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40

些吧?”他目光复杂的从地图上移开目光,落在小雅身上,“之前那些帮过攘夷军的艺伎,都是你安排的?”
  “谁知道呢?”小雅缓缓勾起唇角,眼神温柔而迷离,让人看不真切。“也许是我呢,也许又不是呢。”
  “当下关人还在战战兢兢之时,首先站出来帮助攘夷军的花柳街自然会吸引攘夷军的视线,但同时,你们也把自己暴露在天人眼皮子底下了。”桂忽然叹了口气,“这是铤而走险的一条路。雅子殿,你早就知道攘夷军会找上门吧,或者说,这本就是你计划好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计划很多时候都会赶不上变化,比如桂君的忽然出现,比如今晚天人的搜查,我只是习惯提前做好一切准备。至于我协助攘夷军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小雅泡了一壶茶,将桂面前的茶杯满上,“下关这场仗胜利后,我需要攘夷军替我宣传——堺屋的鹈野是稻荷町第一个站出来帮助攘夷军的功臣。”
  “你很想出名?”桂捏住自己的下巴,想了想,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雅子殿你不怕到时候在花柳街树敌过多?”
  “每个头牌都有很多心怀嫉妒的庸敌,可那又如何?对于艺伎而言,除了大红大紫,其他的都不重要。”小雅的语气里有种平淡的沧桑,“我只是个刚出道一年的舞伎,不算客人给的红包小费,报酬只有资深艺伎的一半。我需要还清置屋的债务,也要攒够母亲的治疗费,她已经失明三年了,不知道今后能不能治好……”
  “原来是这样吗?”桂小太郎看上去有几分懊恼,原本想着她不过是要在花柳街崭露头角罢了,非要跟战争联系在一起,这不是杀鸡用牛刀嘛,现在倒是理解了。“我还想批评你这种行为是危险的政治投机呢,如果是为了伯母的话,那就算了。”
  和十句里有八句假话的小雅不一样,桂小太郎从小就是个老实孩子,轻轻松松就被小雅糊弄过去。小雅用举茶杯的动作偷偷掩饰了一下唇角上扬的弧度,“咱们以茶代酒吧,我今晚已经在座敷上喝了太多的酒。为合作愉快,干杯!”
  “合作愉快,从明天开始,我就是花柳街的艺伎——桂子。雅子殿……不对,鹈野以后要叫我‘姐姐’呢~”
  “等等桂君,你难道要一直男扮女装?开什么玩笑?!你不是应该去城下町找你的同伴吗?这样独自行动好吗?”
  “不是桂君是桂子……我觉得我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扮女装也没什么不好。呐呐~你看这西阵织的花色多漂亮!还有这扇平打也是闪闪发亮的呢!”
  “不要避重就轻!桂君你跟我说实话,什么掩护同伴,你是特意扔下他们的对吧?是奸细还是其他派系塞给你的人?其实你是孤军奋战对不对?”
  “不是桂君是桂子!”
  “不要装傻!桂君你真是太不靠谱了,我要换盟友,我要去功山寺找鬼兵队合作!”
  ……
  尽管对经常脱线的盟友不是特别满意,但最后两人还是商定了合作计划。
  小雅联系有志支持攘夷的茶屋和艺伎,共同组织了一场筵席,邀请所有士官以上级别的天人和几个靠舔天人鞋底成为“社会名流”的下关市民。
  两天后,在筵席举行之前,勾狼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点了小雅的花名,而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桂小太郎化身“桂子”,亦步亦趋的跟着小雅去了茶屋。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男主出场
五月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12:41:53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6 01:32:17
五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6 16:51:04
谢谢你们【抱住么么哒

  ☆、花燃中

  醉醺醺坐于首位的狼头天人将毛烘烘的左爪放在小雅腿上,被她不经意间拂掉。她顺势给勾狼倒了一盏酒,借机让他的注意力转移到酒上。
  桂给小雅使了个眼色,替她解围道:“我这位小妹妹最擅长的是舞蹈,下关所有的舞伎,甚至连更领的艺伎都不如她,不少贵客从外藩慕名而来,就是为了观鹈野一舞。几位大人不如欣赏一下她的舞蹈如何?”
  小雅低头行了一礼,起身走到茶室的寄席,手执落金舞扇,做了一个上方舞的起式。
  桂小太郎抱起三味线,左手托琴杆按弦,右手执象牙板拨弦,看上去挺像模像样的。万万没想到,乐声一出,小雅的表情差点崩塌——
  “要做只能趁现在呀,ZURA!”
  “要做只能趁现在呀,ZURA!”
  “攘夷就是……唔唔唔——”
  小雅眼明手快的捂住桂小太郎的嘴,干笑着对天人们说,“我们为了跟随时代的脚步,也会私下里练习说唱的呵呵呵呵……”
  “攘夷?”醉得几乎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勾狼耳朵倒是很敏锐。“她刚刚说攘夷了吧?!”
  “不,大人,她说的是’JOY‘。您知道,这个词意为’乐趣’,她是在说跟您同席是一件很令人快乐的事情。”
  能把三味线当电吉他弹,还弹得如此“惊天地泣鬼神”,桂小太郎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
  在小雅不断的打圆场下,这场筵席终于有惊无险的过去。她忽然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