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82

纪还小,现在就让她离家不太合适,阁下请回去转告大人,待她成年,在下自会带着她拜会家督大人。”井下爸爸曾恳切委婉的拒绝过。
  见井下爸爸拒绝,这位出身本家自诩高贵的客人眼神沉下来:“过继一事自然是越早越好,分家出身的女儿能成为本家的公主,这是无上的荣誉。家督有意培养雅子,您应该马上答应才对,您这个态度,是想影响雅子的大好前程吗?”
  “她是我的亲生女儿,请您理解一个父亲的心情。况且今日刚刚提议过继,就要马上把雅子接走,实在太仓促些。”
  “过继以后雅子的父亲就不是您了,而是家督大人,家督作为父亲自会替雅子打算。”客人冷笑一声,语气也变得强硬。
  隔着家里的障子门听到这段对话时,小雅才五岁。五岁的年纪,已经明白本家分家的区别,也能明白为什么过继后父亲不再是她的父亲,母亲也不再是她的母亲。
  被带走,意味着以后很难再见到父亲母亲;意味着从此寄人篱下失去自由、日日看他人脸色行事;意味着不得不学习各种女戒规矩,再也不能在外面疯跑……
  她当然不想跟客人走,于是,趁着客人离席的几分钟,她在廊下拉住他的袖子。
  “叔叔跟我来,我带你去看好玩的东西。”
  小雅不由分说的拉住客人往家门外跑,他一个成年男子自然不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于是小雅把他拉到河边,冲他一笑,正当他愣神时,转头纵身跳进河里。
  她只想着不能被带走,完全没想自己会不会被淹死,只知道城北町的阿甲把阿乙推进了河里,害得阿乙差点淹死,阿甲被家人揍了一顿,关了禁闭。在五岁小孩子心中,如果大人们以为是这个叔叔推她进的河,那他也会被关禁闭,关了禁闭,就再也不会来找她父母讨人。
  当时是冬天,水面结了薄薄的冰,小雅呛了几口水,被人捞上来后嘴唇冻的青紫。井下夫妇赶到她身边,母亲在一旁抹着眼泪,父亲愤怒的斥责传进正迷糊着的小雅耳朵里:“她只是个五岁孩子,做了什么事需要你把她推进河里。本家既然有你这种居心歹毒之人,我怎么敢把我女儿交到你们手里!”
  “不是我推的,是她——”那背了黑锅的男人连忙辩解,却被井下爸爸一口打断:“你想说是小雅自己跳河里的?笑话!她一个五岁孩子,犯得着吗?哪个五岁孩子不会游泳还敢自己往河里跳的?!!”
  “你误会——”
  “父亲,母亲,”小雅努力睁开眼睛,声音微弱:“你们别怪叔叔,他不是故意的……”
  这句话仿佛掉进油锅的水,啪地一声炸开。周围吃瓜群众不少,纷纷露出“原来真是这样”的微妙表情,连带着看本家客人的眼神都不对了。
  谁也没怀疑是不是那个五岁孩子说了谎。开什么玩笑!五岁孩子能懂什么叫欲盖弥彰?五岁孩子能懂什么叫栽赃陷害?五岁孩子敢这么决绝的用跳水拒绝过继?这可是要命的事!
  落水受寒的小雅得了场重病,不但落了哮喘的病根,还留下了惧水的毛病。
  事后她不止一次后悔过跳水的行为,损敌一千自损八百,简直就跟找死没两样,小姑娘当年怎么能这么傻啊。可是从噩梦中醒来后,她抱膝缩在只有三步宽的舱房角落里,一边克服着对水的恐惧,一边苦笑出声。
  如今千里走单骑,和她当年的决绝又有什么两样?
  她摸了摸衣襟里的手帕包,有些忿忿的低声嘀咕:“晋先生,这种奋不顾身的事我只为你做三次,这是第一次。”
  “三次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权当是……还了你对我的情意。”
  被噩梦搅没了睡意,打算睁眼到天亮的小雅忽然听到船舱外杂乱的脚步声和叫骂声。
  “咣咣咣——”
  粗暴的砸门声忽然响起,小雅猛地抬起头,注视着被桌子顶住的门。
  酒瓶倒了,在桌面滚了一圈后掉到地面,“啪”一声摔成碎片。
  月光下,碎瓷片的尖端像毒蛇牙齿般,晃着森然冷光。
作者有话要说:  #永远只出现在小剧场中的高杉#
小雅:晋先生,谁敢折断你的翅膀,我就废他整座天堂!
高杉:你是在隐晦的骂我“鸟人”吧?
小雅:不,你误会了,我只是在骂你“禽兽”而已。
——————————————————————
去京都镀金什么的都是我胡诌的,不知道现在行不行,那个时代应该不行,别当真
——————————————————————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0-12 18:03:06
墨绯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0-14 12:51:14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2-28 22:30:20南边加九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1-01 00:01:06
读者“amethyst”,灌溉营养液 1 2016-12-28 15:56:33读者“笑笑”,灌溉营养液 10 2016-10-30 08:12:56
读者“机智的x子”,灌溉营养液 1 2016-10-12 18:39:29
读者“五月”,灌溉营养液 1 2016-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