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22

洗脚水味道如何?”新任町奉行的女儿倚着门框,眼神审视一般落在小雅身上:“前一阵就是你当众诬陷我的父亲?听说你是从前的萩城第一美人,我看也不过尔尔。你已经不是大小姐了,见了我不但不行礼,还砸门逞威风,井下家的家教真是……呵!”少女冷笑一声,摇了摇头。
  “做错了事就要跪下道歉。”门后又走出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孩,一看就是营养过剩的模样。他眼神中带着嘲弄,阴阳怪气道:“不过怎么说人家也是萩城的雅大王,万一带着‘大军’来攻打咱们怎么办?哎呀我好怕啊!”
  “行啊,让她来,咱们家这么多条喂生肉的大狼狗不是白养的,这人肉也算是生肉的一种吧?”门里隐隐传来几声犬吠,听上去不止三四只的样子。“怎么,还不跪下道歉?非要我们把你母亲请来陪狼狗玩玩吗?”
  小雅紧紧握住拳头,指节用力到发白,指甲在手心留下几乎要渗出血的月牙形印痕。她咬紧牙关,弯下膝盖。
  “对、不、起!”
  门前的少年少女一阵嗤笑,折辱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们当着小雅的面扬长而去,留她一身狼狈的跪在大庭广众之下,面对周围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小雅跪在人群中央,腰背打得笔直。
  她顶着一身水,慢慢站起身,心头有一把火越燃越烈,落在周围人身上的眼神却越来越冷,离开时,那仿佛泛着森然血色的目光让他们不自觉的避让。
  那双眸子太凶戾,像是在说——谁敢挡路,别怪我把他撕成碎片!
  小雅穿过人群,步子越来越快,仿佛身后有什么脏东西,拼命的想把它们甩开。路过城下町的市集,低头走路的她忽然撞上了人,摔倒在地。
  “啊疼疼疼!喂,你走路不长眼……雅、雅大王?!”
  小雅这才看清,原来她撞上的是从前她的一个小弟。扯着嘴角勉强露出一个笑,她道:“原来是……”话才说一半,那小子蹭地从地上爬起来,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跑路了。
  小雅坐在地上目光微凝,手向前伸着,也不知是在挽留谁。最后,她只是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走。只是心头那把火已经灭了,里面空落落,冷嗖嗖的风直往里灌。
  那男孩跑远后,不知怎么想的,又跑了回来,脸色尴尬,“那个……雅大王,我之前不是故意要跑的,我……我家老爹让我赶紧回去所以……”
  “哦,是吗。”小雅的语气淡而凉。
  “这段时间我们还一直想着,怎么看不见你了呢哈哈哈哈……”男孩一脸悻悻道。
  小雅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那个……”男孩犹豫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忽然凑近小雅,“跟我来一下行吗,我看看还能聚齐多少人,有几个弟兄还是挺想再见一见你的。”
  小雅沉默了一瞬,便跟着男孩绕过一排长房。他离开去找人,半个小时后,稀稀拉拉来了几个孩子,一个小时后,来的人数量只有从前“雅军”的四分之一。
  他们局促的站在小雅面前,或眼神躲闪,或低垂着头,小心翼翼的样子,说不清楚是愧疚还是畏惧。
  “对不起雅大王,我家人让我离你远一点。”
  “我也是,很抱歉……”
  “我听父母说,奉行大人似乎有意要打压你们家,和你关系好的人都会受牵连。”
  “其实还有不少人想来的,不过他们被父母关在家里了。”
  “对了,我们情报番前几天在奉行所外面听到两个人闲聊,说什么‘井下宗家的人快来了,她们现在走投无路,应该不会再拒绝……”之后说的什么就听不见了。”
  “因为听到‘井下’这个姓氏,我们留意了一下。雅大王,他们说的是你在江户那边的亲戚吗?”
  “雅大王你要回江户了吗?回去也好,萩城现在气氛好诡异,我们找你都要偷偷摸摸的。”
  ……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小雅从他们的话里拼凑出了一个真相,一个她早有怀疑的真相——现任町奉行总抓着她家不放,一步步把她往绝路逼,很可能是和什么人达成了交易,那个人很可能是井下宗家的人。毕竟,她第一次见到这位奉行大人,也是在井下宗家。
  “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个。”小雅睫羽微垂,蝶翼般落下一片阴影。
  孩子们相互看了看,纷纷掏衣兜。
  “听说雅大王过得不是很好,我这里还剩下点零花钱。”
  “我也有一点,雅大王先拿去用吧。”
  “呃,我从来不存钱的,不过我这有糖,雅大王你吃吗,嘎嘣脆鸡肉味?”
  小雅深吸一口气,忽然直起了腰杆,朝着他们微笑,“谢谢你们,我现在过得很好,不用担心,这些钱你们拿回去,我不能收。”
  “可是——”
  “这是我们一点心意——”
  小雅抬起一只手,孩子们就像从前一样,纷纷停止了话头,专心听首领说话,“把钱都收回去,以后也不要再见我了。我宣布,今日‘雅军’正式解散!”
  ——想要报仇的话,就压抑住你内心的怒火,直到它拥有燎原之势、能将这些冷漠而愚蠢的民众都点燃的那一天。
  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弭耳俯伏。
  韬光而养晦,伺机而后发,那人其实是想这么告诉她吧。
  小雅的眼睛一点一点暗下去,取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