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6

”她一边给自己盛饭,一边漫不经心道:“你愿意收就收下,不愿意收就自己烧掉,我可不会替你把东西还给老人家。”
  高杉皱起眉,小雅一看他这模样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跟你断绝关系的是高杉家,而不是一个把你当亲孙子疼的老人。友情提示你——”小雅竖起一根手指,“划清界限这种事情,不是仅仅没有财产纠葛这么简单的,你还需要考虑更深层次的东西。以后有机会就回去看看,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高杉家到底是养你十年,不是你说断绝关系就可以放弃责任的。要实在不喜欢其中某些人,干脆把整个家族掌握在自己手里,所有人的身家性命都系在你身上,就再没人敢忤逆你了。我一个外人不好多说,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
  高杉看着包袱的眼神有点复杂。小雅心里叹了口气,在那个家里,唯一会注意到他的衣服不合身的人,大概只有那个老人了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是奇妙,有血缘关系的形同陌路,原本是主仆的却可以视作亲人。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亏欠了你什么,总会在别的地方补回来,所以别总是抱怨。对自己的倒霉念念不忘,你会永远倒霉下去。
  过度缅怀曾经,只会失去未来。
  小雅握了握右手,默默对自己说。
  ***
  高杉他们第二天告辞时,小雅没去送行。
  “不去说些临行前的嘱咐吗?或是一句‘再见’也好啊。”井下妈妈问小雅。“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呢。”
  “没必要。”小雅正捏着毛笔练习书道,连头也没抬,“如果活着回来了,我会给他们接风洗尘;如果死在了外面,我就当做从来没有认识过这几个Loser。”
  井下妈妈摇头加叹气。这孩子有时候实在让人分不清到底是至情至性还是冷心冷肺。
  她想起之前和小雅的一次对话。
  几乎每个母亲都问过自己的女儿“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或者是“你以后想和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井下妈妈也不例外。
  当时小雅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哦对了,是——
  “我虽然喜欢长得好看的,不过条件不允许的话,只要长得凑合,谁都行呀。”
  “没有其他的要求吗?要对你好,要性格好,要家世好……”因为女儿早慧,很久没有享受过逗孩子乐趣的井下妈妈再接再厉,“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对未来的幻想可多了。”
  “对我好,能赶上我对自己好吗?性格好,好到什么程度?我最讨厌老好人了;家世好,别开玩笑了,家世特别好的人看不上我呀。”小雅摊手,“母亲,其实在我看来,和谁过一辈子都一样,我之所以那么坚决的拒绝宗家安排联姻,是因为我不接受逼迫和束缚。哪怕同样是嫁给七十岁老头,只要是我自己选的,我就嫁。但要是有人逼我……对不起,等着赔了夫人又折兵吧。”
  “您看,我根本不适合喜欢上什么人。”小雅的表情很平静。“我之所以选择跟高杉家订婚,并非心悦于高杉晋助,而是因为高杉家主的这个儿子桀骜不驯,而且和家族断绝了关系。这样脆弱的婚约,高杉家不想失去就要上赶着讨好,而我要是不想维持这个婚约了,直接以高杉晋助‘桀骜不驯’‘与家族断绝关系’为借口,就可以甩的干净又轻松,因为过错不是出在我身上,舆论会偏向我。”
  雅大王可以做完整的首领,或者半个朋友,但如果做恋人,她总能渣出新境界。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我已经这么有智慧了,再情深的话,还要不要我活了?”
  最后这句井下妈妈都不知该怎么回。
  她始终觉得,或许是因为女儿年纪还太小。“小雅,你有没有想过,”她意有所指道:“或许有一天,你会遇到什么人,愿意让他住进你的心里,愿意接受束缚的同时也束缚他,愿意将身家性命交予他手,愿意……成为他的刀鞘。”
  小雅摇摇头,“这种能对我产生过深影响的人太危险,为了保持头脑清醒,我会主动远离;如果不能远离,我也永远会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把所有期待放在一个人身上,就像投资时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一样,她永远不会犯这种错误。
  ***
  这一年很快又走到了冬季。
  远方传来战报,攘夷军依旧败多胜少;江户派系角逐,暗地里的幺蛾子层出不穷;天人那边又引进了什么新东西,地球的传统经济模式几乎全面解体;而面向日本海的萩城仿佛乱世中的桃源,在安静中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只是一起共赏雪景的人,今年少了四个。
  喜欢和她讨论哪款洗发水好用的人不在;总是游说她加入什么天然卷联盟的人不在;能够用平等的态度,和她说一说天下大势的人不在;那个跟她斗智斗勇、立下三年之约的人,也不在。
  尽管她身边从来不缺人,不过还是稍微有点寂寞。
  要说这个冬天还有什么不同,貌似乌鸦比往年多了些。
  不过雅大王是不会一直沉溺于过去的。为了庆祝萩城的初雪,小雅带着“家臣”们在街边吃了顿热腾腾的关东煮。这东西在关东从前叫“御田”,关西人才喜欢叫它“关东煮”,后来就不分关东关西了。身为一个原役关东人现役关西人,小雅很喜欢这种坐在街边吃东西看风景顺便和老板聊天的闲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