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30

鼓起勇气,怯生生的跟她搭腔。
  小雅的目光沉凝而深邃,额前的发丝被风吹起,有几缕覆在苍白的颊侧。她一直维持回望的姿势,就像一座沧桑的丰碑。
  亲密的家人,肆无忌惮的童年,雅大王和雅军,院子里的樱花树和江户风铃,松本川上的烟花……一切的一切,全都被她埋葬在身后的那座城里。
  “没什么。”她平静开口,“我只是看到那座城里有个贵族女孩死了,她看上去年纪不大,和我差不多。对了,我叫鹈野,你呢?”
  前尘种种如云散水涸,从今以后她是鹈野,花柳街的艺伎鹈野。
  ***
  一周后,萩城出了一件大事。
  藩臣堀田家的一个仆从失踪许久后,尸体在町奉行家的院子里被挖了出来。挖出来的尸体只剩下白骨,肉几乎被狗啃光,如果不是那块主人赏赐的怀表,谁也认不出来这具尸骨到底是谁的。
  只是一个仆从而已,堀田大人没必要死揪住町奉行不放,但是这个家仆和堀田夫人家族有点关系,被夫人的哭闹烦的不得了的堀田大人决定把这笔账算在町奉行头上。这事闹到了藩主面前,堀田大人咬定町奉行谋害他的家仆,而町奉行则坚持死者是想对自己的女儿图谋不轨才会被狗咬死,毕竟死者生前喜欢猥亵小女孩的恶习,在萩城还是有人知道的。
  两家的官司开始没完没了起来,最后町奉行引咎辞职,至于井下雅的低调离开,相比这场撕逼大戏,实在过于枯燥乏味,根本没有得到多少人的注意。
  町奉行辞职后,新上任的官员是一个攘夷论支持者,在他的号召下,不少萩城儿郎纷纷加入攘夷军,八百屋少年就是其中一个。当他刚抵达新兵营时,很不凑巧的遇到了村塾三人组。此时的村塾三人组俨然成为了新兵营的老大。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跑。没办法,一见到高杉晋助或者是井下雅,他的心理阴影面积就会无限大。不过刚抬脚就冷静下来了,他以后还得在新兵营混,得罪了地头蛇可不太好。所以他脸上带着一丝讨好,暗搓搓的凑到高杉身边,道:“高杉君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太难过啊。”
  银时当场笑喷,“高杉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成天摆出这张如丧考妣的棺材脸,难怪别人会跟你说节哀顺变哈哈——”
  高杉将手握在刀把上,“八百屋,我不介意让你父亲听到‘节哀顺变’这句话。”
  八百屋少年眨了眨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诶,你不知道吗?”
  “我该知道什么?”高杉有些不耐烦。
  “我还以为你和雅大王有通信的,你们不是未婚夫妻吗?”八百屋诧异了,“雅大王的父亲死了你竟然都——”话未说完,他的衣领突然被高杉拽住,“你说谁死了!?”
  “雅、雅大王的父亲啊。”八百屋少年讷讷道:“是冬天的事,有几个拿禅杖的人闯进雅大王家,然后她父亲就切腹了,雅大王好像有哮喘,看上去挺严重的,当场就倒下了,和她母亲一起进了医院,后来我听说她母亲失明了,药费很昂贵,那个町奉行还给她施压让她活不下去——”
  高杉放下八百屋的衣领,抬步朝新兵营外走,刚走两步就被假发拉住,“脱队会被勒令切腹的!”
  “放手!”
  “不放。”假发给银时使了个眼色,语气格外坚持,“先去请个假吧,好好说一说,营长或许能给假。”
  银时破天荒的没跟高杉吵架,他耷拉着死鱼眼,揉了揉四下乱翘的头发,道:“假发你留军营,我陪他回一趟萩城,现在,高杉你先去营长那请假。”
  高杉转身去了主帐,半天没能出来,就在假发和银时打算冲进主账“解救”他时,终于看到高杉面无表情的掀开了帐帷。
  “走了。”
  “请到假了?”银时已经做好了跟着高杉脱队的准备,没想到那个一向不近人情的营长大人竟然会同意。“你怎么跟营长说的啊?好用的话下次阿银我也试试。”
  “我说我父亲死了。”高杉轻描淡写道。
  银时眼角抽了抽,“高杉家主真可怜。”
  高杉动了动嘴唇,明明想解释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等到两人马不停蹄的回到萩城后才知道,他们已经来晚了,井下雅早已经离开。高杉站在菩提寺外良久,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走吧,回军营。”
  “真的不进去看看吗?”银时弹掉小指上的鼻屎,道:“虽然井下已经离开萩城,但她老妈还在这儿不是吗?而且也可以给岳父大人上柱香什么的。”
  “不必了。”高杉转身,没有任何留恋的大步向前走。
  在这乱世之中,一朝分离,也许就是天人永隔。
  银时在他身后,暗红色的眼睛若有所思般落在高杉身上,“高杉,你对井下雅……”他的话只问了一半,但高杉还是听懂了。
  他到底对井下雅是什么感情呢?
  其实,一开始营长毫不留情的将他的请求驳回了。
  “现在正值战时,你们随时都有可能上战场,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这仗还打不打了?加入攘夷军前,你就没想过也许有一天会出现这种情况?”营长皱着眉头,“军令如山,谁都有家人,我凭什么要为你开这个先例?”
  高杉沉默良久,忽然弯下膝盖,平生第一次跪在别人面前,低下了他的头。
  “我的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