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34

怎么发展成现在这种状况的呢?
  这件事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两天前,她招待了一个难缠的客人,也是个天人,座敷上他一直不停的灌她酒,打得什么主意小雅心里大概清楚,又不能明确的拒酒,惹怒天人的后果不仅仅是自己倒霉,甚至有可能给整个稻荷町带来灾难。
  天人占领下关后,给这座城市带来的不仅是物价的持高不下和来不及出逃居民的惊惶不安,还让花柳街艺伎们的拒酒本事整体提高了一个档次。
  小雅喝了一晚上酒,简直难受的想死,踏进置屋院子后,她跌跌撞撞闪进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的找解酒丸和护肝药。当她把手放在壁龛拉门上的那一刻,迷迷糊糊的脑子忽然清醒了。
  氤氲不散的酒气里,她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已经多久没闻过这么浓郁的血腥味了?上次还是在三年前,她第一次杀人并嫁祸给萩城町奉行一家时。
  天人入侵下关已有月余,他们封锁了整座城市,严密控制海峡水运和城门进出,这个时候躲在花柳街这种灰色地带且身上有鲜血味道的,能是什么人?
  与天人对立,负伤或杀过人,除了攘夷志士,小雅不做他想。
  如果这是一个RPG游戏,那么此时此刻,她面临着三种选择:
  一、向天人举报。
  二、帮助潜入者。
  三、无视。
  第一个小雅绝对不会选,想都不用想。天人的长相一个个太闹着玩,凑到一起都能组成一个疯狂动物城,为了眼睛着想,如果能尽早把他们赶出下关,她绝对会出一把力。
  至于第二个,小雅依旧不会选——假设一个杀手受伤后慌不择路的躲进街边人家里,外面全都是追兵,这家的小女儿无意中发现了杀手,他的第一个反应会是什么?
  “这个杀手不太冷”只会出现在电影里,现实中更多的是恩将仇报杀人灭口。退一万步讲,假设杀手是个嫉恶如仇除暴安良的好人,不会伤害女孩,但他也会在她喊出声前把她敲晕或做出威胁。无所谓正义非正义,人会下意识趋利避害,甚至为了大义而牺牲一小部分人,也是无可奈何却不得不做的选择。
  所以,装做什么也不知道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想要帮助这名攘夷志士可以有很多办法,但不代表她必须把自己暴露到危险中。
  小雅悄无声息的退后,离开壁龛,大开大阖的翻柜子弄出声音,做出一种她其实什么都没察觉到的信号。正当她打算无视到底时,置屋外传来不太熟练的普日:
  “有浪人逃窜到了你们这里,所有人都出来!缉查队,进去搜人!”
  小雅略一蹙眉,有点无奈的将目光投向藏着人的壁龛。看来上天注定她不能无视屋子里多出来的这个“生物”啊。
  “化妆,换上壁龛里的女式和服,立刻,马上!”
  她靠近拉门,小声而迅速的扔下这句话后,匆匆离开房间。
  路灯昏黄的光笼罩着院中剑拔弩张的双方,堺屋妈妈和前辈姐姐们对天人首领怒目而视,几个实习艺伎和观望学徒站在她们身后,眼神不忿的同时,也有几分紧张惶恐。
  “大人,恕我直言,置屋门前男性止步这是花柳街的规矩,除了为艺伎整束和服的男众(衣装师傅),谁都没有权利随意踏进玄关之内。”置屋妈妈沉着脸色,严肃拒绝道:“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污染这片净土,诸位请回吧!”
  如果是一般的警方搜查,置屋妈妈不会这样拒绝,就因为来的是早已在花柳街惹下众怒的天人,这才彻底点爆她的燃点。
  “规矩?”为首的狼头天人嗤笑一声:“这颗星球现在是我们天人的殖民地,我们的规矩才是规矩,地球的猴子就应该卑微的趴在地上舔我们的鞋底!”
  此言一出,立刻收获无数愤怒的目光。小雅却在众人身后弯了弯唇。
  攘夷志士出现,这座城市迟早会爆发战争。而花柳街、游廓、城下町等人口流动密集之地都是最容易钻空子的地方。先不提其他,在稻荷町,艺伎虽然没有战斗能力,但在保守秘密保持沉默上,没有人比她们更可靠。
  所以你们这些天人就继续拉仇恨吧,当这条街的怒火达到顶点同仇敌忾时,就是你们滚出去的时候。
  堺屋妈妈的拒不相让,终于惹怒了狼头天人。他抽枪对准她的额头,“啪”的一声打开保险。“现在就以妨碍公务为名,把你们——”
  “大人,花柳街的女人都是带刺的玫瑰。”千钧一发之际,小雅从人群里走出,给了堺屋妈妈一个放心的眼神,继续对天人首领道:“太粗暴的话,只会划伤自己。”
  狼头天人眯缝着眼看小雅,“你是谁?”
  小雅微微躬身,“您是怀俄明号的高级士官勾狼大人吧,之前总听麦道格大人提起您,说您是他最得力的左右手,没想到今日有幸得见。”随后,她用一种俏皮而熟稔的口吻道:“下一次见到麦道格大人,我一定要跟他显摆一下我已经见过您了呢!”
  “你跟我们舰长很熟?”勾狼转了转眼珠后,上下打量着小雅,听到“麦道格”的名字后,他冷厉傲慢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些。
  “能在茶道会上为麦道格大人服务,这是我的荣幸。”小雅抿唇笑了笑,眸光仿佛浸在盈盈一水间,“妈妈之前并不是想要阻拦您,只是置屋内大多数有年头的旧物脆弱易碎,看在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