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8


  毛利敬敬的脸色倏地阴沉下来,却没有派人撵走小雅,“你难道不知道,非藩士而向藩主进言是死罪?”
  “雅子知道,但身为藩国子民,在长州面临生死存亡之刻,敢于冒死直陈己见,这才是真正的忠义!”
  “你说!”显然,他已经对小雅想说的东西产生了兴趣。
  “藩主殿下,毛利家是外样大名,而并非世代侍奉德川家的谱代家臣。关原之战后毛利家被迫臣服于家康公,政治立场本就与德川幕府对立,和平时期尚且貌合神离,如今正值乱世,虽然在天人的高压下,长州暂且服从了《开国条例》,但是您打算就这样一直下去吗?”
  一个小孩子以幕僚的口吻说话,就像稚儿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并不能让人信服,但小雅没有其他办法了。
  “只知恭顺服从绝非长州的生存之道。父亲通过江户的一些关系,得到了一个情报——幕府已有废藩置县的打算。我不认为这消息是空穴来风,对于江户城的那位而言,长州萨摩等强藩一直都是统一全国的阻碍。废藩置县,中央集权,所有利益都归于那位之手,长州将会何去何从?毛利家在全国还有何地位可言?”
  小雅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您甘心,从一个有实力问鼎天下的大名沦落到一县之主吗?”
  “您甘心,让您祖祖辈辈经营的长州落入世敌之手吗?”
  “您甘心,等毛利元元星球游历归来,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夺走吗?”
  “您甘心,您的后人再次重复几百年前的关原一战,子子辈辈永远屈居人下,过着仰人鼻息的生活吗?”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义不过是揭竿而起时喊的口号,世人不患贫而患不均,利益的不对等分配是从古至今所有战争的最根本原因。
  当然,废藩置县的情报并不是井下爸爸得到的,他们家在江户也没留下什么有用的关系。这是之前和松阳先生聊天时,他从目前的局势推测出来的。小雅拿出来是为了给父亲加砝码。
  越有用的人,越能得到重视。
  “就算您甘心,雅子不会甘心,我父亲不会甘心,拥护您的家臣不会甘心,长州的藩士不会甘心,前线征战的攘夷志士不会甘心,毛利氏的荣耀之下,这片土地生活的人们同样不会甘心!!”
  “您是主君,我们是您的家臣,我和我父母都会忠于长州,忠于毛利家。藩主殿下,活着为您而战,总比在这里死的毫无价值要强,您觉得呢?”
  毛利敬敬目光复杂的落在小雅身上,沉默良久后,他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些话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雅子,你真不是个一般的孩子,就算我不是商人,都想奇货而居了。”
  “如果是从前,我很愿意帮助你们家,只是——”毛利敬敬话音一转:“天照院奈落的到来,和你的父亲究竟有没有罪无关。这是他们内部在清理门户,所以我不能插手。”
  “您、您什么意思?!”小雅脸色瞬间苍白,这句话信息量太大,她很想装听不懂,但是该死的她脑子依旧如平日一样清晰。
  “还不明白吗,你的父亲,从前是奈落的一员。”
  “雅子,我不能为了帮你父亲一人,而不顾萩城、不顾长州的死活。”
  “你回去吧,早点回去,说不定还能见你父亲最后一面。”
  ……
  小雅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藩厅。她回到自家门口,天照院的那些人并没有清场的打算,外面依旧围了一堆看热闹的人。作为暗杀部队,他们今日的举动似乎过于高调。
  “前辈,你该想过迟早会有清算的这一天,妄想的桃源其实都是葬送己身的地狱。无论怎样挣扎,你都注定逃不开天的惩罚。”那个银灰色头发年轻男人用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道。“只要闭上眼睛,就再也不会失去什么。”
  这时,她忽然听到院子里传来父亲的声音——
  “胧,那个人不是奈落的首领,不是不灭不死的怪物,他只是一个喜欢孩子的教书先生,这一点,想必你这个松下村塾的_da_shi兄比我更清楚。你非要自己立下个莫名其妙的誓言,无论那壳里住着谁都要当做一个人守护,这是钻了牛角尖。”
  “我的身体里有他的血,这是债,也是责。”银灰发男子说道。“我不会后悔做过的这些事。”
  “但愿以后你也能这么想。”井下爸爸的声音几乎称得上平静,“记住你的承诺,放过我的妻女。”
  老头!!!
  小雅一惊,扒拉开人群用力往里挤,终于从这些碍事的人当中钻出,她看见父亲跪在庭院里,将肋差从鞘中抽出,和服袖子滑下,露出绑着绷带的右手腕,绷带松动脱落,青色的八咫鸟纹身映入她眼帘。
  他不经意间看到站在门外的小雅,愣了愣,忽然朝她笑了。
  笑容很怪,挤眉弄眼的,像是之前和她在一起做鬼脸侃大山一样,鲜活的就像家庭日常。只是他目光里带着哀求,上下唇翕动,轻声对她说了一句话。接着刀尖对准自己的腹部,用力,刺下——
  “不要——!!!!”
  小雅的视线,瞬间被盛开的鲜血染红。
  绿皮天人早已不知去向,银灰发男子从小雅身边经过,忽然一阵疾风扫来,他随手一挡,一串血珠迸溅到雪地上。
  小雅的头发散落下来,而男子的手背上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