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86

三言两语就把人诓进了坑。
  高杉晋助受了重伤,到现在死活不知,他要是清醒着,知道自己喜欢的女孩给他招了朵桃花,也不知会是怎样的心情。
  果不其然,两天后小公主私自出城,平日早就得到消息的毛利元元提前派人偷偷跟在她身后。
  武家女子有条件的都是从小学习骑射剑道,小公主身份高贵,陪她练习比试的人都不敢动真格。以为自己武艺高强,再加上小雅跟她讲的那些城外的故事让她向往,于是身边一个人也没带就偷偷跑出城了。
  “我当年也觉得自己特别厉害。”小雅看崛田在一旁直撇嘴,有些感慨的对他说道:“好像手里有支雅军就无所不能了,成天幻想着自己大手一挥就能日天日地,可结果呢?”她摊摊手,“你可能觉得那小姑娘可笑,我却仿佛看到了自己。”
  “你看谁都像看到自己。”崛田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你不坑人家。”
  “那不行,我都这么倒霉了,怎么着也得拽上一个两个的,不然我心里不舒服。”小雅笑吟吟道。
  最近得知岩美藩主接待了几位来自长州的客人,以为岩美有意倒向攘夷军的幕府军探子正着急,却看到偷偷跑出城的小公主。听说藩主最疼这个小女儿,以为机会来了的探子想抓小公主做人质,却反而被毛利元元的属下生擒。
  探子被五花大绑着扔到岩美藩主跟前,小公主只是受了点惊吓,在父亲身边哭哭啼啼。
  岩美藩主生女儿的气,却不舍得骂她,反而迁怒小雅,毕竟最近陪女儿说了很多话的人是她。
  小雅从来没在他面前说过话,两方商谈时一直都安静的坐在毛利元元身后,便以为她是长洲藩世子的姬妾,面对她时不自觉表现出了一丝轻蔑。
  他想拿小雅问罪,现在两方还没谈拢,他以为毛利元元不会因为一个姬妾得罪他,却没想到当家臣拔剑指向小雅时,毛利元元的眼神瞬间冷下来。
  虽然两人私底下商量的时候考虑到此刻会出现这种情况,但他还是避免不了担心。
  “公主,您不说两句吗?”毛利元远目光落在岩美藩主旁边的少女身上。
  小公主一言不发的低头摆弄自己的衣袖,她要是替那个平民说话,父亲之后一定会骂她。
  小雅在心里叹了口气,到底是高高在上的贵族,之前好像跟你关系不错,别人看了说不定还会赞一句公主殿下平易近人,可转头她就能不顾你的生死。
  不过小雅也没有怨言,这个小姑娘不过是她的利用对象而已,两人半斤八两,都不是好人。
  她站起身,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道:“世子帮殿下找回公主,殿下不感激世子也罢,反而指控无罪之人,殿下这是欺我长州无人吗?”
  这罪名岩美藩主可不敢扛,要是强藩长州没人,那他小小言美算什么?
  小雅没急着洗白自己,反而迎着剑刃向前走了一步。
  “藩主殿下,今日之事您也看见了,您当真认为,幕府军是诚心求和?”
  她又向前走了一步。
  “您当真认为,签下和书后,幕府和天人将从此与您和睦相处?”
  “您当真认为,您的军队能抵挡得了千军万马,抵挡得了天人的坚船利炮?”
  她最后向前一步,刀尖离她脖颈皮肤仅有一毫米。
  “虎狼环伺之下,您只要露出一丝破绽,今日之事,定会重演!”
  “强大才是和平的保障,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小雅抬起头直视岩美藩主,缓缓开口,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能战,才能言和!”
作者有话要说:  #很快就会出场然而今日仍然在小剧场待机的总督#
有人问高杉:“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温柔知性会持家的好女人做老婆?”
高杉说:“不,看脸。”
有人问小雅:“你们女子是不是都喜欢工作稳定老实忠厚的好男人做丈夫?”
小雅说:“不,看脸。”
————————————————
_(:з)∠)_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1-10 03:26:16
雨滴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1-15 11:18:38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1-15 22:18:45
读者“_(:з)∠)_”,灌溉营养液+20 2017-01-15 15:24:59
谢谢姑娘们,让你们破费啦~

  ☆、假投诚

  只要能让岩美藩主动摇,接下来不用小雅再多说什么,全交给毛利元元他们就行。战情紧急,一行人仅花了半天时间就商量出了合作的具体章程。
  出征前言美藩主设宴给联军鼓舞士气,主事的几个人都坐在正厅,上首的藩主挨个人问候过去,轮到小雅时,他问道:“小姐怎么称呼?”
  “井下雅。”
  “原来是井下小姐,幸会幸会,小姐巾帼不让须眉,真乃当世甲斐姬。”转头又对毛利元元说:“世子好福气。”
  言美藩主原本是想夸两人,只是他误会太大,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小雅目光一寸寸沉下来,毛利元元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几分。
  甲斐姬是东国第一美女,又是兵法武艺皆优秀的女将。只是丰臣秀吉攻破小田园城后,附属的忍城不得已只能投降,丰臣秀吉看中守忍城的甲斐姬,甲斐姬成为丰臣秀吉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