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25

,智商的差距真不是年龄能够弥补的。”
  姑母:“……”
  忽然间有点想哭呢。
  她巴巴的接了家督的任务千里迢迢跑到萩城,卖出去的尴尬都快有二十斤了。
  “您恐怕不知道,大哥和这位续弦夫人有私情。”小雅说得很隐晦。
  这件事,是她还在江户时无意中发现的。就像光源氏与藤壶中宫一样,大公子和夫人这一对名义上的母子情迷意乱失去了理智,一向喜欢到处乱跑的小雅当时就在那个房间的壁龛里。
  讲真,她当时差点吓尿了,压根不敢从壁龛里出来,足足听了一整场声色大戏。
  虽然此事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也许这对母子已经结束了这段畸形的关系,不过那又怎样,他们有过私情是毋庸置疑的,说谎的最高境界,是真假交缠在一起让人分辨不清。只要家督稍微有点怀疑,这个计划就可以实行下去。
  “先说那第一句话——怀孕的夫人在去医院的路上被浪人袭击又被劫走,失踪一段时间后,没过多久却被人在医院碰到,还刚好是大公子陪着夫人,家督会想到什么?”仿佛看到什么有趣场景,小雅眼神里带着盎然,“为什么夫人脱险后不回家?为什么儿子救回夫人后不告诉他?为什么失踪的夫人会和儿子一起去医院?最后的怀疑就会演变成——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
  “再说那第二句话——夫人听说大公子要杀她,她会怎么想?如果在她心里,这孩子是大公子的,那么她就可以理解为大公子怕_luan_lun之情暴露,想要杀了她;如果在她心里,这孩子是家督的,那么她就可以理解为大公子怕这孩子夺走他的地位。再有一点,这么多年夫人无所出,到底是生不了,还是不能生?如果是生不了,是她自己的原因,还是她不小心‘沾了什么东西’?怀着这种疑问的夫人如果‘侥幸’从你们手里逃脱,她会怎么做?”
  “还有那第三句话——我离开江户时年纪虽小,但对二公子也有些印象,他的眼神……呵,挺锋利的。论文武,论相貌,论妻家的势力,论在家督面前的受宠程度,他和大公子不差什么,只不过他是不能继承家业的次子罢了。在他还健康时,我不信他没有和大公子一争高下的心思,或许现在,他心里也有对自己身体状况的怀疑。这时有人拿出证据,告诉他病得蹊跷,就算不明说是谁下的手,他心里难道没有一个怀疑对象?”
  “你要让井下家陷入家业之争。”姑母已经明白了小雅的计划。“大公子众叛亲离,恐怕坚持不了几个月就会败落,而你说的两年……”
  “不会那么快。”小雅摇头,“第一,大公子作为第一继承人多年,他如果不傻的话,恐怕早已掌握部分实权;第二,二公子虽然优秀,但身体条件太差,支持率不及大公子;第三,大公子还有那个跟她情如父女的妹妹帮他呀。”
  “这时候是不是又有第四句话了?”姑母问道。
  “然也。”小雅的指尖依旧一下一下扣在矮几上,声音听上去就像棋盘上清脆的落子之声。“这次是给长女。也不用特意跟她说什么,直接也好,间接也好,让她知道佐佐木家能够利用就行。宗家想跟佐佐木家联姻,分家女儿自然无法嫁给高门的家督或继承人为正妻,首先是身份不够资格,其次是家督不会让分家凌驾于宗家之上。但如果换成宗家女儿呢?长女为了给地位岌岌可危的兄长增加砝码,主动请求嫁到佐佐木家,家督不同意她就闹_zi_sha,这样的话,井下家的局势会变得如何?”
  “宗家的亲女,自然不会委屈做妾,家督会尽力为长女筹谋,等到我那位长姐成为佐佐木家继承人的未婚妻后,她想要保护哥哥,也就有了足够的话语权。在几方僵持之下,谁还有功夫管一个小小分家女儿的婚事?两年足够分出胜负,在这期间,堂姐该订婚订婚该出嫁出嫁。”
  姑母思考了一会,站起身,给母女俩留下厚厚的一沓钱。“这些钱你们先拿着花,我会考虑一下你说的计划。你们如今在萩城处境艰难,这是家督的手笔,我尽量在町奉行面前帮你们说说好话,让你们轻松一点。”
  “姑母,我毕竟身处长州,只是提出一个构想,实施起来必定会有漏洞。药何时下、风怎么吹、证据怎样作假、口供怎么串、行动怎样更隐秘,证人从哪找……这些具体的细节还需要姑母和姑父仔细商榷。”
  姑母点了一下头,快步离开这所破旧的租房。
  母女两个一时间没有说话,良久,井下妈妈才开口,“说什么让宗家两年内无暇顾及分家,雅子,你明明是要让宗家伤筋动骨啊。”
  小雅笑吟吟的凑到母亲身边,“还是妈妈了解我。”
  “你模糊了‘劫’和‘杀’的区别,夫人连续两次遇袭,前者下了杀手,后者不但解决了杀手,还劫走了夫人。家督会以为后者是大公子安排的,但在夫人被劫走之前,还有那些下杀手的浪人他不知道是那一方派来的。在家督心里,排在首位的怀疑对象恐怕是井下家的政敌或天诛党。在不知道大公子与夫人有私情之前,家督找不到失踪的夫人,到时候直接拿政敌和天诛党开刀,这下可好了,他们对付井下家的导火|索也有了,井下家说不得又要出点血。”
  小雅翘起唇角,“如果家督够冷静,就不会轻举妄动。”
  “还有,你让你姑母有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