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26

略了那位夫人的作用,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井下妈妈挑了挑眉,“那位夫人有了‘孩子’后,难道会没有一争家业的野心?等到发现自己是假孕后,她会怎么做?”
  “是啊,她会怎么做呢?”小雅无可奈何的摊手,带着一点隐然的无赖,“我真的、完全、一点也不知道呢!”
  怎么会不知道呢。
  当年夫人和大公子偷情后,大公子先行离开,夫人慢悠悠的穿衣服,一只小猫忽然闯进了屋子。那小猫原本是大公子送给妹妹的,结果最后养它的却是大公子,小猫也只跟大公子亲近,其他任何人靠近都会伸爪子挠人。小猫熟悉大公子的气味,在夫人身边徘徊不去,夫人脸色一阴,竟伸手活活把它掐死了。
  小雅当年在壁龛里被吓得半死,就是因为她看到了这一幕。
  如此阴狠绝决的人,连一只小猫都不肯放过,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翻盘机会?小雅自忖能够理解夫人的做法,换做是她,为了将泄露秘密的苗头掐死在摇篮里,别说杀猫,杀人她也下得了手。
  推己及人,如果小雅知道自己是假孕,十个月后,她依然会带着不知从哪抱来的小男孩,买通医生,做出假的亲子鉴定,回到宗家以大公子谋害家督夫人及幺儿的借口反咬大公子一口。
  还有姑母,她以为那位夫人事后查不出是谁劫持了她吗?
  查出来劫持者身份对夫人来说于事无补,事情已经发生了,宗家上下都知道她曾有孕,家主和大公子也已经与她离心,她需要做的只是挽回自己的地位。作为曾经劫持过夫人的姑母一家人不得不跟夫人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就算是假的,姑母也不敢说出来,不止不敢说出来,她还会尽量助夫人一臂之力,不让她暴露这孩子的真正来处。
  大公子风评下降,二公子身体不好,最后继承家督之位的很可能是那个不知从哪儿抱来的小男孩,几年以后家督过世,小雅就可以找人揭露他并非井下家血脉的事实,到时候宗家分家一起争夺家业,井下家距离败落也就不远了。心情好的话,操作一下,把井下家弄到自己手里不算特别难的事。到时候再招人入赘,就可以彻底的将宗家变成她井下雅的东西。
  她说过自己不接受逼迫束缚,请神容易送神难,既然当年那老头想把她弄进宗家做联姻工具,就别怪她日后回到宗家就不走了!
  “雅子,如果你姑母姑父察觉到你的计划会让井下家陷入危机,不打算实施怎么办?”
  “不会的。”小雅看着矮几上那一沓钱,眼神幽深,“相比宗家的利益,她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女儿,”她的声音渐渐低不可闻,“毕竟是父亲的亲妹妹,她和父亲至少有一点是一样的。”
  井下妈妈再次沉默了,过了一会,她问小雅:“萩城不是久待之地,你是不是……已经有离开的办法了?”
作者有话要说:  然后,佐佐木家的精英大公子成了小雅的姐夫,未来某一天,高杉、佐佐木、小雅这三个危险的倒幕分子凑到一起商量着如何毁灭世界,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不
猜一猜那位夫人将来抱回来的小男孩会是谁?银魂原著里出现过的呦~
————————————————————
码完这一章后我就对自己说:没天赋就别写宅斗。
我以后再也不想类似题材了,费脑还写不好,本来脑细胞就没多少。
————————————————————
再说定定公其人,我一直都觉得他有病。在佐佐木和倾城篇那个老爷子的处理上,他给我一种“我就是婊|子但你们就得给我立牌坊”的感觉。
定定公要用人,但这人一旦不合他意,就拿这人的身边人开刀,不是威胁是真开刀,把人家的人生全都毁了, 多大仇啊,一个断了手臂又几十年与爱人生离,一个一尸两命与妻女死别,他特么还敢继续用人家,这是在表现他大度还是怎么回事?
从历史角度讲,开国不能算是错,甚至可以说,为了避免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一定会惨输的战争,以及争取种族的进步空间,开国才是明智的选择,能顶着骂名和各种压力果断开国的人也可以称之为英雄。但是定定公这人……原著没画,可能我想的比较多,从这件事以小见大,定定公手底下这种恨他恨的要死的人说不定还有很多,他既不怀柔又不斩草除根,最后墙倒众人推简直就是理所应当嘛。
————————————————————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5 20:06:34
五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27 02:01:57
谢谢你们【抱住

  ☆、烟雨杀

  井下妈妈的心里,一直就跟明镜一样透亮。
  就像最初诧异却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失明;就像她早就知道老公正加一个永远回不来的班;就像她蹲在半夜的冷风里,将小雅洗完的那些带着浓重皂角味的衣服重新洗过投干净再晾好;就像她相信,小雅永远不会迷失在困境里,就算再也握不了刀,她也依旧能破开桎梏,拨云见日。
  她的女儿,总是有办法的。
  果不其然,她听到小雅叹了口气,道:“有的呀,不过现在遇到点小困难,不过请放心,我很快就能解决。”
  井下妈妈弯了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