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21

,我不害怕。所以,在老头回来前,妈妈不可以离开我啊。”
  井下妈妈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小雅的头发。
  ……
  关于点灯和父亲的话题,井下妈妈再也没有提起。母女俩固执的粉饰太平,仿佛之前所有的血泪和悲恸都不曾存在过。
  医生给井下妈妈做了复查,失明是因血肿压迫视神经所致,病情不明朗,手术成功率不高,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住院真的好烧钱,小雅带着母亲找了一处便宜的租房,付了治疗费和房租后,所有积蓄一下子去了一半。
  小雅扒着可怜兮兮的钱包,叹了口气:“老头,我倒是希望你真的贪过墨,最起码不用让我像现在这样发愁。”
  井下妈妈的病还需要吃药,而且药钱并不便宜,小雅每天早早出门,想挣点钱却屡次碰壁,家里渐渐入不敷出。每次回到家——说是家,也只不过是一个家徒四壁的破烂租房罢了——每逢母亲要做点什么补贴家用,小雅总会说:“我在一个大超市打工,薪水不少,老板心很好,我这么小的孩子都会录用呢,而且同事很热情,经常会帮我的忙。所以您就放心吧,不用不舍得药钱,我养得起你呦~”
  母亲看不见了,她能做什么呢?无非就是洗衣服编竹筐这样的贱业。大冷天的,无论是手伸进水里还是将带刺的竹篾编筐,都要受罪。母亲的手是双翻书执笔的手,这双手生的多漂亮啊,小雅不舍得。
  然而第二天,她出了门,站在人群熙攘却谁都懒得瞧她一眼的街道上,长久以来骄傲挺直的脊背忽然弯了下来。
  她敲响每一个大户人家,低头,鞠躬。
  “您家招工吗?倒夜壶,洗衣服,擦地板,我什么都能干的。”
  “不用不用,快点离开!”
  “您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要的工钱很少的。求您跟这家的主人说一声,行吗?”
  “让我传话?你打算怎么感激我?”开门的家仆上下打量了小雅一眼,眼神露骨:“我就喜欢你这样年纪小的女孩,玩起来比较爽,你陪我上床的话……”
  小雅头也不回的走了。
  下一家,下一家,下一家……那些落井下石火上浇油,那些冷眼旁观奚落嘲笑,那些喷粪一样的肮脏言语,那些令人作呕的龌龊目光,它们在打碎你的自尊时,你明明很想回报一个狠狠的直拳,可是该死的理智依旧会告诉你——不行!不行!不行!!
  你要弯着腰继续向前走,像一只摆尾乞怜的狗。小心翼翼,步履薄冰,这样很累,可你必须这样走下去,因为你要活着,你要为自己、也为亲人遮挡风雨。
  再也没人会在你闯祸后替你兜着了,还想捅破天,这不是找死嘛。
  原来,人类就是这样的东西。
  只有身处社会底层,才会看清这个世界真实的相貌。它不是大小姐的梳妆台,也不是书本里的象牙塔。它比谁都残酷。
  “喂,说的就是你,会洗衣服是吗?”
  娇俏的女声在小雅身后响起,小雅回头,看到一名衣饰精致的少女,年纪与小雅相仿,站在小雅从前的家门前。
  是新任町奉行的女儿吧。
  “刚好我家洗衣服的下女请了病假。”看到小雅的脸后,少女皱起眉,眼中划过一丝不快。她让人扔给小雅一个巨大的布包。到底大到什么程度呢?用小雅的身高来算,超过了她的腰部。“把它们洗干净再送回来,到时候会给你工钱。”
  小雅打开布包看了一眼,从大小和样式分辨,全都是男性下人的野袴(一种宽松裙裤)。
  小雅低声道了句谢,拼了老命把衣服拖走,为了不让病中的母亲发现,她不敢进屋。寒冬腊月里,她蹲在屋外用双手搓洗了一整天,直到双手发红皮肤皲裂,才终于将这些衣服全部洗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琼闺秀玉,如今也不过是天天在为晚饭发愁的贫民。
  夜里井下妈妈起身,摸索着给小雅盖好被子后,蹲在门外将小雅没投洗干净还带着浓浓皂角味的衣服重新洗了一遍。冬天的冷风冷水像刀子一样,割伤了一双翻书写字的芊芊手。
  第三天|衣服晾干,小雅又拼着老命拖到新任町奉行官邸,等了许久才有人开门。
  那人将衣服拿走后,“啪”地一声直接关了门,连之前许诺的工钱也没给。小雅不是能吃亏的人,之前憋气这么久,她终于爆发了。
  她连藩主家的门都敢撞,一个町奉行难道还比藩主高贵不成?
  “出来!!”小雅砰砰砸着门。“身为藩国大组,竟然还拖欠平民工钱,你们家可真给萩城的武士长脸!”
  路过的行人眼神蹭地亮了。官民相争可是古往今来最受欢迎的戏码之一。
  门忽然开了。
  新任町奉行之女端着一盆洗脚水,兜头泼在小雅头上!
作者有话要说:  浅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1 21:47:20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2 08:21:51
谢谢【抱住你们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天,衣也会被屏蔽,难道说它已经进化成了会影响国际局势的大型杀伤性武器?

  ☆、明世事

  小雅落汤鸡般站在官邸外,头发衣服上全都是水,被寒冬腊月的风一吹,像针砭一样,骨头缝都是冷的。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