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35

格大人的面子上,您可否下个令,让您的属下搜查时小心一些?”
  勾狼一挥手,“听到这位小姐的话了吗,一会搜查的时候都给我小心着点,不许碰坏东西!”
  “多谢大人体谅。”她在躬身之际,微偏过头,余光瞥到一个身着女式和服迅速混入艺伎中的身影,便让开身不再挡着门,“您请。”
  勾狼带着下属们踏进堺屋后,妈妈一把拉住小雅,她刚要说话,就被小雅在唇前竖起食指的动作制止了。
  “虽然天人占领下关后没有主动杀过平民,但你别真以为他们不敢朝你开枪。”小雅低声道:“暂时服个软而已,妈妈,你信我吗?”眸中水光褪去,她的眼神变得幽邃,“战火已经烧到下关了,稻荷町不能什么准备都不做,你最好联系一下其他置屋和茶屋料亭。”
  堺屋妈妈眨了眨眼,问她:“你之前的客人里真有那个什么……麦当劳舰长?”
  “怎么可能,不过是狐假虎威借势而行。”小雅完全没有纠正她叫错名字的打算,“我只是之前恰好听说怀俄明号舰长叫什么名,又以防万一,在酒席上顺便打听了他手下几个主事人的特征罢了。这下妈妈不用担心你的那些收藏品了吧?”
  “……被你看出来了啊?”堺屋妈妈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那扇黄梨木红梅屏风很贵的,玄关摆着的粉彩缠枝花瓶是从烙阳星购入的古董,还有会客室壁龛里挂的画,那是菱川师宣的浮世绘真迹……咳,我自然是信你的,等那些天人走了,我就去联系其他置屋和茶屋。”
  “对了,妈妈……”小雅沉吟道:“勾狼……就是那个狼头天人,他将枪口对准你的脑袋时,你看清他用的是哪只手了吗?”
  堺屋妈妈有些不确定,“左手吧,刚才情况那么紧张,我哪有功夫注意这个啊?”
  “左手吗……”小雅低着头想了一会,她看见的也是左手,这个勾狼难道是个左撇子?
  仔细观察一个人的特征,迅速分析对方的弱点,并以最快速度想出解决方案已经成为她深入骨髓的习惯。
  “发现一间屋子有血腥味!”一名天人三等兵从和屋走出来,怀疑的眼神扫过面前这群女子,“都过来看看是谁的屋子,如果敢隐瞒的话……”他摸了摸腰上的弯刀,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小雅垂下眼睫,跟随众人走到自己那间五叠半的屋子,面对姐妹们的迟疑和天人压迫性的目光,她扯出一丝笑容,脸颊有些红,略有些尴尬羞赧的对勾狼道:“对不起,我……您知道,女人每个月都有不方便的几天。”
  勾狼的目光落在小雅身上,堺屋妈妈和其他艺伎都紧张的说不出话,生怕这个狼头天人忽然拔枪照小雅的脑袋来一发。而小雅面不改色,依旧不好意思的看着勾狼,迷离带笑的眼眸如水般荡漾开层层波澜。
  “你叫什么?”勾狼终于开口,置屋内的气氛忽然一松。
  “鹈野。”小雅不着痕迹的一眼扫过勾狼的左手,缓缓勾起唇,“我是个才出道一年的舞伎,还望大人提携。”
  勾狼最后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小雅一眼,“下次去茶屋,我会指名你。”扔下这句话,他带着一群长得很辣眼的天人扬长而去,而他身后的小雅恭立于置屋门前,脸上始终带着笑,这笑意却唯独没有蔓延至眼底。
  等到小雅完全看不到天人们背影后,她转头看向身着女式和服的攘夷志士,意外的发现此人并非她想象中那般、是个必须靠浓妆掩盖男性特征来躲避天人搜查的武士。身着西阵织振袖的他有一张清丽端秀的脸,三千青丝松松挽就,发间戴着小雅的细工簪,垂花帘如紫藤萝一般,遮挡住他小半张脸。
  这人太会挑衣服了,这件西阵织是小雅最贵的和服,是出道不久后某位财大气粗的客人送的,价值赶得上普通人家的半个房子。
  她仔细盯了这张脸几秒钟,觉得有点熟悉,却完全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之前已有不少姐妹注意到这个不知不觉多出来的人,只是鉴于有天人在,识情识趣的她们都很默契的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小雅上前几步,一把拉住攘夷志士的手腕,把他扯到众人面前。
  “这是我的远房表姐,刚刚她还说这件和服漂亮,我就让她试了一下。你们瞧瞧,她穿这身好不好看?”
  堺屋妈妈张了张嘴,原本打算说什么,想起之前小雅说的“战火已经烧到了下关”,她又闭上了嘴,只是脸色有点怪异。
  这名攘夷志士只是微微愣了一下后,马上配合小雅的话,在众人面前转了一圈。收获了几句赞赏后,他跟“表妹”一起坐进堺屋的会客室。
  堺屋妈妈和攘夷志士一个表情纠结,一个缄默不言,小雅泡了一壶茶端到矮几上,堺屋妈妈呷了一口茶水,定了定心神,问道:“这位是……”
  “她是我的表姐,叫……”小雅瞟到对方那头令人嫉妒的黑长直,一边吹着杯里冒热气的茶水,一边胡说八道:“叫假发子。”
  “不是假发子,是桂子!”攘夷志士下意识反驳。
  不是假发子,是桂子……
  不是假发,是桂……
  “噗——”
  听到这无比熟悉的口吻和句式,小雅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勾狼是春雨的海盗,但他做海盗之前是干嘛的谁知道。
网上有人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