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37

乐子的男人。艺伎也是一种接待服务的公关人员,难道不需要形象这种东西?”
  “小姑娘,后街的游廓更适合你,你可以用你这张脸成为花魁。”
  “我有苗字,本名是井下雅,是一名武家女儿。您让我去游廓,这是逼我去死。”
  “你是武家女儿?”堺屋妈妈挑起眉,“既然是武家女儿,为什么会跟着人牙子的车?你应该去找中介人。”
  “您读过《平家物语》吧?”小雅轻笑着,目光落在遥远的地方,“ ‘祗园精舍的钟声,奏诸行无常之响;沙罗双树的花色,表盛者必衰之兆 。’不过是一个普通到狗血的、家族覆灭的故事罢了。”她顿了顿,继续道: “武家女子的基础课程——茶道、插花、和歌,古琴、围棋、将棋、汉字、书道、礼仪……这些我不需要再浪费时间修习,需要从头学起的只有舞蹈和三弦。五年以上甚至长达十年的培养时间,我可以缩短至两年,也就是说,我能为您带来的收益,远远超过一个艺伎辛辛苦苦工作三年带来的收益。”
  ……
  她始终语气温和而冷静的说着毛遂自荐的话。从置屋的规模,到自己的潜力和能为置屋带来的利益,再到未来的发展,进行方方面面的阐述和分析。
  一个人的口才和煽动能力到底能好到什么程度呢?
  明知道她也许并不是最适合的人选,堺屋妈妈最后还是留下了她。
  后来堺屋妈妈才知道,人牙子之前本打算将她卖给玉代屋,但玉代屋的洗衣仆妇跟她有私怨,偷偷塞了钱,怂恿人牙子把她卖到游廓去。
  井下雅,不,鹈野——她把这个名字作为自己出道的花名——成为堺屋一员后,她从观望学徒做起,用不到两年时间出道见世,预计今年就可以升格为普段舞伎。她是堺屋妈妈见过的最聪明的姑娘,观察能力极强,别人需要学习三遍五遍甚至十遍百遍才能记住的东西,她一次就能做得很好;她也比所有人都努力,除了每天保证四个小时的睡眠,堺屋妈妈从未见过她休息。
  但同时堺屋妈妈又有着无法为外人道的忧虑。鹈野善于用伪善面孔掩饰自己骨子里的桀骜不驯,堺屋妈妈有种直觉,或许对于鹈野来说,这个花柳街还是太小了。
  就像辉夜姬注定离开凡间一样,总有一天她会飞出花柳街,谁也不能阻止,谁也无法阻止。
  ……
  堺屋妈妈从自己的房间取出小雅的卖身契,归还给她。“除了两年的教育费用和出道时的头面和服,你和置屋没有其他债务,如果我接受你的无偿劳动,未免也太不近人情。我会按照新出台的《劳动法》重新拟一份雇佣合同,但提前告诉你,还完债前,你不会有任何收入,就连客人给的小费都要上交。就这样,你先回去吧。”
  小雅行了一礼,转身离去。堺屋妈妈看着小雅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忽然叹了一口气。
  在稻荷町这个花之战场,小雅有一鸣惊人的志气,也有大红大紫的才气,她甚至能达到所有艺伎达不到的高度。堺屋妈妈是想不择手段留下她的。
  但是一闪念间,她却步了。因为她想起三年前那个差点让小雅沦落游廓的洗衣仆妇。这名下女所在的玉代屋先是闹出资金_jiu_fen,后来生意越来越不好,渐渐,当红的艺伎纷纷离开置屋寻找其他出路,在堺屋舞伎鹈野隆重的出道之日,玉代屋悄无声息的从稻荷町消失了。
  所有人都以为玉代屋倒闭只是经营不善的缘故,但堺屋妈妈仿佛在这件事背后看到无数条傀儡线。
  这些傀儡线,透明,纤细,比刀剑更加锋利,也更加优雅的无声吻上人的脖颈。
  妥协,并不只是因为天人带来的威胁。三年前,堺屋妈妈屈从于利益的选择,三年后,她屈从于从未证实过的恐惧。
  有些人,永远不要与之为敌。
  ……
  小雅走出会客室,经过庭院时,看到天边水玉般的圆月。再过两个三十天,又是一年一度的栗名月,可惜下关没有月见祭。
  她在月色下,展开那张被她捏在手心、变得皱巴巴的文约。
  脱籍的方法有很多——逃跑、把自己的名声搞臭、和茶屋和置屋撕破脸皮、将一条街的人都得罪光最后被开除封杀……这些不留一点退路、会让自己身上沾满污泥的方法,她全部排除。
  就像她一直以来所坚持的原则那样——同样是退兵,辙乱旗靡弹尽粮绝是退,步步为营泰然自若也是退——怎么想都是前者比较划算。桂小太郎的到来,成全了这个契机,也成全了她为今天所做的一切努力。
  为了这张文约,这三年里,她布置了多少谋划,付出多少心血,给堺屋妈妈下过多少次心理暗示,没人知道。
  玉代屋的倒闭到底是巧合还是某个人的手笔,同样没人知道。
  她轻笑一声,撕碎卖身契,扔进挺拔方竹旁的水潭里。澄澈的月光映在白色纸片上,像一场纷纷扬扬的落雪,雪片融进活水,在惊鹿敲击手水钵的清幽声色中,顺着小石渠流出这方寸之地。
  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作者有话要说: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3 18:47:50
南边加九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9-03 22:58:29
谢谢小天使~开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