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81

姐姐退隐的话,会送出红白米饭,还是全白的米饭?”
  “红白。”小雅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复。小灯笼没什么意外的表情,倒是堺屋妈妈挑了挑眉,“我还以为鹈野会送出一份全白米饭呢。”
  小雅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把空了的碗放进水池,打了声招呼后径自上了楼。
  怎么可能会是全白呢?
  小雅跪坐在榻榻米上,坐姿端正,腰背挺直。她垂下眼,看着矮几上的柳条匣,按时间顺序码好的信封安静的躺在匣子里,有高杉的,也有她永远不打算寄出的。她伸出手,从匣子角落里翻出一块熏了梅香的帕子,打开,看着帕子里的东西,怔然良久。
  仿佛犹豫很久后下定了什么决心,她忽然笑出声,将手帕连同里面的东西整整齐齐叠好,揣进襟中。
  “人总得给自己留条退路呀,你说是不是,晋先生?”
  接下来两日,小雅拜访了几位长州的大人物,有商界也有政界的,外人不知道他们都谈论了些什么,总而言之,离开时看小雅脸上的笑容,应该是谈得不错。当然她平时几乎也是这副模样。
  只有小雅自己知道,她揣着的这些大佬们的亲笔书信有多重要。
  第三日,堺屋妈妈再次收到一盒红白米饭。她拉下了脸:“鹈野,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忽然提出离开确实很不负责任,所以想尽量将损失降到最低。客人送我的和服全部留给堺屋需要的姐妹,其他的贵重礼物我没拆过封,都送给妈妈。茶屋老板娘那里我提前打过招呼,就算没有我,咱们堺屋的藤春、千凉和满惠也能顶起事来。小灯笼是我亲自教养的,这孩子很聪明,明年就可以出道。还有这个——”小雅将白色信封推给堺屋妈妈,“这是我从艺这几年收到的小费和我母亲留给我的钱,我留下了自己的路费,剩下的应该最后偿还学艺费用。”
  堺屋妈妈气得手指发抖,她一把抓起信封扔在小雅脸上,“鹈野你能耐了啊,就为了个男人?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有出息?没有卖身契限制人身自由你就可劲的作是不是?!!”
  小雅没躲,依旧坐的端直,语气不急不缓:“不只是为了晋先生。您知道的,今年九月份稻荷町会有一部分优秀艺伎赴京都学习,我原本打算趁机留在京都。迟早都要离开,如今不过是提前了些。”
  “可那时你是艺伎,是稻荷町送去京都镀金的艺伎。你没有卖身契,届时如果能被京都的置屋看中,我不会拦着你。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打算给那人解了围后再去京都是不是?可你现在没更襟,在稻荷町你还是个舞伎,到了京都你连舞伎都不是,你打算做什么?地位低下的女师匠吗?还是在桥洞底下揽客?这兵慌马乱的世道,先不说路上多危险,白手起家有多不容易你知道吗?”
  “我不怕白手起家,我也不是第一次白手起家。”小雅抬起头直视堺屋妈妈,眼神中染上几分郑重,“我只怕这倾巢之下,所有人都没了家。”
  听到这句话,堺屋妈妈仿佛嗓子哽住一般,忽然不知该说什么。
  “妈妈,我知道您是担心我。只是攘夷军还不能灭。”小雅抿着唇,话音似有几分沉重,“也许最终这场战役的结局依旧是失败,只是现在还不是失败的时候。其他反天人势力的确不少,但到底是萌芽,攘夷军作为第一支接下重任的火炬,起到的作用不只是在战场上,还有为后继者指引道路的作用。”
  “革|命就算失败,也得留下火种。我生的晚,注定做不了先驱,但我或许可以做接下火炬的那个人。”
  ***
  小雅离开堺屋时,堺屋妈妈没来送行,倒是熟识的姐妹们站在大门口,脸色沉痛的都快赶上葬礼后送灵车去火葬场了。
  ——我说你们至于摆出这种脸色吗?
  她背对众人挥了挥手,颇有种“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的洒脱感,内心却在暗搓搓的自恋着,深觉身着男装的自己怎么这么好看,这退场姿势怎么这么帅。就是头上的斗笠有点挡视线。最初小雅是没想起带这么个东西,只是绑上胸和腰后小灯笼一个劲的摇头,说她像人妖。小雅一阵无语后,又在脸上抹了灰,戴上了斗笠遮一下。
  这一次离开下关的小雅依旧没有通行手形,不过和离开萩城不同的是,这一次她有门路弄到黑船票。鸟取那边战情紧急,走水路比走陆路快得多,她费了好大功夫才克服怕水的心理压力上了船,又费了好大功夫才没在开船之前改换陆路。
  到了狭小的舱房后,她先打量了一圈屋里是否有人,确认没人后迅速关上门,搬着桌子抵上舱房门,还在桌子上倒放了一个小口酒瓶。灰突突的风吕敷包裹里装了饭团干粮肉脯,在下船之前她是不打算出舱门了。独身出门在外,又是个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保证安全。
  到了晚间,小雅虽然睡下,却睡的极不踏实。噩梦做了一个又一个,翻来覆去都是一个内容——落水,淹死。
  她有严重的惧水症,小时候从来不靠近江河湖海这些地方,这些年已经好了很多,最起码还能站在河岸上远远看着高杉帮她放河灯。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心理问题,还得从她还没离开江户时说起——
  那一年小雅得了香取神道流一位女先生青眼后,家中来了位不速之客,想要劝说她父母将小雅过继到井上家督膝下。
  “雅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