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23

代之的是雾气般的迷蒙。仿佛有一道燃烧的火苗渐渐尘封进迷离深邃的渊底,再也不复从前的灼热温度。
  什么萩城的孩子王,什么“雅军”的首领,如果没有父亲这个后盾,如果没有藩国大组之女这个出身,在绝对的强权和威压下,她什么也不是。
  她被那一盆洗脚水浇清醒了,彻底的清醒,从小到大都没这么清醒过。
  她还太弱,只能收敛羽翼,隐藏獠牙。
  孩子们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小雅还在笑,眼尾挑起,笑得那么漂亮,笑得那么风不惊水不起般平静,语气却温和而铿然,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好了,你们该回去了,晚了的话家人会担心。”
  孩子们站在原地,良久,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转身往回走,有几个想回头,却忽然听到小雅一声厉喝:
  “别回头!”
  “挺胸抬头,目视前方!”
  “朝着自己的方向,走!”
  他们不敢回头,所以根本看不到,他们的雅大王笑着笑着,不知何时竟泪流满面。
  荻城的冬天可真冷啊,冷得她牙齿直打颤,冷的眼泪刚刚流出来就被冻在了脸上,怎么抹都抹不干净。
  回到家后,小雅从怀里掏出那张包在手帕里的婚书。纸页被水打湿,字迹也晕开一圈圈墨痕。她看着婚书良久,久到忘记时间,久到明月东升,久到孤灯映壁,久到她将心里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全部斩断,久到她的眉宇间变得坚执冷凝。
  “三年未到,高杉君,你赢了。”
  她伸手,将婚书撕碎。
  “我们的婚约,解除了。”
  ***
  继洗脚水事件之后,母女两人靠着之前的积蓄,狠狠的过了一段省吃俭用的苦日子,就连母亲的药都不得不停了。她想带着母亲离开萩城,可是该死的旧制要求离开居住地必须要拿到奉行所签字的通行手形,否则根本出不了城门。
  能拿到才有鬼嘞!
  现在想想,才知道那时父亲带着她和母亲仅用半年时间从江户辗转到萩城,还在萩城弄到一官半职是有多么不易。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井下宗家的人终于找上门来。来的是小雅的姑母,小雅的姑母是井下爸爸的亲妹妹,也是分家的人,可能因为父亲身份的缘故,姑母出嫁的话家里就没人支撑了,所以她早年招了个入赘女婿,和小雅家一样,他们家也只有一个女儿。
  说实话,小雅非、常、的不喜欢这个姑母。她这人家教特严,人也特龟毛,在江户时,她经常到小雅家做客,一看到小雅就横挑鼻子竖挑眼,说她不像个姑娘家。诚然,从前她的确不像一般姑娘家那么文静稳重,但她父母都不管她,一个亲戚总过来挑礼,烦不烦?
  “大嫂,听说兄长出了事,我过来看看你们。”
  姑母眼睛都不稀得红一下,连装都懒得装,明摆着不拿母女俩当回事。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发现是白水后皱了皱眉,放下茶杯。“你们离开江户这么久,雅子怎么还是没什么长进的样子?待客的礼仪都学到哪儿了?”
  井下妈妈这话就不爱听了,“当着我的面教训我的孩子,这就是你到别人家做客的礼仪?”井下妈妈一句话轻飘飘的顶过去,丈夫已经去世,家里又是这种情况,她没必要为了所谓的亲情忍受不懂事的小姑子。坐在旁边的小雅安抚性的拍了拍母亲手背。这种习惯挑毛拣刺的人,无视就够了。
  “姑母所言甚是。”小雅笑盈盈道。
  姑母皱了皱眉,瞧了一眼井下妈妈,眼珠滴溜溜的转,却故作慈祥大度道:“就会跟姑母装乖,嘴上说着‘所言甚是’,你心里想的估计是我这个姑母什么也不是吧?”
  “姑母所言甚是。”小雅笑盈盈道。
  “你——”姑母心头一股火顶上来,硬是被她生生压下去。她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我不是来吵架的。大嫂的眼睛如今看不见了,雅子年纪还小,两个人又是住在这种破地方,我看着都觉得心疼。我相信兄长也不希望在他去世后,妻女生活的如此艰难。”
  “姑母所言甚是。”小雅笑盈盈道。
  “……我来是劝你们回宗家的,大嫂需要治疗,雅子需要更好的教育。她很有天赋,萩城这种小地方会毁了她的。如果你们跟我回宗家,家督保证不会再追究从前的事,还会为你们提供最好的治病和学习环境。”
  “姑母所言甚是。”小雅笑盈盈道。
  “雅子你够了!好好说话行不行……等等,你的意思是,你们同意回宗家?”
  这一次小雅没说“姑母所言甚是”,她安静的坐在破旧的房屋里抿一口白水,姿态看上去随意却优雅,就像坐在名流云集的茶道会上,品着一杯昂贵的宇治玉露,哪怕落魄到如斯境地,带着微笑的脸上也没有流露出一丝多余的情绪。
  逆境总会让人加速成长。从前那个明烈张扬、连眼神都染着灼热温度的小姑娘,如今已经让人看不懂了。
  再想说点什么的姑母就像被噎住一般,在小雅全然爆发的气场下,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个被看穿的跳梁小丑。小雅不说话也不看她,直到对方开始坐立不安,她才缓缓开口,语气温和,似乎还有几分笑意:“姑母,堂姐还没订婚吧?”
  “啊……”
  “是不是姑母已经有了想法,对方人品不错但家世一般,家督不太满意,想要插手堂姐的婚事,姑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