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28

的女孩如果成为名伎,您也能从中获得人脉和声望不是吗?”
  “不,我和那些女孩的关系,在将她们送到置屋后就彻底断绝了。”负责人苦笑道:“谁都不会喜欢强行将她们从家人身边带走的人。”
  “但是我不一样呀,我是自愿的。商人一向喜欢奇货而居,您觉得我有没有提前投资的价值?”小雅放下茶杯,郑重其事的对负责人躬身行礼,“落井下石易,雪中送炭难,我不会忘记您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对我的帮助,拜托您了。”
  负责人虽然做着不算太干净的买卖,但并非十恶不赦之辈,面对小雅这番先兵后礼,她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沉默良久,她终于开口,“我需要问您一个问题,然后再做决定。”
  “您请问。”
  “恕我直言,您不适合花柳街那种灰色地带。”负责人眼神里有着明显的不赞同,“雅子阁下,您知道花柳街对于女子来说,是什么地方吗?”
  小雅笑了笑,睫羽微敛,“知道,看人脸色的地方。”
  “我知道您不是一个喜欢看人脸色的人,那为什么还要做这种选择?”
  “为什么呢?”小雅歪头想了想,道:“大概是,不想一辈子都看人脸色吧。”
  ***
  小雅离开委员会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负责人让她等三天,毕竟她不能光明正大的离开萩城,负责人要为她弄一个假的身份证明和通行手形。
  小雅打开伞,走进雨帘中,细密的雨线模糊了视线,越来越大的雨声也掩盖了行人的脚步声。她独自走在暗无边际的夜色里,心里总有种深深的不安感。
  闪电割裂漆黑天际,将一张人脸映得惨白。
  人脸?!
  小雅霍然转头看向幽深的暗巷,轰隆一阵炸雷紧随闪电,一只男人的大手猛地将小雅扯进巷子。
  “啪嗒!”雨伞掉在了巷子外。
  那只粗鲁的手一甩,小雅后背撞上了砖墙,疼得她眼前直冒金星。还未等她反应过来,男人欺身而上,将小雅紧紧禁锢在墙檐下,低头用牙齿撕开她的衣襟,另一只手在她身上乱摸。
  又是一道闪电,小雅看清了这个人的脸。是那个曾对她口出秽言的看门下人。
  空无一人的幽巷,夜色中的磅礴大雨,差距悬殊的武力值……
  求救无门!
  “先生,您确定要对我做这种事?”面对绝境,小雅竭力保持着头脑冷静,“您应该知道,我出身江户井下家,已经答应了家人要回宗家,您是想要与井下家为敌吗?”
  男人嘿嘿一笑:“老子管不了那么多,爽完杀了不就得了,谁知道是_wo_gan的!”
  “你要杀我?!”小雅畏缩一下,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别、别杀我,我会听你的话,我可以配合你,只要你不杀我,以后也可以想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她带着哭腔的幼嫩嗓音让男人又硬了几分,他嘿嘿一笑:
  “行啊,伺候好老子,老子就留你一命。”
  “那,别在这儿做这种事行吗?”她小心翼翼道,“我怕别人看见,这里离巷子口太近,再、再往里走一走……”
  男人眯了眯眼,“敢给老子玩花招的话,老子弄死你知道吗?”他似乎也觉得这里不太安全,提着小雅后衣领走进深巷,将她再次往墙上一按,继续之前的动作。
  他低头忙着解裤带,完全没有注意到,小雅那双在夜色衬托下显得更加幽深叵测的眼睛里,划过一道比锋刃还要冷的光。
  口臭呼在她脸颊,大手伸进她的衣领,在她皮肤上肆意凌虐,那张恶心的嘴划过她的咽喉,脖颈,锁骨,还要继续向下……
  突然,小雅低头狠狠咬向男人的颈动脉。
  “嗷——!!”男人发出一声惨叫。
  小雅死死的咬住对方,像狮子咬住好不容易到口的猎物。哪怕男人吃痛时的拳打脚踢落在她身上也不松口,直接从他脖子上咬下一块肉。
  男人捂着鲜血直喷的脖颈倒下,腿脚抽搐,蜷缩在雨幕中奄奄一息,小雅吐掉嘴里的血肉,脸上还带着迸溅出的几滴血红。她捡起墙角的一块砖头,神情冷静而悍然,注视着呼吸还未停止的男人,将砖头狠狠朝他的脸砸下!
作者有话要说:  雅大王首杀达成√
——————————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7 15:04:26
五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7 15:17:03
谢谢么么哒(づ ̄ 3 ̄)づ

  ☆、来时路

  砖头离男人的脸还有一寸时,小雅生生止住自己的动作。
  他已经必死无疑了,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如果颅骨被砸碎,会明白的显示出这是一场谋杀。她已经要离开萩城了,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生事。
  这具尸体上,她留下的痕迹越少越好。
  广播里说过,这场大雨会持续一夜,第二天所有的血迹都会被洗净,任何犯罪痕迹都不会留下,可她想要的效果不仅仅是“没有任何犯罪痕迹”。
  她站起身,走到巷口捡起遗落的伞,又回去拖着男人的尸体往前走。死人的体重很沉,每走一步,她都觉得无比艰难,但还是没有松手。穿过一个个无比熟悉的暗巷,她终于走到现任町奉行官邸外围一处墙角。
  她带着人生中杀死的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