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85

些都是介绍信和联合派兵的建议信。”
  “雅大王……你、你是怎么说服他们写下这些信的?”崛田瞪着眼珠子,看看桌上的信封,又看看小雅。他一直都知道井下雅厉害,没想到厉害成这样。这些大佬的身份和她差距有多大先不说,她能让这些老头子们写下信,又能让他们如斯信任,亲手将信交给她,这是多大本事!
  “也没什么,这些人也都各有各的考量,我只是坐在那儿陪老家伙们下了一盘棋,喝了他们一杯茶,指明一下厉害关系,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功夫。不过这件事最关键的是要找准目标——从前和我父亲认识的同僚、忧国忧民的正派人士、能在联合派兵中有利可图的大商人……无外乎是这些,能联系到的人就直接送上拜帖,不认识的劳驾花柳街的姐妹代为引荐,大致就是这样。”
  崛田瞟了眼毛利元元,继续道:“那也不至于让你亲自送信啊,你一女孩子,身边没有保护的人,世道这么乱,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小雅指尖敲了敲桌面,不答反问:“藩主殿下之前往外递过信吗?”
  毛利元元愣了愣,道:“这个月往外递过两次信,三天前刚刚得到消息,信使……在半路死了,信没送到。”
  “还有这种事?我都不知道!”崛田瞪大了眼睛。
  “我猜也是这样,这些大佬们把信交给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毕竟一个单身女子上路,谁也想不到我就是信使。长州到江户的联系途径都被掐断了,土佐萨摩估摸着也是同样情况,幕府……或者说天人,他们想让还在反抗的地区成为孤岛。”
  “父亲大概也是觉察到危机,才让我亲自走一趟。”毛利元元叹了口气,“我刚刚检查过水匪的尸身,他们身上都有很特殊的烙铁印和鞭痕,恐怕不是水匪这么简单,我觉得这些人可能是幕府监狱的罪犯,被上面的人勒令‘戴罪立功’,只是本性难移,这些人本应该只动信使,无人管束后却成了万人斩。”
  气氛有些沉重,小雅转了转眼睛,忽然捂嘴笑出来,“能遇见你们我还真是幸运,但愿接下来能一路平安。”
  毛利元元也笑了,“雅大王可是福将呢,这一路准没事!”
  还真被毛利元元说准了,一行人谨慎的换过船后,接下来的日子真没再出什么幺蛾子。顺利抵达鸟取,在说服各城派兵中没遇到什么阻碍,只是离被占领的因藩距离最近的岩美藩有些迟疑。
  岩美是个附属于鸟取的小藩,面积不大,地理位置却极好,三面环山,易守难攻。这种地形养出了人的惰性,上至藩主下至家臣,都有点不思进取;再加上敌军啃不下这块天然屏障,又怕攘夷军利用岩美的地形优势反攻,就向岩美藩主递了和书。
  会见岩美藩主时小雅也去了,只是一直坐在毛利元元身后没说话。从身份上来讲,毛利元元是长州藩世子,他一句话很多时候比她费尽口水都管用。
  不过面对一心想求和的岩美藩主,这条定律似乎不是很管用,这位藩主面瓜一样的性格让毛利元元脾气这么好的人都生气了。从小到大,小雅很少见毛利元元生气,在萩城时他性子就好的让小雅抓狂。
  他用他的忍让退避将很多斗争消迩于无形,但真正该战的时候,也从未退却过。
  如今碰上岩美藩主这个怎么说怎么劝都不听、心跟吃了秤砣一样的“对手”,他也要抓狂了。
  “让你体验一下我当年的心情。”小雅站在藩厅小花园中,笑呵呵的对毛利元元说:“当年你每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我都想掐死你,后来觉得毁尸灭迹有点麻烦,才打消了这个心思。”
  “我当年那是在避免雅军无意义的‘伤亡’,真操刀子上的时候哪次落在后面了?”毛利元元一脸挫败道,“雅大王,我是没办法了,可是放弃岩美藩太可惜,你给出个主意吧,一般剑走偏锋的事你最——”
  话还未说完,一个和服饰精美的女孩刚好从廊下经过,本来一脸没精打采的模样吗,见到不认识的外客后,立刻一蹦一跳跑到两人面前,问道:“你们是父亲大人的客人吗?”
  小雅朝毛利元元做了个“机会来了”的口型,转身朝女孩勾起唇角,笑了,“我是井下雅,不知小姐芳名?”
  没过五分钟,小雅就勾搭上了岩美藩主的小女儿,两人“相谈甚欢”,可怜的小红帽被藏起了獠牙的雅灰狼套出了自己的信息而不自知。
  眼看天就要黑了,小雅适时提出告辞,岩美藩的公主干脆做主留下小雅,说是“相见恨晚”,要与她“秉烛夜谈”。送走毛利元元一行人时说,小雅说:“再给我两天时间,这事就可以解决了。”
  崛田一脸惊恐,“你跟那小姑娘说什么了?”
  小雅眨了眨眼睛,“嘛,女孩子的秘密你们还是别打探了。”
  倒是毛利元元,在小雅忽悠岩美公主时他不小心听到了一两句,其中有一句是——没想到公主也听说过鬼兵队之名。我出身长州,曾有幸见过鬼兵队总督,其人形貌昳丽、智术出众又骁勇善战,只是下极武士出身,恐怕并非公主良配……
  听了这话,毛利元元自从见到小雅后就有些酸涩的心倒是多出几分好笑。
  那言美藩小公主性子活泼却涉世未深,有些英雄情结,再加上这个年纪讨厌规律和束缚,别人越不让做什么就越想做什么,小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