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83

2 14:47:45
读者“坂田氏”,灌溉营养液 5 2017-01-02 16:20:17
读者“坂田氏”,灌溉营养液 1 2017-01-02 16:18:39
谢谢菇凉们,窝窝窝会努力暖床哒!!

  ☆、适逢君

  每逢战乱,多的是失去家园的流民和落草为寇的浪人。大部分平民都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在没有完善的法律制度保障下,人性的善与恶也被放大到极致。
  专门从事杀人越货的水匪也有不少。
  小雅乘坐的船被几个水匪劫持,巨大的撞门声传来时,她掀起榻上的白床单往身上一裹,松开发带,故意让头发凌乱遮挡在脸前,又从随身的包裹里翻出绳子和短刀,绳子一头绑在窗柩上,另一头垂在窗外;做完这些后,她低下头看着锋利的刀刃,狠狠心用力刺向前臂。
  当一名年轻的水匪狠狠踹开门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鬼”。
  染着斑斑血迹的白裙挂在女鬼身上,凌乱的发丝半掩苍白面孔,眼睛下还有两道血色泪痕。她原本趴在地板上,门被踹开时,她忽然抬头,两手着地,朝门口的人爬去。
  “啊——鬼!有鬼!!!”
  水匪吓了一跳,倒退几步,顺便把门一甩,似乎希望能用门板拍死这只“鬼”。咣当一声,门合上了,他在门外等了好几分钟,不见女鬼爬出来找他,这才觉得哪里不对劲。
  能当水匪的人的确比寻常人胆大,只见他咽了口唾沫,颤巍巍伸出手,重新推开门——
  月光下,舱房内空荡荡,哪还有什么女鬼?忽然,水匪注意到窗柩上绑着的麻绳,他快步来到窗前,朝窗外看了一眼,麻绳的另一端在冷风中飘飘荡荡,以为对方是沿着绳子爬到了底舱的水匪骂了几句粗话,刚转过身,眼前冷光一晃,喉咙一凉。
  他捂着喉咙倒在地上,最后映在眼中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眼下有血泪痕迹的女子身影。
  这不是小雅第一次扮鬼。小时候初遇毛利元元时,有几个孩子正欺负他,还是小雅扮鬼吓跑了那些熊孩子。只不过那时她用的是红色颜料,不像现在,找不到颜料,只能划破手臂用自己的血。
  水匪摔上门那一瞬,小雅迅速躲到门后;就算水匪不摔门,小雅向前爬时自己也能把门关上。门再开启时,刚好挡住她的身影,水匪急着去查看窗柩上的麻绳,根本来不及查看门后是不是有人。
  之所以最开始没有躲在门后,是因为第一次闯进房间时水匪最警惕,肯定会仔细检查周围,她必须先给对方一个冲击,再用绳子伪装露陷,一紧一松之下,敌人失去冷静,这时才是她钻空子的最好时机。
  小雅从小就聪明,学什么东西都能过目不忘,剑道底子还是有一些的,只是她常年不摸刀剑,基础不好,力气也小,正面跟人打的结果肯定会很惨烈。这次能干掉一名水匪,主要靠分析对方心理和出其不意,还要再加上一点运气。
  如果运气不好,砸门的水匪有两人,或者经验丰富没上她的当,那她只能“自荐”成为“压寨夫人”了。看在她脸的份上,水匪不会立刻杀了她,只要不死,她就有翻盘的机会。
  相信不用多久,她就可以升职加薪,一统水匪界,当上水匪头领,包养小白脸,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咳,以上都是口胡。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她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水匪,也不知道这艘船里的人武力水平如何。其他水匪如果发现有一名同伴没回去,说不定还要再搜一次船,到时候她的运气大概就不会这么好了。
  小雅看着地上的尸体,想了想,悄悄跑到隔壁舱房放看了一眼,回来后就把褥子里的棉絮掏出来塞进尸体衣服里,再裹上床单,年轻男子瞬间变成一个大胖子,又用短刀在尸体身上和脸上戳了好几下,把地面弄的血淋淋,好好的舱房被她收拾的就像虐杀现场一般。
  小雅是个相当能屈能伸的人,尸体趴在地上,她又钻到尸体身下。此时此刻,这座房间看上去就像原本住了两个人,水匪砸开门后将他们都杀了。
  在血腥味的环绕中,小雅侧耳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隐隐约约有喊杀声传来,似乎有不少人联合起来反杀水匪?
  嗯,这种时候她只需要在尸体底下安静如鸡就可以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二三十分钟,也许是两三个小时,走廊传来脚步声,听不出是水匪还是乘客。
  小雅屏住呼吸,闭上眼睛装死。
  “堀田,你带人挨个屋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哪怕就剩一口气,也要尽量救治。”
  年轻男子熟悉的声音传进小雅耳朵,她登时推开身上的尸体,坐起身。
  毛利元元?
  他怎么在船上?!
  此时毛利元元刚好检查到小雅这间舱室,门半开着,他推了一下,嘎吱嘎吱的门轴声响过后,他看到坐在地板上满身鲜血的小雅。
  后来发生的事,直到很多年后小雅依旧记的如昨日一般清晰。
  毛利元元的表情是错愕的,眼睛瞪大,满脸的不敢相信。似乎注意到她披了一身鲜血,错愕的表情登时就变了,小雅可以肯定,那种表情叫做惊慌。
  他忽然扑过来,似乎想要抱住了小雅,最后却只是用颤抖的双手搭在她肩上,像是害怕碰到她伤口一般。
  他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