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5

接了她就得负这个责任,高杉晋助和他家里的关系就是一笔烂账,婚约是婚约,现在看来还不一定能继续下去。她不想蹚高衫家的浑水,所以总得先问明白这里面是什么。
  “是衣服。少爷走的时候带的都是当时的衣服,前一阵老朽远远的看到了少爷,发现他长高不少,衣服想必也不合适了,所以给他重新做了几身。”
  小雅的目光柔和了一些,伸手接过包袱。“等我见到高杉君,一定会转交给他。”
  甚兵卫躬身道了声谢,小雅拿着包袱往家走,心里却想着上哪儿找高杉。没成想回到家后,才发现她要找的人齐刷刷的坐在自家饭厅,跟几辈子没吃过饭一样飞速往嘴里塞食物,井下妈妈还一脸温柔的给他们添饭,眼睛里的母性都快溢出来了。
  她抽了抽嘴角,不忍心打扰面前“母慈子孝”的场面,转身去找井下爸爸。
  “呦雅子,你终于回来啦!”
  “父亲大人,您今天回来的真早。”
  井下爸爸打了个寒颤,抬头看了眼太阳的方向。小雅平日里都是特别豪放的叫他“老头”的,难道今天太阳要打东边落下?
  “怪不得我在外面忙活大半天都没找人,原来都被您捡回家了啊。”小雅坐到榻榻米上,与父亲隔着一张矮几,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父亲大人,松阳先生到底犯了什么事?没办法保释或者脱罪吗?”
  “就算你叫我父亲大人……好吧好吧,我知道的也不多,别再用这种表情看着我,笑得怪瘆人的。”井下爸爸表情渐渐凝重:“不过雅子,这事我要你烂在肚子里,连外面的三个人都不能说。”
  “好,我用颜值发誓我不会说出去。”
  井下爸爸抽了抽眼角,他知道小雅比较在意自己的脸,用颜值发誓就是一定会保守秘密。
  “松阳先生似乎早就察觉有这么一天,他曾拜托过我,在他出事后看护一下他的学生。”井下爸爸叹了口气,“这事我们插不上手。结党营私,大肆宣扬攘夷思想,不过都是些欲加之罪。其实,松阳先生和‘龙脉’有关。”

  ☆、祸津生

  “龙脉?这是什么东西?”
  “……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你就记住这是一种能源就行。松阳先生将具有‘研究价值’的‘重要能源’偷渡到了萩城,如今,江户方面也不知道怎么找到了他。现在,他们要把这‘重要能源’带回去。”
  井下爸爸说到“重要能源”时眼神在飘,表情很是微妙,好像在牙疼一样。小雅探究的目光落在父亲身上,总觉得他在避重就轻。
  “老头,你是不是从前就认识松阳先生?”
  这个疑问在小雅心中存在已久。他们一家来萩城的时间比吉田松阳早,松阳在萩城落脚后和父亲也没有特别大的交集。可父亲却极为推崇欣赏松阳先生,会在合适的时候为松下村塾提供一些方便,甚至曾一力压下官差的刁难。但对于松阳先生本人,父亲似乎觉得能不见面就最好不要见面。
  就连松阳先生,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有点类似君子之交淡如水。
  “只是很久以前偶然间见过他一眼罢了。”井下爸爸轻描淡写的说:“那时他站在很高的地方,而我隐没在底下的人群中。”他顿了顿,继续道:“雅子,如果有一天,我……嘛,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那松阳先生会不会有什么有生命危险?”
  “应该……不会。”井下爸爸有点蛋疼,“你不关心一下高杉那小子的去处?”
  这个话题转移得有点生硬,小雅虽然好奇,也不好再问下去。反正松阳先生没有生命危险她就放心了,除生死无大事嘛。
  于是她从善如流道:“那三人有什么打算?”
  “他们想要参加攘夷军,我写了推荐信,让他们先跟着新兵营。”井下爸爸眨了眨眼睛,活动了一下肩膀,“后生可畏啊,我让他们三个打我一个,我差点就输了呢!”
  “不是吧,你还跟他们打了一场?为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到底还瞒着我做了什么?!”小雅表情崩裂了,问题像连珠炮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三打一都没赢?那三人一打起架就跟小怪兽一样,老头你什么时候像奥特曼一样厉害了?”
  “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在后辈们上战场之前,当然要对他们进行一番爱的‘洗礼’。”井下爸爸一脸得意,“其实也没什么,男人想要征服小钢珠这种东西,可不只是外表上像怪兽就行了,心里也要有只怪兽哦哦哦哦——”
  小雅面无表情的站起身,转身朝门外走去。
  “……哦忘记告诉你了,我刚刚说的是‘我用颜值发誓’,用的不是我自己的颜值,而是你的。”
  “呯”一声,拉门被小雅摔上。井下爸爸叹口气,眼睛里的笑意却渐渐沉下来。他捏住自己绑着绷带的右手腕。
  “虚大人……不,松阳先生,也许下一个就是我……”
  ……
  小雅先回了一趟自己的房间,找出剩下的零花钱。这年头走到哪儿都需要上下打点,这些钱够他们三个挥霍一年的了。她把这厚厚的一叠纸币装进空白信封中,又把信封塞到甚兵卫让她转交的包袱里。走到饭厅,她将包袱扔到高杉身上。
  “甚兵卫先生给你的,他说前一阵远远看见你,发现你长高了,从前的衣服应该不合身,就给你新做了几件。