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7

出门时乌鸦飞落到脑袋上带来的不愉快,完全被食物的香气抚平。鲣鱼汤煮过的丸子竹轮鸡蛋海带小香肠,再蘸上酱料,咬一口,带着浓厚的汤汁鲜香,小雅开心的差点拍着桌子让老板烫壶酒,结果还没等说出口,有人匆匆跑来,掀了流动摊位的帘子,一边喘气一边说道:“雅大王,快回家,你家出事了!”
  “好多拿着禅杖的人闯进你家,奉行大人好像被抓了!”
  竹签从她手里掉落,她转身就往家跑,跑到一半,忽然剧烈咳嗽起来。
  “雅大王,你没事吧?”来通知她的小弟一脸担忧,“说起来我们还从来没见过你跑跳运动呢,你咳的好严重,真的没问题吗?”
  小雅摆了摆手,捂着胸口,跑速稍微慢了下来。
  家里的情况不知如何,但显然不是很乐观,她说不定要帮着疏通,可不能现在倒下。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渐渐,前方能看见自家大门,门外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人,她钻进人群,先在门外瞧了一眼院子里的情形。
  之前不知发生了什么,母亲倒在院子里,胸口有起伏,看上去还活着,只是不知伤势如何。父亲背上压着禅杖,以一个屈辱的姿态跪在院子里。站在他前面的,是一个戴着斗笠的绿皮天人,还有一个有着银灰发和黑眼圈的青年。
  天人问那的青年:“他就是那个……”
  他们说了什么小雅完全没有听,她想不顾一切的冲进院子里,但理智告诉她——不行!不行!不行!!!
  现在,一家三口中只有她是行动自由的。
  小雅倒退几步,转身,钻出人群——
  跑!
  她要去藩厅,她要去奉行所,她要去找所有能够求助的人,她要救她的父母,她要保护她的家。
  顾不上剧烈运动后会咳嗽气喘胸闷甚至窒息的身体,她只能向前跑,向前跑,向前跑……
  哮喘什么的,真是最讨厌了!
  关键时刻总会拖后腿的身体,真是最最讨厌了!!
  小雅紧紧的揪住自己胸口的衣服,褶皱的纹路就像支离破碎的伤口。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插播一条广告——
井下爸爸开口叫住前面的人:你的颜值!
小雅回眸一笑:不,是你的颜值。
————————————
南边加九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8-18 12:05:52
谢谢【抱住
————————————
谢谢所有收藏投雷评论的读者,你们就是我笔耕不缀勤勉向上的动力~也感谢每一位点开这篇文的读者,希望她未来成长到足够优秀,能留下你们一生不羁爱自由的脚步~

  ☆、雪中花

  小雅急促拍响藩厅大门,半晌,终于有人将门开了一条小缝。
  “什么事?”
  “在下萩城町奉行之女——井下雅,有要事求见藩主!请让我进去好吗?”
  “殿下去城下町视察了,你明天再来吧。”毛利家的家臣不等小雅说什么,“啪”的一声又把门合上了。小雅继续敲门,却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她咬着唇转身离开藩厅。萩城武士家族不少,其中不乏父亲的上司同事下属,小雅沿着贵族聚居的菊屋横町一家一家找过去,弯腰求人伏低做小,好话说了一箩筐,可得到的结果不是“家督不在”的搪塞,就是“对不起我无能为力”的拒绝。
  下过雪的街道上,周围入目的全都是苍白的荒凉。小雅孤零零的站在这片荒凉中,良久,她仰起头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抬起脚往家走。
  ……
  不,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她放弃了,谁来救她爸妈?!
  小雅再次跑回藩厅,她还没见到藩主,只有见到人,才有机会说服这个长州之主救父亲。如果藩主松口了,其他人也会帮忙的!
  她站在藩厅外,紧盯着闭合的门两秒钟,倒退几步,忽然用身体撞向藩厅的大门。她没时间跪在藩厅外等着藩主出来见她,只能用这种最粗鲁最惨烈的方式。即使撞不开门,她也要让里面的人知道她的决心和诚意。
  “嘭——!!”
  “嘭——!!”
  “嘭——!!”
  ……
  真疼啊,感觉骨头都要撞碎了。
  小雅捂着憋闷的胸口,压下嗓子里的喘音,哆嗦着从衣兜里找出支气管扩张剂,喷了几下后继续撞门。
  没有时间了,父亲母亲还在家里等着她呢……
  门开了,她一头撞在想要求见的人身上。
  “藩主殿下……”
  “井下雅,你胆子不小啊。”毛利敬敬板着脸,斥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小雅膝盖一弯,跪在藩主面前,额头“啪”的一声叩在坚硬的石板地面,把从前骨子里的骄傲全都卑微进尘埃里,“雅子无礼冒犯殿下,愿以死谢罪,只是我的父亲没有罪!求殿下看在父亲任町奉行一职期间兢兢业业不敢懈怠的份上,在天照院面前保下他。”
  “你怎么知道天照院……哦对了,你们一家是从江户来的,知道一些事也不奇怪。”毛利敬敬看到远处盘桓的乌鸦,皱起眉,低头对小雅道:“你既然知道他们是天照院,就不应该来求我。”
  “藩主殿下,您难道不知道,长州已经走到末路了吗?”忽然抛出这句话,小雅猛地抬起头,她的眸中划过一道暗光,锐利而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