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9

着一支丸玉簪。他一脚将小雅踹飞,看了一眼自己流血的手背,冷声道:“小女孩的愚蠢手段,你想浪费令尊即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你的心意吗?”他背过身去,目光落在看热闹的人群中:“看到这些人了吗?明明有一战之力,却甘愿明哲保身。想要报仇的话,就压抑住你内心的怒火,直到它拥有燎原之势、能将这些冷漠而愚蠢的民众都点燃的那一天。”
  小雅沉默良久,捂着胸口咳嗽着,艰难的爬起身,步履蹒跚的走进院子,与银灰发男子擦肩而过。她的眼睛渐渐模糊,像沉入深渊的溺水之人,无助,疼痛,无法呼吸。鹅毛大雪簌簌落下,庭院还未清扫,小雅踩在雪上,滑了一跤,倒在雪地里。
  每逢下雪,父亲从来不让家里的下人扫庭院,因为他要带着女儿打雪仗堆雪人,他还说:“雪地踩起来咯吱咯吱多有趣!”她的母亲总会坐在廊檐下看着丈夫和女儿在院子里疯闹,手里还捧着杯热茶,一脸的盈盈笑意。
  跌倒的小雅没有再站起来,她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只能用双手撑着,一点一点爬向父亲。雪地被鲜血染成艳丽的红色,像盛放的腊梅,花瓣铺了一地,又沾了她一身。
  “……老头。”
  她的父亲身高八尺、形貌昳丽、仪表堂堂、幽默风趣……他这么帅气,一点也不显老,可是她还是喜欢叫他老头,听上去比任何称呼都亲密。从前每次听到她这么叫,他总是抱怨着“要叫爸爸,爸爸!”现在想来,她似乎真的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
  “呜,爸爸,爸爸……”
  他的工作很忙很忙,无论在江户,还是在萩城,能陪她的时间其实很少。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她曾哭着拉住父亲的衣角让他不要走,结果他真的就不走了,在家陪她玩了一天,结果第二日被上司狠狠的惩罚了。
  那时他还一脸洒脱的笑着狡辩:“我工作原本就是为了妻女,我女儿都不想让我走了,_wo_gan嘛还要去工作?”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在父亲去工作时拉住他,因为她知道,只要她说一句“不要走”,她的父亲真的就不会走。她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满足了。
  “爸爸,回来,不要走……”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们。
  你走了,我们的世界还剩下什么?
  ……
  之后小雅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是邻居送母女两个去了医院,又帮忙安置好了井下爸爸的遗体。小雅的哮喘不算特别严重,之前又用过喷雾剂,很快就清醒了。只是井下妈妈始终不省人事,她在倒下的时候磕到了头部,情况比较复杂,具体还要看醒过来后的状态,当然,也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男主人新逝,女主人昏厥,这家里连个顶事的都没有,帮了很多忙的邻居阿姨很是担忧。但她没想到的是,井下家的女儿靠谱程度堪比成年人,醒来后就开始麻利的安排父亲葬礼和母亲治疗等诸多事宜,小小的一个孩子,明明还处在失去亲人只会恸哭的年纪,她却冷静的让人心惊,也心酸。
  在这种只有一个小姑娘主事的情况下,井下家举行了葬礼。
  来参加葬礼的多是萩城人,井下宗家并没有到场,这让小雅感到庆幸。她已经很累了,没有力气再应付宗家。
  出棺仪式上,几个年轻男子帮忙抬棺,井下爸爸的遗体被送去火葬,骨灰安置在萩城井下家的菩提寺里。收到一大堆“节哀顺变”后,小雅独自坐在一个人也没有的家中,给神龛里的灵位上了一炷香。
  “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
  “你就是笨蛋,天下第一大笨蛋!他们要抓你的话,你就跟着他们走;他们打算牵连我和母亲的话,大不了咱们三个一起坐牢;他们想要杀我们的话,服个软认个错效个忠,人一辈子低头的时候多了,就当哄大爷了呗;他们要是想让你做什么脏事,先答应下来,以后再想办法就是……”
  “什么问题不能解决,非要死?你这么决绝的做出选择,让我之前的努力,显得那么可笑。”
  她想起父亲切腹前那句遗言,大概用尽了他后半生的温柔。
  “我最爱的小姑娘,你要和你妈妈好好活下去,现在,捂住眼睛,爸爸不想让你看……”
  “呜……”
  她在黑暗中,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南边加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9 20:24:28
谢谢【抱住

  ☆、行路难

  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萩城新任町奉行的走马上任,成了这不招人待见的“雨”。
  整整两周时间,他查出前任町奉行、也就是小雅父亲任职期间的账目问题。关于井下爸爸究竟有没有渎职贪墨,小雅并不关心。贪了又怎样?没贪又怎样?敢不和她商量一下就去死,被泼脏水纯属活该!
  死都死了,她才没闲心情维护已死之人的名誉。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她从前见过这个新任町奉行,并且是在江户的井下宗家。所以当她再次见到这个新任町奉行时,下意识觉得不妙。新官上任总要对前任的工作做一下总结和整理,她聪明的脑子几乎可以预见未来会发生什么。
  于是乎,小雅做了一天土拨鼠。她提前把家里的积蓄埋在庭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