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39

阵在光明寺,银时带领前军炸了天人的飞船后撤退到城外吸引敌人火力,高杉趁机率鬼兵队潜伏进城内的功山寺,打算里应外合夺回下关。天人对于城内的防范日益严密,中军这边的传令兵全部有去无回,消息被切断了,所以我亲自来做接头,顺便调查之前的传令兵到底出了什么事。”说起战情,桂的眼神凝重,脸色发沉,“虽说是调查,不过我也猜得出来,他们现在大概凶多吉少。”
  “你没带人吗?”
  “带了十五个人,我们之前约好如果分散就在城下町碰头。潜入后敌人发现了我们,我给他们做掩护让他们先走,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现在他们应该已经隐藏在城下町附近了。”
  “既然带了靠谱的战友,何必找我这种不知道能不能信任的编外人员帮忙。”小雅摊手,好整以暇道:“桂君,我只是个手无寸铁的花街女子,我能帮到你什么?”
  “自从天人攻占下关以来,武士、町人、僧侣、渔民……有多少人抛下这座城市逃跑?又有多少人屈从于天人的胁迫成为走狗?唯有花街女子还坚定的守在稻荷町。在消息还未被切断之前我也得到过不少情报——你们窝藏过负伤的攘夷志士;偷偷往他们藏身的桥洞扔过食物;筵席上,为了麻痹天人而忍辱负重……“
  “雅子殿,如果把战争比作熊熊燃烧的烈火,我坚信下关的第一个火把,非花柳街莫属——”
  “想要谈条件,手里得有筹码。这花柳街是不是第一个火把,跟我有什么关系?”小雅忽然笑出声,“桂君,你对我们似乎有点误会,留在这条街不是不想逃,是无处可逃。地球人也好,天人也好,对于艺伎而言,区别只是‘客人’和‘有点麻烦的客人’。帮助攘夷军属个人行为,并不能代表全部。”
  “花街女子都很识时务,想让她们帮助你们,你就必须做出保证。你用什么来保证,下关的战争一定会胜利?你用什么来保证,我们这些没有丝毫武力的女子在战败后能全身而退?”
  桂沉默半晌,叹了口气,“……我什么也不能保证,战场瞬息万变,发生任何变故都有可能。不过就算战败,我也能保住你们大部分人。”随即他笑了笑,眼神自信,“毕竟,中军高层的‘狂乱贵公子'和‘逃跑小太郎'一向只打‘必败之战'。”
  ——在必败之战中最大程度保存有生力量,带领众人撤退以待下一次重振旗鼓,这是身为“逃跑小太郎”的责任和自信。
  小雅手臂懒洋洋的撑在矮几上,笑的漫不经心,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良久……
  “我们商量一下合作事宜罢。”
  “……诶?”
  桂眨了眨眼,有点反应不过来。
  小雅抿抿唇,不打算和桂说实话。
  桂能说出‘不能保证’这句话,代表他对目前的战情有着清晰的认识;没有随随便便的给她开空头支票,说明他为人诚实可以信任。这些念头可以在心里琢磨,却不好说出来。
  虽然从小熟识,但时隔三年,他们走的时候年纪又不大,谁知道以后会变成了什么样子。小雅本就有借攘夷军之势的念头,但需要鉴定合作对象是否可堪重任。这件事关系重大,涉及到人命,容不得她任人唯亲。
  “我只是个出道一年的舞伎,羽翼尚未丰满,想让整条花街配合你,再给我两年说不定能做到,但现在无异于痴人说梦。就算能说服整条街的人,我也不敢信任,如果最后关节反水,损失就太大了。”
  简单解释了一下,小雅用正事转移了话题。
  “之前帮助过攘夷军的艺伎恰好都是跟我关系不错的,这些人大概占了花街艺伎的一小半,甚至还有几个身份关键的茶屋老板和置屋妈妈。虽然人不多,但只有她们是在你做不出完全胜利的保证下,还敢跟着大干一场的。”
  小雅从八角柜里翻出一张下关地图,在榻榻米上铺开,这张地图极其详尽,就连城下町每一个店铺的位置、花柳街转角每一座石牌的大小都描绘的清清楚楚,甚至海峡处停泊的四艘天人战舰都被标注了出来——每条船的名字、有多少士官、舰长和战术指挥是谁、战舰的厨房和卫生间在哪儿、食物和燃料能源储存在哪儿、以及每个舰长的喜好和弱点都是什么……
  “这……这都是从哪来的?!”
  桂有点呆愣的揉了揉眼睛,如此详尽的机密,她是怎么拿到的?
  “永远不要小瞧艺伎的套话能力。这世间有一种刀子,无声无息,不见锋芒,却能优雅的吻上人的脖颈,见血封喉。此刀名为‘女人’。”小雅挑着眉,戏谑道:“桂君,如果哪天你喜欢上一个女人,请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是为了什么跟你。不然的话,说不定哪天你一回家就发现,她已经卷走你的全部家产和隔壁老王私奔了呢。”
  “……恕我直言,会这么做的只有你吧?”桂抽了抽嘴角。
  “不,这种一般女人的段数实在太low,最后败坏的还不是自己的名声。不是有句话叫做‘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吗?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先让我的男人毁灭世界,在他快成功时直接把他杀了,这样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顺便再把整个世界弄到手。”
  “……忽然很想给高杉点蜡。”桂小声嘀咕了一句,指了指地图,将歪楼的话题拉回:“一个人做不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