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20

一个挨着墙的小角落;就连珍贵的书籍,也托信得过的人换成了钱,直接交给医院贴补母亲的治疗费。她也没觉得可惜,反正这些书她都看过,领会内涵不就够了?
  在翻找家里的东西时,小雅在父亲抽屉里找到一张墨字写的文约,那是她和高杉晋助的婚书。婚书上签了双方家长和两个孩子的名字。小雅用自己的颜值打赌,高杉晋助的名字肯定不是他自己写上去的。
  父亲死后,高杉家的态度也变了,那位高杉家主甚至不愿意亲自上门,而是派了家里一个下人告诉她:“高杉晋助早就脱离家族,这门婚事我们不会承认。”
  甩得干干净净,和她之前设想的一模一样。
  小雅沉默的看着这份婚书,明明想要撕碎扔掉的,却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将婚书整整齐齐叠好,用手帕包上,妥帖的收入和服内襟。
  财务问题全部搞定后,她再也没出过家门。町奉行开始查旧账,特意派来几个人看住她,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萩城町奉行是藩国的大组,家禄500石,这个收入不算少,能保证一家人的日子很舒坦,养得起下人,也不需要女眷工作补贴家用,但不会留下过多的积蓄,家里也没添置过特别值钱的收藏品,就连位于萩城武家聚集之地——菊屋横町的房子——也是任职期间藩里拨的,没花钱。最有价值的,大概就是这里曾有过的欢乐回忆,还有院子里父母亲手种下的那棵樱花树。小雅一发狠,举着斧头把樱花树砍了,新任町奉行带着官差来抄家搜查时,得到的只有这个房子、少量的存款,和几件不值钱的花瓶书画摆设。
  搜出来的东西太少,甚至可以说是贫穷,井下爸爸贪墨的谣言不攻自破。不过房子是藩里给每一任町奉行的官邸,官差以这个理由收走了。
  小雅抓住机会趁热打铁,站在门口面对官差……不,其实是面对看热闹的人群,神情肃穆,眼圈微红,缓缓开口,娓娓道来,从父亲任町奉行以来的兢兢业业,说到“切腹而死是武士的荣耀,我决不能容忍这份哀荣被小人玷污!”语毕,举着把短刀对着喉咙闹_zi_sha,被人抢下利器后还得到了好一顿安慰。世人总是更愿意同情“弱者”,一个年幼失怙的小姑娘愿意用生命为父正名,说的还如此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心理上首先偏向了小雅。
  事后小雅揉着自己大腿的青紫淤血,为了达到那种“受尽委屈想要哭泣却坚强的忍住泪水要掉不掉”的效果,她真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离开居住多年的家时,小雅只带了父亲的灵位。她没有找新住处,而是去了母亲所在的医院。如今母亲需要大量的医药费用,家里的积蓄坚持不了多久,得想个来钱的方式。
  小雅一边思考怎么赚钱,一边在母亲的病床前铺行军床——行军床是她找护士长卖萌撒娇弄来的。到了半夜,她忽然从床上爬起来,悄悄回到白天被抄的家外面,找到一处隐蔽的墙角,开始抽墙砖。
  六岁时她为了偷偷跑出去玩,弄了这个能拆又能装的墙。墙砖需要按照特定的顺序一块一块取出,最后将能拆掉的砖全部拆掉后,墙上会出现仅容一人通过的小洞。洞里洞外栽种着矮灌木和小松柏,无论冬夏都郁郁葱葱,一点也看不出异样。
  小雅钻进洞里,把之前埋好的钱和首饰挖了出来,又将地面和墙面恢复原状,掸掸衣服上的灰,扬长而去。
  回到医院,她站在安静的病房中央沉默良久,之后笑了笑,“我回来了,今天我也做了我该做的事,爸爸妈妈,晚安~”
  ***
  起初,愿意接纳小雅做工的地方不少。尽管她年纪小,不过萩城不少人都知道她家里出了什么事,再加上葬礼时她的表现可圈可点,很多心善的老板愿意为她提供一个容身之处,有些家里开商铺的“雅军”小弟,也很欢迎小雅“加盟”自己的“家族企业”。
  但是没过多久,或许真是应了那句“人走如茶凉”。小雅明显感受到,从前她获得的那份善意,很快变了味道。
  所有接受她的地方,都会莫名其妙的倒霉,不是被举报以次充好,就是被查出偷税漏税。渐渐有人说,这是新任町奉行给那些店家施加了压力,他想让小雅在萩城走投无路。
  再没有人敢招她做工,她很快失去了生活来源。唯一的好消息是,就在她无数次碰壁后,她的母亲终于醒了。
  “雅子,怎么不点灯?”
  小雅的心狠狠往下一沉。此时此刻阳光很足,而井下妈妈的眼睛却倒映不出任何光彩。
  她失明了。
  “哦,原本有灯的,不过医院的线路出现了一点故障,不知什么时候能修好。”小雅故作轻松道。虽说肯定瞒不住,但她就是没办法将真相居然说不出口。
  井下妈妈顿了顿,笑道:“……这样啊,雅子,你父亲呢?”
  “……”
  “我知道了!”井下妈妈敲了下手心,“那家伙又去加班了对不对?”
  “嗯,对。”小雅的嗓子仿佛梗住,她深吸一口气,道:“老头他最讨厌了,这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其实他,永远也回不来了。
  “雅子,来。”井下妈妈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伸手摸索着,摸到小雅后,将她抱进怀里。
  “我没醒来的这些天,你有没有害怕?”
  小雅摇摇头。“我知道妈妈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