府军内部,包括主将,都不太把他们放在眼里。
  军中戾气重,需要时不时发泄一些,譬如打架,譬如_wan_nv_ren。说起来,那个投诚小队有个特别漂亮的女人,主将有点犹豫,他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呢?
  如果那个女人不愿意,想吃得找个合理借口。幕府军花了整整三个月和攘夷军缠斗,好不容易拿下因藩,却折了太多人。
  他们需要吸收新生力量,敌军如果知道幕府军优待战俘,作战时就不会拼死战斗,就不会有被逼到绝处背水一战的狠厉,这从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敌军的战斗力。
  “优待俘虏”自然包括不能强迫女人,如果女人被强迫的消息传出去,这场心理战就算白打了。
  所以得想个好借口。
  ——唔……找她谈话,如果她不从,就威胁杀掉她的同伴,如果从,就提高他们的待遇,给他们实职?
  幕府军主将捏着自己的小山羊胡子,满脑子龌龊浆糊;阵营中“群情鼎沸”,投诚小队和幕府军掐的如火如荼。
  今天轮守阵营大门的人是昨天克扣投诚小队粮食的人,于是战火顺理成章烧到营门,有个身材矮小却动作灵敏的人趁双方大打出手时,偷偷溜出阵营。
  他朝着离因藩阵营不远的一个废弃酒厂跑去。
  十来分钟后,只听因藩城中轰然一声巨响,阵营的地面都跟着抖三抖。
  城外,身披甲胄骑在马上的毛利元元也听到这声巨响,他抬头望着因藩上空因爆炸燃起的滚滚浓烟,轻声道:“开始了。”
  他纵马转身,对联军下令:“十分钟后攻城。”
  以为是敌袭的幕府军立刻组队迎敌,本来运粮队走后人就比较吃紧,现在一派兵,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